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7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给淮南王介绍小任叁的时候,吴勉多少有点犯难。最后老家伙归不归认了小任叁是他们家远方的叔伯兄弟。当时小娃娃大辈的并不罕见,兄弟之间胡说八道的也能说得过去。这才算把这一段遮了过去。当下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叁三个人跟随着淮南王小刘喜进了他的招贤馆。
  到了招贤馆之后,淮南王刘喜亲自将他们送到了上宾的馆驿当中。这里品字型的起了三座馆驿,靠近招贤馆正堂的是吴勉三个人居住的上宾馆驿,左右两边是修为差一点的中宾和下宾馆驿。据陪同的馆主所说,本来居住在上宾馆驿的还有一个方士名宿。不过那人跟随老淮南王进京,之后便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彻底的断了音讯。虽然馆主并没有明说那人是谁,不过想起来应该就是归不归的师叔燕劫了。

  进到了他们自己的房间之后,才看到这里已经摆满了上等的八色礼物。里面光是金器珠玉便有百十来件,归不归和他们家远房叔伯兄弟任叁的屋子里面也都是一摸一样的礼物。虽然这样的俗物并不看在吴勉三人的眼里。不过这也足以表明那个小淮南王是真的下本了。
  为了照料三人的起居,馆主安排了数个小厮和两个小丫鬟侍候三人。不过吴勉嫌烦,并不允许他们接近自己。倒是归不归和小任叁如鱼得水,老家伙瞬间又找回了当初自己出离方士一门之后,回家当老太爷的感觉。那七八个小厮跟着归不归,被他呼来喝去的好不威风。
  两个丫鬟是当头的,一个叫绿萝一个做作云溪。两个小姑娘都是十三四岁,天天守着小任叁,陪着这个小家伙满招贤馆的玩耍。
  招贤馆里面除了吴勉三个人之外,还有六十多个各地赶来的修士。不过这些人的修为实在是太低,一张嘴舌头却是通天。动不动就是“当年我和大方师徐福一起喝过酒,还一起研修过术法。他那个大弟子就是现在的大方师广仁。当年我还亲自指教过他的术法……”“当年前朝的二世皇帝招我进咸阳做国师,让我用撒豆成兵之术来抵御刘邦和项羽的大军。不过我掐指一算,秦朝的气数已尽……”

  不管这些修士说的多么起劲,只要厨子出来一喊:“高粱饭熟了,今天十五给你们加荤!”这些人转眼就没。吃饭的时候,为了谁比谁多块肉,这些曾经给广仁指教过术法,差点和曾经差点做了始皇帝国师的修士打了起来。如果不是看着馆主带人提着鞭子过来,这二位一时半会还真的很难分出胜负。
  吴勉三个人自然有专用的用餐之所,虽然不是顿顿山珍海味,不过也是上等的饭食,惹得下宾馆驿的修士们一到吴勉三人的用餐时间。就端着自己的高粱饭、咸菜坐在上宾馆驿门口蹭味……
  招贤馆的贤士几乎都不怎么太贤,不过这里面收藏的天材地宝倒是不少。虽然还凑不齐长生诀里面炼制不老药的材料,不过吴勉已经在这里找到将近一半了。剩下的将材料的名字透露给了馆主,让他尽快找齐这些材料,就可以为淮南王炼制成仙得道的丹药了。
  馆主派出人马到各地找寻这些材料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和中宾下宾的修士打成了一片。他打算从这些修士的嘴里探听出来有关望天山鬼门关的事情,不过让老家伙大失所望,这里虽然有来过多年的修士,不过他们都不知道望天山上鬼门关的事。

  后来老家伙又找了馆主,让他找了真正近距离见过那个所谓鬼门关的老人。两天之后,馆主带来七八个男人,他们有的是三十年前见过鬼门关的,也有前几天上山见到鬼门关的。归不归挨个的打听了一圈之后,终于得到了一个结论,那里哪里是什么鬼门关。分明就是一处地脉的所在地。
  炼制不老药有一位主料地珠,就是孕育在地脉里面的。地脉没过三十年开启一次,就是为了将成熟的地珠吐出来。而且看起来这次除了地珠之外,徐福似乎还在里面藏了别的什么东西。不过不进去一次的话,永远都不知道地脉里面还有什么。
  看来这次地图的位置,就是那处地脉无疑了。除非事先在地脉当中下了禁制。要不然的话就只有等到地脉自己开启的时候才能进去了。看来这次真的要在寿春城住上几十年了……
  又过了几天之后,就在吴勉三个人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时,又陆续来了两个新的修士投奔到了招贤馆。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一脸浓密的络腮胡子,背后斜插一柄上古的铜剑,说出话来就好像凭空起了炸雷一样。

  另外一个是上了年纪老人。满脸花白的胡须,弯腰的时候显得微微有些罗锅。不知道是不是显摆自己的术法高强,竟然在脚踝上面带了一个带了铃铛的铜环。走起路来叮叮当当的响起来没完。
  按着规矩,投奔招贤馆的修士,要在众人面前施展一下自己的术法(吴勉三个人是淮南王亲自请来。自然不用在众人的面前展示术法)。然后按着术法的高低选择自己所住馆驿的级别,那个三十多岁叫做仇力的汉子将术法关注在自己的古剑上面。随后使用御剑之术斩杀了天空中飞过的大雁,看着雁尸落地的时候,仇力大大咧咧的哈哈一笑,指着雁尸说道:“看到了吗?两军疆场之上,取敌方上将首级如同探囊取物……”

  仇力这一手比那些耍嘴皮子的修士要强的太多。当下馆主给了他一个中宾馆驿的房间。不过看起来他对不能住在上宾馆驿里面还是有些耿耿于怀。
  另外的老头子叫做上官羊,他借着刚刚被仇力斩杀的雁尸施法。上官羊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小小的瓷瓶,随后小心翼翼的将瓷瓶里面透明液体倒了几滴在雁尸上。然后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就见雁尸身上的伤口以肉眼能见的速度愈合着。就在伤口愈合的一刹那,本来已经死透了的大雁突然悲鸣了一声,随后挣扎着站了起来。扑打了几下翅膀之后。身子一纵竟然又重新的飞回到了天上。
  这个别说是看眼的众修士了,就连仇力和一旁的馆主都脸色动容。馆主急忙走了过来,深施一礼之后。对着这位老者说道:“上官先生神技,变化生死这是天上的神仙才能办到的事情。在上官先生这里,简直就是信手拈来。如果不嫌弃招贤馆简陋的话,请先生上居上宾馆驿……”
  馆主的话还没有说完,上宾馆驿的方向传来一声带着讥讽的笑声。不过这笑声并不是吴勉发出来的,笑声的主人在两个小丫鬟的陪伴下。指着自己肉乎乎的小手,对着那位刚刚施展神技的上官羊说道:“有本事你别用幻术,迷了别人的五感算什么本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