《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8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不太好吧,传出去会不会说我们人参没有规矩?”小任叁看了一眼那只被烤得油亮的大燕,随后回头对着自己身后的两个小丫鬟说道:“两位姐姐。你们俩受累,帮我分分这只烤大燕。这么大我一个小孩子也吃不来,你们把头和爪子掰下来给这三位修士。怎么说这大燕也是人家烤的。我自己都吃了不合适。绿萝姐姐……我是让你把大燕头掰下来,你从脖子掰干嘛?脖子上面连皮带肉的那么多,他们三个能吃完吗?云溪姐姐,大燕爪子你可以大一点掰,只要不碰大腿就行……”

  三个修士忙活了一早上,分到了大燕头和两只爪子。不过在小任叁的心里,这样也让他们感激涕淋了。随后,一个修士拍碎了酒坛上面的泥封,看到小任叁和两个小丫鬟都没有带碗。正打算去厨下借几个酒碗的时候,却被小任叁拦住:“喝酒又不是喝碗,有酒就好了,这点酒怎么都能喝下去。”
  说完之后。小家伙直接一头栽进了酒坛中,直喝的小肚子都鼓起来之后,他才从酒坛里面露出了脑袋。随后将烤熟的大燕一分两半。自己抓着其中一半大嚼起来。将另外一半丢给了那两个小丫鬟,嘴里呜哩呜图的说道:“那半只两位姐姐的,你们俩快吃,不用看他们,爪子和头够他们吃的了……”
  上官羊在一边实在插不上话,好容易等到个机会。忙不迭的陪着笑脸说道:“这烤大燕就着美酒是不错,不过看着好像还差点什么。我看昨晚只是把猪肉分了,内脏都被厨子藏私了。我去厨下看看,让厨子做一碗猪杂汤。拿来给任三先生下酒最好。”
  从昨天起,小任叁就对上官羊没什么好感。不过他到底还是小孩心性,听到这个之后,嘴里叼着那半只大燕,两只油腻腻的手拍了几下。说道:“听着好像不错,快去快去。回来我把大燕的屁股留给你。”
  上官羊笑了几下之后,说道:“能给任三先生端汤已经是天大的面子,怎敢再贪图其他。任三先生您稍等片刻,我去厨下稍后就回来。”
  “你把两位丫鬟姐姐给忘了”那个眼神不好的修士,站了起来。摸索着墙走了过来。随后说道:“我也去搭把手,随便看着厨子,别让他们偷嘴吃。”

  另外两个修士哈哈一笑:“孙瞎子,就你这眼神,站在你面前都分不出来男女,还去防着厨子偷嘴……”
  回头和两个修士说笑了几句之后,孙瞎子和上官羊从屋后绕了回来。走了没有几步,孙瞎子突然低声在上官羊的耳边说道:“上官羊先生,你到底是楼里的,还是那七国的……”
  这句话说的上官羊很是崩溃,是不是进这招贤馆的时候我把自己的名刺掉地上了?不过他脸上没有丝毫慌乱之色,眼珠在眼眶里面转了一圈之后,莫名其妙的对着孙瞎子说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都在谈论这个,刚刚出来的时候,我那位邻居还问我是朝里的,还是楼里的。这早饭还没吃,你又来这么一出。怎么,这年头当个食客也分派别吗?那么这位老兄你是朝里的、楼里的还是七国的?”

  听了上官羊的话之后。孙瞎子停下了脚步,看着前面那个变戏法的背影说道:“那位仇力先生说的是朝里的还是楼里的,三舍其二的话。我可以理解上官先生你是楼里的吗?”
  上官羊回头有些无奈的看了孙瞎子一眼,有气无力的说道:“我不知道你们都在说什么,你为什么不去问问我那个邻居是楼里的、朝里的还是七国的?如果不是这招贤馆每个月还有俸金。我才懒得和你这么啰嗦。”
  说完之后,上官羊也不再管那个看不清东西的孙瞎子,只管向着对面厨房的位置走过去。看着越来越远去的上官羊背影,孙瞎子的脸上露出来一丝怪异的笑容:“仇力是吗?看来你应该是七国的。我们晚上见……”
  差不多过了小半个时辰之后,上官羊才端着一个盛满猪杂汤的大瓦煲回到了下宾馆驿的后面。看到自己的同伴没有跟回来,那两个修士皱着眉头说道:“孙瞎子呢?你们俩一起走的,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了?”
  “我又不是给你们看人的,你们两位拿中宾修士当什么了?”上官羊终于端起来他中宾修士的架子了,随后陪着笑脸将这一大瓦煲猪杂汤递到了小任叁的面前,说道:“难得里面的厨子是我的同乡,这是我们家乡的味道。任三爷您尝尝味道,这汤醒酒暖胃都是不错……”
  这个时候任叁带来的两坛美酒已经都见了底,他的小脸蛋也红扑扑的。看着上官羊嘿嘿的一通傻笑,就在他摇摇晃晃站起来要去喝汤的时候,上官羊的背后有人说道:“我说怎么一大早就找不到你了,原来在这里喝酒吃肉。这满地的骨头,是把昨天那只变戏法的大燕吃了吧?啧啧……连个爪子都被给我老人家留,你什么意思?我老人家就是说说。你这么客气干嘛?”
  说话的是归不归,他说到一半的时候,对面那个年纪大点的修士没听出来老家伙话外之音。还真楞楞地将自己没动的大燕爪子递了过来,这让老家伙很是尴尬……
  “呃?变戏法的你也在啊,还以为是那个小厮端着汤在这里侍候呢。想不到会是你”归不归好像刚刚看到上官羊一样,冲着他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汤的味道不错,不是你亲自做的吧?那什么,这汤没人动吧?送到我那屋里,我带着小任叁去见淮南王殿下,一会回去了就尝尝你的手艺。喝好了就给你扬名,后半辈子也别做什么修士了,直接做厨子吧……”说完,老家伙抱起来小任叁,叹了口气之后。带着两个丫鬟向着淮南王府那边走过去。

  看到这几个人的背影彻底消失之后,上官羊身后那两个修士突然变了一副脸孔。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将上官羊堵在了中间,年纪大点的修士冲着上官羊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中宾修士老爷,你刚才呵斥我的样子很威风嘛。别以为戏法变得好……”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脑袋突然向后一仰,紧接着他的脖子发出“嘎叭嘎叭”的声音,就见这人的脑袋向后歪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虽然倒在地上开始不停的抽搐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只会变戏法的?”上官羊冲着倒在地上抽搐的修士冷笑了一声,他的双手还端着那一大瓦煲猪杂汤。另外一个修士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得手,这个时候,上官羊又将目光对准了他,淡淡的说道:“本来我只是想安安静静的做两天食客。不过现在看来这个也不容易……”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这个修士突然张嘴大吐起来。刚刚还只是将他昨晚吃进肚子里的猪肉吐了出来,不过片刻之后,在吐出来的便是鲜血喝半融化状态的内脏。这名修士倒在自己同伴的身边,又有几口鲜血被吐出来之后,他比自己的同伴先一步断了气。
  看着自己抱着的这一大瓦煲猪杂汤。上官羊叹了口气,随后喃喃的自言自语道:“可惜了这一锅好汤……”半个时辰之后,有人在下宾馆驿的后面发现了那两具修士的尸体。由于这里被下了禁制,两个人死后的血腥气并没有飘散出去。还是有人进来解手,才看到了两具死尸。
  日期:2016-05-19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