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4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话说回来,明德做得也够绝。他担心资料遗漏,连那边的电脑都是直接搬回来了。对于这种局面,分局局长心里有气,却也只好忍气吞声。昨天的那一夜,已经是一种警告。他不傻,自然明白。
  但这件案子转到了明德手中,对于有些人来说,就存在了不安全性,虽然有些证据已经在分局局长手里毁了,但所谓做贼心虚,这心里有鬼的人,自然就没那么的理直气壮心安理得。
  所以,不到中午,余有为就过来找梁健了。沈连清进来汇报的时候,梁健一听,直接拒绝了。
  余有为在门外气得脸色煞白,却也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

  他走后不久,梁健桌上的电话机就响了。梁健接起来一听,竟是刁书记身旁的祁秘书。梁健问:“祁秘书忽然找我,是不是刁书记有什么指示?”
  祁秘书说道:“是这样的,最近那个小青的案子,动静挺大的。省里的意思是希望尽快结案。小姑娘突然怀孕,男人又不肯负责任,突然想不开也是很正常的。不用搞得那么复杂。”
  梁健听完,笑了笑,道:“没想到这件事连祁秘书都知道了。既然祁秘书说了,我会考虑的。”
  祁秘书道:“这也是省里的意思,不是我的意思。既然意思已经传达到了,那我就不打扰梁书记了。下回梁书记过来,我请梁书记喝茶!”
  “应该是我请祁秘书喝茶!”梁健客套了一句。
  挂断电话,梁健却皱起了眉头。祁秘书这番话说得很有技术含量。他问祁秘书是不是刁书记有指示,可祁秘书回答得确实省里的意思,从始至终他都没提到刁书记,一直在用省里的意思这五个字企图混淆概念。
  梁健猜,这一次祁秘书的电话恐怕不是刁书记的意思,而是某些担心他查出小青案子真相的人让祁秘书打的这个电话,假借刁书记的名头给梁健施压。但会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能让祁秘书冒这个风险。
  要知道每个领导都不喜欢自己的秘书假借自己的名头给下面的人施压。更不喜欢自己的秘书听别人的指挥假借自己的名头。

  梁健一边在心里揣测着这个人到底是谁,姚庆国吗?梁健对于姚庆国此人的了解比较有限,他和祁秘书之间的关系是更加的不清楚了。
  所以,也很难判断。
  对于省里的情况,目前也就只有广豫元比他更了解一些。梁健想了想,将广豫元叫了过来,他也没说祁秘书打电话来的事情,就问广豫元,姚庆国和祁秘书的关系怎么样?
  广豫元皱着眉头想了一会,道:“姚庆国这个人原本在省里的时候比较低调,很少听到他的事情。至于祁秘书嘛,他比较高傲,很少卖人面子的。这两个人,好像没什么交集。”
  听广豫元这么一说,梁健皱起了眉头。如果广豫元说得是真的,那么能让祁秘书冒这个风险的,会是谁呢?
  广豫元见梁健沉思,问:“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
  梁健回过神,不答反问:“那省里面,谁跟祁秘书的关系是最密切的,当然刁书记除外!”
  广豫元想了半天,道:“好像听到过他跟谁关系很好,一定要选一个的话,可能跟徐部长的秘书小许关系还可以。两人有时候会一起喝个茶!”
  这倒是让梁健有些意外。
  广豫元的回答,让这件事的思绪又回到了原点。
  那到底会是谁让祁秘书甘愿冒这么大的风险来帮他呢?
  梁健想了许久,也没想出些什么头绪来,只好将祁秘书的这个疑点暂时放到了一边。小青的案子资料已经全部转移到明德手上,虽然当时的现场证据已经不完整,似是被认为损坏了,但案子在明德手中总比在区分局那边要让梁健放心得多,最起码不用担心忽然出现两个人把沈连清带走,非要将杀人凶手的名头按在他身上。
  这一放松,梁健的疲倦就涌了上来,身体往后一靠,眼一闭,一会就熟睡了过去。许是太累,倒也没做梦,一觉醒来就已经是日落西山的时候。醒来的时候,人是躺在沙发里的,身上还盖着条毯子。应该是沈连清进来过,帮他盖的。
  梁健坐起来,拍了拍脸醒了醒神,一抬眼看到茶几上放着张纸条,应该是沈连清写的。上面写着:“我和广秘书长去一趟城东,您醒了给我打电话。”
  去城东,应该就是去城东的那个项目上了。也不知是什么事情,竟要沈连清和广豫元一起去。梁健先去洗了把脸,然后拿手机给沈连清打了电话过去。电话里沈连清没说什么,只说在回来的路上了,回来再跟梁健汇报。
  梁健也就不问了。没多久,沈连清他们就回来了,还给梁健带了份饭。梁健一边吃,一边听沈连清汇报。广豫元坐在一旁喝茶,两人灰头土脸的,有些狼狈。
  沈连清说,他们是去看望一户没有子女的孤寡老人的。在梁健去北京之前,曾交代过广豫元,让他多去慰问下这些孤寡老人,争取攻克下这个关卡,好早点把征迁的事情办好。后来因为小青出事,加上项瑾生病闹着要离婚一连串的事情,梁健也就暂时将这件事给忘了。今天听沈连清说去城东,这件事就又想了起来。

  这次,沈连清之所以和广豫元一起去看望这户孤寡老人,是这个孤寡老人比较特殊。老人是单身,也就是方言中的光棍。一辈子没有结婚,也一辈子没有子女,曾经有个妹妹,也是一辈子没有结婚,但是前几年去世了。老人在那片地方开了个小卖部,前几年生意一直不错,自从妹妹去世后,自己的身体也一年不如一年的,小卖部疏于经营,生意也不怎么好了。前段时间,因为糖尿病住了一次院之后,就把小卖部给关了。老人前些年存了不少钱,所以也不缺钱。老人之所以特殊,是因为他是个军人,而且还是个有着勋章无数的军人。相比较于住在那里的其他人,这位老人明显有着比其他人更加强烈的爱国之心,爱党之心。虽然他对征迁的这件事,也存在一定的反抗心理,但态度不似其他人那么强烈,而且反对的理由也比较纯粹,纯粹是因为在那里生活了一辈子,到老实在不想再去适应一个新的地方。相比较而言,在这位老人身上,还是存在比较大的突破可能的。完全可以作为一个突破点,加速这次征迁的工作的完成。

  原本广豫元是想跟梁健商量,让梁健跟他一起去看望这位老人,体现一下政府的关怀,看看能不能说动他。
  但他来的时候,梁健刚睡着没多久,沈连清知道梁健昨夜几乎一夜没睡,就没让广豫元叫醒他。广豫元于是就带着沈连清一起去了。沈连清作为市委书记秘书,在看望老人的事上,已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代表梁健。
  等沈连清和广豫元到了那边之后,原本事情进行得不错。和老人的沟通,也十分愉快。可就在老人口风松动的时候,来了几个人。这几个人年纪都不大,两男两女,看他们跟老人之间的交谈,应该平日里来往也比较多。而且,广豫元留意到,其中一位女孩子,和老人关系很亲密,老人也很喜欢她。
  日期:2016-06-21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