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2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行,消极的逃避绝对不是办法。我必须还得继续修炼,麒麟纹身在增强,我自己也在增强,只有在麒麟纹身完全成型之前,找到解决它的办法,我才能摆脱掉这个麻烦。
  这么一想,我就拿着玉环,把里面参与的龙气完全吸收进了体内,然后慢慢的补足了之前流失的道炁。
  等道炁补足之后,我的身体也彻底的恢复了。然后我看了看时间,先前我应该只是昏迷了一晚上而已。算算时间,玄学会那边。观摹真龙脉的队伍,今天下午就要出发了。
  我现在面临着一个选择,还要不要回玄学会。
  我不知道徐会长为什么要出卖我,但既然他出卖了我,那我俩之间的关系,已经没有了其他可能,只能是不共戴天的死敌。
  如果我现在有能力,绝对会立刻让徐会长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但我现在没有这个能力,只能先考虑他会不会再害我。

  仔细斟酌之后,我决定还是要去玄学会,首先真龙脉我必须要去一趟,其次。我手里还有魁首印章,面对老蛊婆的时候,我根本没机会用出来,但面对徐会长,我觉得能有一搏之力。
  决定之后,我直接就起身赶去玄学会。等我赶到玄学会顶楼的时候。其他九个获得资格的人已经到了,都在等我。而徐会长,就是此行带队之人,此时正站在那九个人的前面。
  见到我之后,徐会长的眉头皱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外。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等后来我们一起下楼的时候,他故意叫住我,走在了最后面,然后跟我解释了昨天的事。
  就跟我想的一样,老蛊婆的实力远比他强。找到了他之后,他不把我带过去,他自己就要死,所以,他很愧疚的跟我说,他也是别无选择。
  我笑了笑。摇摇头没说什么,只是抬脚追上了前面的众人,一起下楼去了。
  我绝不会天真的以为他会因为这件事对我产生愧疚,继而做什么事情来补偿我。恰恰相反,一个心怀愧疚的人如果想不再受愧疚的折磨,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死那个让他感到愧疚的人。一旦说出对不起,那就说明他准备继续对不起你。
  为了不让他再有机会对不起我,我一定得提前杀了他才行,至少要在他有机会再一次对不起我之前。
  中午时候,玄学分会给我们举办了送行的仪式。当然,说是仪式,实际上就是一起吃个饭而已。
  饭局上,徐会长对我们每个人都温言鼓励一番,还特意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小周你是咱们这一届的魁首,这次回来之后,我希望咱们深圳分会能再多一个一脉地师。”
  观摹真龙脉之后,只要不是天赋太差的人,肯定能在短时间内达到引炁如柱,进而接受龙气洗礼,贯通经脉。
  而能被选拔过去观摹真龙脉的人,没有一个会是天赋差的,所以观摹真龙脉仪式上。最重要的不是吸收龙气的过程,而是接下来开通经脉,到达点穴境界之时。
  到时候全国玄学总会将会举办一个观礼仪式,名字叫雏凤会,会安排资深的风水师,给刚观摹完真龙脉,到达引炁如柱境界之后的风水师护法,进行龙气洗礼。因为从夺龙赛出来的风水师都在三十岁以下,所以就取名“雏凤会”,取“雏凤初鸣”之意。
  先前交流会上无论取得再好的名次。也只能证明你的风水学识不错,可雏凤会就不一样了,雏凤会上,只看天赋,能在雏凤会上一鸣惊人,甚至可以名动天下。
  虽然名气只在玄学界,但无论达官显贵,还是豪商富贾,都跟玄学界密不可分,雏凤会的名声足以影响到这些人。
  更何况,交流会再好的成绩,无非是像我这样,获得一个魁首印章的一次性法器而已,但雏凤会上,一鸣惊人便代表着你至少也是一脉地师的天赋,将来甚至能看到天师的一线曙光!
  这可是亿万件一次性法器都比不了的,所以,与会的风水师,不管是谁,内心都是一团火热,带着无限的憧憬。当然,这之中也包括着我。
  贯通经脉的过程可不像吸收龙气,是有可能出现危险的,所以玄学总会才会安排资深风水师来护法。这也是之前我没有主动贯通经脉的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想冲击一下这个雏凤会。
  徐会长心里怎么想我不知道,但表面上对我表达了极高的期盼,甚至连一脉地师这个词都说出来了。要知道,一脉地师甚至有可能在雏凤会上夺得魁首了。
  雏凤会是全国的所有青年风水师汇聚一堂的盛会,交流会的魁首之名,与之相比,完全是萤火之光。
  听到徐会长的话之后,广东分会的其他九个与会风水师,面色同时一变,好几个人甚至发出了冷笑。看向我的目光也变得颇为不善。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毕竟这次我是夺龙赛的魁首,引发他们的敌意倒也正常,我心里根本没在意。
  但紧接着,就有一个满脸孤傲的家伙。冷冷开口了,“雏凤会上可以看天赋的,风水知识再好有什么用?咱们玄学会这么多年来,根本就没有夺龙赛魁首再拿雏凤会魁首的。”
  我盯着这家伙看了一眼,依稀记得他好像是广州分会的人。是这次夺龙赛前十的吊车尾,排名第十压哨进来的,怪不得对我这个魁首敌意这么深。

  “你说的没错,大凡年轻天才,总是比常人孤傲一些,很难深入研究风水知识,所以夺龙赛上不显山露水,可到雏凤会上,指不定就一鸣惊人了。不像我这种平庸资质,只能争一下夺龙赛的魁首了。呵呵。祝各位此次雏凤会上都能一鸣惊人。”
  这种没有城府的毛头青,跟他们争口头之气根本没必要,我笑呵呵对他回答道。
  顿时,这家伙就闭口了,对我的敌意也消失了不少,不过脸上的孤傲神情却又多了几分,估计是真相信我的话了。
  但就在这时候,站在我身旁不远的张文非忽然嗤笑了一声,冷冷开口道,“满瓶不动半瓶摇。一瓶不响半瓶晃。许书刑,你这些年倒是愈发的不要脸了。”
  他似乎跟这个人是旧相识,话语中间半点客气都没有。
  这一下那个许书刑炸锅了,张口就说,“张文非。你什么意思?我看你才是半瓶子!要不咱俩再比比,看谁雏凤会的名次高?”
  张文非呵呵一声冷笑,“你什么时候赢过我?现在还好意思跟我比,果然是不要脸。”

  瞧他话里的意思,两人之前没少比试过。但从这次夺龙赛上来说,张文非排名就在我之后,的确比许书刑高不少。
  许书刑气的都喘起了粗气,腾地一下站了起来,“那好,你现在就划出个道。咱俩比划比划,输的人放弃这次观摹真龙脉的资格,你敢不敢?”
  这家伙还真是个炮仗脾气,这种事情都敢拿来赌,一下子所有人都抬头惊讶的看着他。
  不过我心里倒没太惊讶。这家伙虽然没有城府,但论实力绝对不差,体内道炁足足能在十个人里面排第二,比张文非还要略强一线。

  日期:2016-06-20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