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3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会议已经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现场气氛有些沉闷。
  楚天齐正在发言:“……我认为,依据现有人证、物证,可以对何氏药业许源分公司进行调查,但应该暗中进行,即使需要正面调查时,也不宜弄的满城风雨。何氏药业毕竟是定野市纳税大户,是河西省明星企业,就是在全国也有响当当的名号,对这样的企业必须慎重。”
  党组成员、财政局长向阳插了话:“听楚局长的意思,只要是大企业就可以跳出法律范畴,就可以不讲原则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何氏药业难道可以搞特殊?我认为,为了法律的严肃性,必须对何氏药业严查、彻查。”
  耐着性子等对方说完,楚天齐不客气的回呛道:“向局长,你不要偷换概念,我并没说何氏药业可以搞特殊,那只是你的故意歪曲。我也赞同对何氏药业许源分公司进行调查,但方式必须稳妥,因为现在只是有间接证据,并没有直接证据。假设某一天证据充分的话,也要把社会影响降到最低,因为何氏药业不只在许源县有分公司,他更是省里和市里的脸面。不能因为我们的疏忽,而让上级丢了不该丢的脸面,我们……”

  向阳讥讽道:“平时我以为楚局长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今日一见,却原来是只唯上不唯实呀!”
  楚天齐“嗤笑”着:“向局长,你这是断章取义。我真怀疑你上辈子是开帽子工厂的,这大帽子是一顶接一顶呀。你……”
  向阳针锋相对:“不敢,我这人就是实话实说而已。”
  “向局长,本来还想给你留面子,并不准备批评你,但你根本不自觉,那我就得说说了。做为堂堂政府党组成员、财政局长,竟然在政府党组会上三次打断我的发言,不知这是你素质太差,还是故意不给会议主持者面子呢?”说完,楚天齐轻蔑的看着对方。
  “你……”向阳怒声道。
  “素质太差了,闭嘴。”牛斌手指向阳。
  被县长吼了一嗓子,向阳立刻老实了。
  冲着牛斌微笑了一下,楚天齐继续说:“对何氏药业的调查,必须在讲原则前提下,尽量控制影响,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正因为如此,本来局里就能决定的事情,也才摆到了县政府党组会议上。现在仅有几个嫌疑人供述出一个温经理,但那些物证及温经理身份究竟如何,还有待调查核实,何氏药业也仅是疑似嫌疑。”
  这次向阳学乖了,等楚天齐说完后,举手示意:“县长,我可以发言吗?”
  牛斌鼻子“嗯”了一声,算是同意。
  向阳坐直身体,再次清了清嗓子,说道:“我认为,现在楚局长发表这样的言论非常不妥。先不论对何氏药业采取何种方式调查,单就他的身份就不适合。原因有二:一、楚天齐和何佼佼是校友,还多次合作,关系亲密,现在何佼佼公司有重大涉案嫌疑,做为公丨安丨局长,楚天齐理应公务回避;二、公丨安丨局大部分班子成员,已经提议让楚天齐同志回避对假药案调查,可他不但不回避,反而毫不避嫌的大谈此案。基于以上两点,我认为楚局长没有摆正自己位置,而且还故意践踏相关原则。”

  楚天齐正要接话,忽觉有人碰自己,急忙低头去看,原来是一只黑色*女士皮鞋在自己脚旁轻轻动着。他抬起头,看向身边,就见楚晓娅正向自己微微摇头。
  就在楚天齐一楞之际,楚晓娅已经开口说话:“县长,我可以回答向局长的问题吗?”
  “当然可以。”牛斌在说此话时,脸上满是八卦神情。
  得到主持者允许,楚晓娅说道:“向局长质疑楚局长发言不妥,我觉得你的判断有误。虽然楚局长和何佼佼是校友,但好像隔着好几届,在学校应该也没有任何交集。至于你说的合作,那也证明不了什么。你做为财政局长,接触的单位更是不计其数,总不能依此就说你和他们之间关系亲密吧。现在何氏药业只是疑似嫌疑,而且楚局长认识的企业肯定不止何氏药业一家,其实在座各位何尝没有企业朋友。如果以此就让公丨安丨局长回避的话,那么以后他就没法干工作了。至于所谓公丨安丨局有人提议,那不过也存在你这样的误判罢了。”

  “按楚县长所言,楚天齐不需要回避,我觉得非常可笑。楚天齐是公丨安丨局长,何佼佼是何氏药业许源分公司法人代表,两人校友关系尽人皆知。两人有过多次合作,分公司开业时,楚天齐还亲自去站台捧场,国庆假期更是秘密约会。现在一个是公丨安丨局一把手,一个是嫌疑公司法人,让楚天齐回避合情合理。”说到这里,向阳话题一转,“楚县长,看来你对楚局长的事了解的还真多,真是无话不谈呀。”向阳的话不无歧义,

  楚晓娅冷哼一声:“向局长,你对楚局长更是关心呀,听你的口气不像是财政局长,倒像是楚局长的生活秘书。我想问一句,何氏药业许源分公司开业,你也去了吧?这有什么说法吗?”
  “你……”向阳被噎的够呛,一时说不上话来。
  正这时,屋门被轻轻推开,“明白人”拿着一页纸走了进来,和牛斌耳语了几句。
  牛斌接过那页纸,摆了摆手,“明白人”出去了。
  看着手中的纸张,牛斌眉头皱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环视众人一周,目光落到楚天齐身上。
  “据群众反应,针对假药泛滥的事,他们曾多次写信给有关部门,尤其给公丨安丨局写的信最多。但大部分信都被退了回去,另有一小部分虽然没被退回,却也似泥牛入海,没有任何回应。县政府接此反馈后,非常重视,立即差人到邮电局和相关村镇了解详情。现在数据已经出来,从九月十日到十一月十二日这两个多月中,共有四十八封写给公丨安丨局的信被退回,其中大部分都是写给公丨安丨局长或公丨安丨局领导。”说到这里,牛斌冷冷的问道:“楚局长,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我没有接到这样的信。”楚天齐如实回答。
  牛斌“嗤笑”一声:“不知道?难道别人敢越俎代庖,太滑稽了吧?”
  “真不知道。”楚天齐郑重的回答。
  “哦,那请你回避吧,政府差人调查。”牛斌面无表情的说。
  又是回避,连着两天回避,真是窝囊到家,可是不回避又能怎样?楚天齐说了句“好吧”,站起身,向外走去。虽然他目视前方,但却能清晰感受到,数十道目光集中到自己身上。尤其有几个人嘴角还带着冷笑,向阳就是这笑的最冷的一个。
  “咣当”一声,屋门关上,楚天齐的身影消失在门外。
  楚晓娅说了话:“牛县长,这样做不好吧?”
  日期:2017-05-19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