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3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了好几个名字,但因为都很陌生,没什么直观的印相,我都没在意,不过等他说到最后一个名字的时候,我忍不住动容了。

  因为这个人我认识,居然是叶翩翩。
  而且据他所说,叶翩翩就是上次雏凤会上点穴开脉,名扬天下的。
  这怎么可能?叶翩翩已经是玄学总会的副会长了,而且实力比杨仕龙还强,她居然还是上届雏凤会上才到达的点穴境界!
  也就是说。短短三年时间,她就从点穴境界,直接到达了识曜巅峰!
  这个速度简直是恐怖。

  我又问张文非,叶翩翩雏凤会上开启了几条经脉。
  张文非脸上瞬间涨红,满脸崇拜夹杂着爱慕的神情,好一会儿之后,才冲我伸出了三根手指。
  三条!传说中长春真人丘处机也是三脉地师,到后来可是达到了天师境界!而且名垂千古,号称“南张北孔”的张道陵,也不过是四脉地师而已!
  怪不得叶翩翩能三年进阶识曜巅峰,而且直接称为玄学总会的副会长,原来她的天赋居然如此的恐怖。
  别说她的实力比杨仕龙强,恐怕当初她刚展露出自己三脉地师的天赋之后,贵为玄学总会副会长的杨仕龙也得对她客客气气,这可是真正的百年难遇的天才。

  我被震撼的许久说不出话来。不过旁边的张文非却成了一个话痨,口中不停说着关于叶翩翩的事情,仰慕之色溢于言表,最后还满是得意的跟我说道,“周兄。我告诉你叶翩翩不光天赋恐怖,人也长的漂亮的可怕。我手里有她照片,你要不要看?”
  我一愣,别说照片了,我连真人都见过好几次了,更何况,那个女的漂亮是漂亮,人却骄傲的跟个凤凰似的,一点都不招人喜欢,有啥稀罕的。
  心里这么想着,但我也不想暴漏火神庙那边的事情,自然没跟张文非说,只是笑着问他说,“你怎么弄来的照片,难道跟叶翩翩认识?”
  张文非顿时一脸的没好气。“我哪有那好福气啊,是我托在总会做理事的大师兄,给我偷拍的她的证件照。”
  这个答案顿时让我目瞪口呆,这家伙,当初说起那个“水聚天心”风水格局的时候。也是口若悬河,一副青年才彦的模样,怎么现在还干起了偷拍的勾当,弄得跟那些追星的脑残粉似的。
  我擦了把汗,“张哥,你这不至于吧,想见这女的早晚还是有机会的,这偷拍什么的,实在不至于吧?更何况,张哥你也是年轻一代里面的佼佼者,这次雏凤会上,指不定也能一鸣惊人,真要对这个叶翩翩心存爱慕,雏凤会后,你去总部一趟,托你师兄把她介绍给你认识,以后慢慢追求,说不定也能成一段良缘。”

  我说话的时候,张文非正探着胳膊去搭在床边椅子上的外套中给我拿照片,听到我的话,扑通一下从床上摔了下去,老半天才爬起来,一连苦笑的对我说,“周兄弟,你可真敢想,那是叶翩翩啊,三脉地师,几百年都不一定能出现一个,还良缘……这辈子我能见她两眼就心满意足了。”
  说完,他从钱包里拿出来一张寸许的照片,满是激动的递过来给我看,还一个劲儿的问我说,“你看我说的没错吧,比那些明星什么的漂亮多了,估计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我低头看了看,普通的一张证件照,不过叶翩翩天生丽质,越是普通的照片,越是显得容颜动人,张文非虽然说的夸张,但也不是没有道理,的确比那些明星漂亮多了。
  但我还是不理解张文非的心思,不就是一个天赋强,长得漂亮的女人而已,有什么嘛,论实力,红影子估计能顶她一百个,论容貌,红影子虽然一直蒙着红盖头,但我相信,只要掀开盖头,红影子同样能顶她一百个。
  看完之后,我把照片丢给张文非,结果这家伙赶紧两只手小心翼翼的接住照片,还一脸幽怨的埋怨我说,“你就不能小心点啊,摔坏了这照片你可赔不起。”
  我眼角跳了一下,一脑门儿的黑线,干脆也不搭理他了,摆摆手就躺下去睡了。
  张文非很快也关了灯,躺到了床上。不过却没有睡觉,而是趁着手机背光,满脸痴迷的继续看叶翩翩的照片,不时还发出一阵惊悚的低笑声。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转头一看,这家伙手里还抱着叶翩翩的照片,睡梦中嘴角还带着一丝诡异的微笑。
  我看的心里发笑,这家伙,以前看他一副剑眉星目的样子,还以为他是个倨傲的年轻天才。现在看来,简直就跟胖子那家伙一样,性格跳脱的不行。
  等我起床洗漱之后,张文非也醒了过来,不过他睁开眼后却没有立即起床。而是先傻呵呵的对着手里的照片笑了笑,然后非常小心的把照片装进钱包里,这才神清气爽的从床上跳了下来。
  看他这一套动作,连贯而迅捷,估计平时没少干抱着叶翩翩照片睡觉的事。
  我们起床之后,很快就有人送来了两人份的早餐。我看着简单淡雅的早餐,心里有些奇怪。玄学会可是不差钱的地方,见惯了深圳分会的豪奢,猛地在这里见到这种素雅的早餐,还真有些不习惯。

  我问了下张文非,他倒是没有一点意外,撇撇嘴说,“这里是咱们玄学会的秘密根据地,里面工作的这些普通人,签的都有保密合同,一辈子都出不去,而且这里不跟外面有任何焦急,你看到的这些蔬菜,面食,甚至包括用到的调料和油,都是这里的人自己生产的。”
  这就怪不得了,自给自足的状态下,能做出来这些东西,已经很不容易了,实在没什么好苛求的。
  早餐后,很快有人过来通知我们所有人,稍后到庄园礼堂内集合,说是要举行一个什么仪式。
  等我们赶过去的时候,礼堂内已经人声鼎沸,看样子所有与会的年轻风水师都来了。会场上也安排有各种区域,我们深圳分会的区域,就跟房间号一样,都安排在丁字区。

  我和张文非过去坐下之后,旁边提早到来的许书刑斜着眼看了我俩一眼,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也不跟我们打招呼。
  跟这家伙结仇实在结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我心里也不在意,没搭理他,坐下来之后。抬头往四周看过去。
  结果我才刚往前面看了一眼,就愣住了,眼睛忍不住缩了一下,指着前面一个面容和煦的胖子,问张文非说。“你认识那个人吗?”
  张文非抬头一看,平淡的说,“张昆仑呗,这胖子出名的很,怎么周兄弟你没听过他?”
  我当然没听过,之所以开口询问,是因为,这个胖子,体内的道炁,不弱于我。至少也是达到了引炁如柱的境界!
  我原本以为,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机缘巧合之下,达到了引炁如柱的境界,却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另外一人。
  “我加入玄学会时间短,没听说多,这胖子为什么出名?”我依然盯着那个胖子,开口对张文非问道。
  张文非平淡的说,“当然是出身好呗,你没看他坐在什么区域吗?甲字区!那可是陕西玄学会和河南玄学会才能坐的地方。”

  我更糊涂了,甲字区怎么了?这两个玄学分会又有什么奇异的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