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3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又问了张文非之后,我才知道,玄学会安排的坐席都是有讲究的,按照天干分为十个不同的级别,从玄学会成立离开,能排在甲字区的,永远都是陕西玄学会和河南玄学会两个巨无霸。
  当然,说是陕西和河南,实际上就是西安玄学会和洛阳玄学会。这两个地方是各自玄学分会的中流砥柱。占据大量的名额,省内其他分会根本没得比。
  这两个城市都是华夏文明起源地,俱都有数千年的文明史,尤其是洛阳,《易经》上说,“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
  这句话的意思是,伏羲氏时,有龙马从黄河出现,背负“河图”;有神龟从洛水出现,背负“洛书”。伏羲根据这种“图”、“书”画成八卦,后来周文王又依据伏羲八卦研究成文王八卦和六十四卦,并分别写了卦辞。
  易学因此而来,华夏文明也因此起源。
  再者说。这两地还都是千年帝都,华夏龙脉汇聚之地,从远古一直到现在,都可谓物华天宝、人才辈出,尤其是风水界的人才。更是层出不穷。其中几个庞大的风水世家,也是堪比一些名门大派的存在,而这些风水世家,则是玄学会的中流砥柱。
  这些风水世家之中,尤以邙山张氏和秦岭韩氏最为出名,而我先前指的那个胖子张昆仑,就是邙山张氏族人,而在距离那个胖子不远的地方,有一个身量颇高,骨架粗大的家伙,则是秦岭韩氏的韩稳男。
  顺着张文非指的方向我一看,又是一个体内道炁境界不弱于我之人。

  境界的事情颇多忌讳,我也没继续问张文非,不过大概想来,这两个家族都有一些外人不知道的手段。不经过玄学会,培养出来两个引炁如柱的传人,应该也不是太匪夷所思的事情。
  毕竟龙脉之气不光真龙脉才有,就像当初深圳分会的那块泰山石,耗尽上面的真龙脉。足以支撑一个人到达引炁如柱的境界了。
  说完了甲字区的两个玄学分会,张文非又介绍其他乙字区和丙字区的几个分会,分别是,京城、江苏、山东、江西。
  这些地方基本上都是古文明聚集的地方,江西、山东则是南张北孔两个庞大家族的地盘,虽然这两个庞大家族跟玄学会没关系,但有这两个家族在,分别教化两地,玄学风气强于其他地方,也在情理之中。

  接下来就是我们广东分会,以及跟我们同处在丁字区的上海分会,以及接下来的四川、天津分会等。
  这之中,除了成都分会之外,其他几个分会,俱都是近代以来,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虽然古时传承可能不如上面那几个分会,但随着近些年的追赶,也已经接近了许多。
  而四川分会是最特殊的,此地古时传承一点不比上述几个分会差,但诡异的是,这里却不是中原文明的覆盖区域,古时这里有一套独属于自己的文明,一直到现在,虽然早就跟其它地方融合在了一起,但单就玄学界来说,这里还是跟其他地方格格不入,而且暗地里隐藏着一些让整个玄学界都隐隐震惊的东西。
  当然,其中具体的事情张文非自己也不知道,他说这些秘史,都是赵老爷子告诉他的,老爷子虽然只是普通风水师,但风水一途的造诣极深,尤其是客家人对古文明的保存,让赵老爷子对古文明了解极为深刻,平时言传身教,也教给张文非了很多东西。
  可惜的是,德高望重的老师父,却教出来了一个嘴上没遮拦的傻徒弟,都不等我问,竹筒倒豆子的全给我透了底。
  听完张文非讲述的这些事情,我深感震撼,就像《死人经》上记载的东西一样,玄学,绝对不仅仅只是玄学,而是伴随着整个文明出现的东西,跟华夏文明的进程息息相关。
  只是近代以来,随着西方文化的入侵,华夏文明里的一些东西,大概也只有在玄学界里才能找到了。
  我跟张文非正聊着的时候,前排乙字区的一个高瘦年轻人,忽然走到秦岭韩氏那个韩稳男跟前,一脸倨傲的开口说,“韩稳男,咱俩的事,这次也该有个了结了。雏凤会上,谁开启的经脉少,谁就退出,怎么样?”
  我忍不住往他们身上看过去。这俩人就跟之前的许书刑和张文非一样,显然也是有什么仇怨,也开始拿雏凤会做赌注了。

  这时候,张文非忽然面色不善的从嘴里挤出来两个字,“狗咬狗。”
  我疑惑的回头看了他一眼,这家伙跟许书刑那种人结仇很正常,毕竟都是广东分会的,可这差着十万八千里呢,怎么跟韩稳男这种秦岭韩家的人也干上了?
  还没等我开口问,那边的韩稳男却先说话了,他冷冷的看了那个高瘦的年轻人一眼,脸上半点表情都没有,仿佛看着一个傻蛋一般,嘴里只轻轻动了一下,吐出来一个字。“滚。”
  我一愣,这家伙看起来一脸老实木讷的样子,没想到居然这么横。那个高瘦年轻人是从乙字区京城分会的坐席上走过去的,显然也不是一般人,韩稳男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

  这下那个高瘦年轻人抓狂了,满脸的铁青,伸手指着韩稳男,愤怒的吼道,“韩稳男,你别太嚣张了,等雏凤会后,我看你还有什么资格横!我告诉你,叶翩翩只属于我陆振阳,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说完,他气鼓鼓的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坐席上。
  我这下才终于明白了,怪不得张文非满脸不爽的骂这俩人狗咬狗,敢情还是为了叶翩翩争风吃醋来着。
  等陆振阳走了之后,一直闭口不言的韩稳男,转头看了一眼距离他不远的那个胖子张昆仑,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任谁都能看出来韩稳男的意思,在他眼里,恐怕只有张昆仑才是他的对手。
  会场上安静了下来,其他玄学会的人,都盯着韩稳男他们看,而张文非这时候却忽然苦笑了一下,对我开口说道,“周兄弟,昨晚上你说让我去追求叶翩翩,我不是没动过心思,可你看看,我的竞争对手都是谁,韩稳男早在三年前,就宣称叶翩翩是她的,虽然后来被叶翩翩揍了一顿。但秦岭韩家的人,既然说出来了这句话,那绝对不可能只是开玩笑,现在咱们玄学会的人,基本上都觉得他俩是一对了。还有陆振阳。京城陆家的人,虽然陆家不受其他风水世家的待见,但实际上,不算底蕴的话,京城陆家才是真正的风水第一家。可即便如此。连陆振阳都只敢用雏凤会来做赌约,试图从韩稳男手里抢来一丝机会……我又凭什么有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呢?”

  一直以来,张文非这家伙,面对别人的时候,要么一脸傲慢,要么就是之前那样没心没肺的样子,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一脸的辛酸无奈,郁郁寡欢。
  他这一番话,说的我也莫名的伤感起来。广东分会夺了双魁首又怎么样?这世界太大了,那些真正的天才们。恐怕眼睛从来就没有往我们身上看过一眼。就像现在这样,我和张文非,坐在他们身后,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他们,可他们根本就没往身后看过一眼。连我们的名字都不知道。
  日期:2016-06-21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