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3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达引炁如柱境界之后,我实际上已经比其他九个人境界高了一筹,很容易看出来他们各自的修为。
  张文非却一点也不受他激,又是呵呵一笑,“点穴境界之前,风水师无非只能用些符箓而已,重要的是天赋,而不是实力,你当我跟你一样傻,拿自己的前程开玩笑,而且还选个毫无意义的方式来比试?”
  说完,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继续夹着眼前的菜肴。
  许书刑气的一时之间没有说出话,最后才狠狠的说,“那咱们就等雏凤会,到时候排名被我压在下面,我看你张文非还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骄傲。”
  这时候,徐会长才终于开口,笑着劝慰两人。张文非笑呵呵的也没在说话,只是答应了许书刑的约定,但最后又把事情牵扯到了我身上,笑着说要跟我也比试一下。还问许书刑敢不敢。
  许书刑心高气傲,自然没把我放在眼里,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看样子有十足的把握。
  我没说话,算是默认了。反正这次没说赌注,不管输赢,都没多大关系。而且有徐会长在,这次雏凤会之后,我肯定会跟玄学会保持一定的距离。至少也会脱离深圳分会。到时候跟这俩人更没什么关系了,输不输赢不赢的,实在没什么关系。
  闹闹腾腾的欢送会就这么结束了,下午时候,玄学会的大巴车过来。载上我们十一个人,一起上路,往京城出发。
  玄学会总部便在京城,不过没在城内,而是在城郊。
  历朝历代,京城都是经济、文化和政治中心,各行各业的无数精英、各地的人杰云集在此,然而有一个行业,越是业内的精英人士,就离京城越远。
  这个行业便是玄学界。
  京城龙脉汇聚,紫气环绕,风水师在这种气场之下,很难保持自己的道心清明。而且京城还是一个巨大的旋窝,风水师又常是高官巨贾的座上宾,一旦有事。便容易被牵扯在内。
  但这都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玄学界中有个传言,说是京城内有一兽,名曰食天。以玄学界人士的寿元为食。
  这个传说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而且也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但有一个事实却是谁都无法否认的,那就是京城里的玄学界人士,平均寿命只有四十岁左右!

  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所以尽管没人相信这种食天兽的存在,但都对这种说法心怀敬畏。这也是玄学界总会设在京郊的原因。
  整整一夜的时间,第二天早晨的时候,我们才终于到达京城。
  原以为玄学总会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了,但没想到,刚到京城之后,我们原地修正了一天,然后全国各地的风水师到齐之后,玄学总会又组织我们一起上路了。
  而且这一次,各地的风水师全部被打散了,而且领队根本不能跟过来,一路上各种通信设备都不能用,每辆车子上,还都有一个修为极其高深的老风水师在。这些风水师的唯一作用,就是打乱车上的气场,让所有的风水师辨别不出来方向!
  如此森严的方式,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保护真龙脉的真正位置,不让别人探知。
  真龙脉是玄学会乃至天下任何道门的最核心机密,也是支撑这些门派协会立身的根本,所以,再小心的戒备都不为过。
  这一次,车子足足行驶了三天,而且中途我们甚至都不能下车,吃喝拉撒都在车上解决。三天之后,车子终于停了下来,玄学会的人通知我们说,真龙脉的所在地,到了!

  下了车之后,所有人都长吐了一口气。能来观摹真龙脉的,一个个都是年轻天才,可这三天的经历跟坐牢似的,谁受过这份罪啊,早憋闷的不行了。
  幸运的是,下车之后,那些坐镇在车中的老风水师一个个全都离开了,重新安排了一些普通人来接待我们,把我们统一带到一个巨大的庄园里面。按照名单到不同的房间住了下来。
  这中间,没人再跟我们提什么规矩,之前严苛的氛围终于轻松了下来。只不过庄园内部依然有很强烈的磁场存在,让人根本感应不到方向,这倒不是玄学会刻意为之,而是因为真龙脉的缘故。
  真龙脉自身就带有强烈磁场,就像当初到了黄泉河,卫星电话都拨不出去一样,就是因为火神庙真龙脉的磁场作用。

  先前在车上被打乱的各分会,在庄园内又汇聚到了一起。被分到不同的区域。我们深圳分会的人,被分到了丁字区的五个房间里,按照夺龙赛上的名次,每两个人一个房间。
  我是魁首,张文非是第二名。我俩自然被分在了一个房间,巧合的是,这个房间的编号是“丁午”,正巧跟张文非师父赵老爷子的名字一样。
  风水师的体质虽然强于常人,但连续乘车三天,加上被老蛊婆下蛊,这些天我一直都没怎么休息,到房间里住下之后,已经相当的疲累。正准备睡觉的时候,张文非却非拉着我聊天,问我这些天有没有经历什么凶险。
  我一愣,这些天不管是回去火神庙,还是后来遭遇老蛊婆,都可算是异常的凶险,但张文非是怎么知道的?
  看我神色不对,张文非笑着对我说道,“周兄,你别误会,上次我和师父不是去提醒你近期多加小心,免生祸端嘛,这一晃一个月过去了,周兄风采依旧,想必是我师父走眼了。”

  他这一说,我才想起来当初赵老爷子对我的提醒,不过当时紧张戒备了几天,到后来真遇到危险了之后,反而把赵老爷子的话给忘记了。
  现在看来,当初无论南宫还是赵老爷子,提醒的都是老蛊婆这件事,亏我当时还以为有玄学会的庇护,肯定能安然度过呢。事情发生后我才后悔莫及,无论什么事情,能依靠的只有自己,当时我就不该把宝压在玄学会,压在徐会长的身上。
  如今我身上多了一个怪异的麒麟纹身。将来的命运连我自己也无法把握。
  我苦笑着摇摇头说,“赵老爷子可没走眼,我的确是遇到了一些事情,现在想想,心里挺后悔没重视赵老爷子的话。”
  张文非一听。双眼顿时亮了起来,压低了语气问,“不知周兄此话怎讲?”

  没看出来,这家伙居然如此的八卦。
  我摇摇头,没提麒麟蛊的事。只是叹了口气说,“一言难尽。”
  张文非看我不肯说,这才满是失望的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了,不过躺下来之后没多久,他就又开口,跟我说起了雏凤会的事情。
  这回我倒是来了兴趣,虽然夺龙赛我是魁首,现在实力也比张文非强,但我加入玄学会时间太短,而且也没有师门长辈带领。玄学界里很多常识性的东西我都不懂。而张文非出身名门,又是自幼加入玄学会,这方面的事情远比我了解的多。
  通过与他的交流,我才知道,雏凤会从当初玄学会第一次公开真龙脉的同时就开始了。跟夺龙赛一样,每三年一界,到现在,已经足足是第十届了。之前九届中,涌现出了许多天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