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2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颖的阿妈,也就是眼前这个老蛊婆,声音听起来古怪、苍老,而且嘶哑。但出乎我预料的是,她却并非我想象中的那种头发花白,苍老到即将入土的老妪,而是一个看起来五十岁左右。头发虽然有些花白,但脸上甚至能看到几分年轻时候风韵的半老妇人。
  更奇怪的是,这个老蛊婆一脸的风霜,一点也看不出来什么恐怖气质,身上穿的也是再普通不过的过时服装,咋一看,纯粹就是个刚从农村进到城里的中年妇女。甚至在某一瞬间,我还能从她身上,看到跟我母亲有些神似的地方。
  我摇摇头,把徐会长的事先放到一边,尽量让我的声音显得平静一些,开口对她说道,“赵颖的事情我很抱歉,当时事出有因,我并未对她直接出手。只是想清除她的蛊虫。但因为对蛊虫的不了解,我并不知道她的蛊母乃是本命蛊,这才误杀了她。”
  赵颖说过,即便我有蛊王也不可能是她阿妈的对手。事后我分析过她的话,她应该是把蛇灵误认成了蛊王。然后才说了这番话。
  但实际上,蛇灵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阴魂,虽然因为身前有过化蛟经历,实力不凡,但实际上。成为阴魂之后的蛇灵,实力并不强,起码也不如赵颖口中的蛊王,更不可能是老蛊婆的对手。
  瞳瞳还在养伤,徐会长也出卖了我,此时此刻,我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只是我的实力太弱了,面对这个老蛊婆,以力相搏,根本没有任何生还的希望。
  所以,我只能尽量跟她协商,然后寄希望于她跟我讲道理。
  老蛊婆的形象跟我原本预计的半点也不同,单从表面上看,似乎也并不是那么难以沟通的人。
  但她接下来的话,却让我这仅有的一点希望都破灭了。

  “阿颖的事我自然清楚,误杀不误杀不重要,承认是你杀的就好。”老蛊婆的表情很平淡,声音也没有任何的起伏,似乎一下就判定了我的死刑。
  然后,她才又继续说道,“麒麟蛊的气息我已经感应不到,应该是死了,我再问你,你用什么法子杀了麒麟蛊?”
  法器罗盘。以及蛇灵的事,都是我一贯隐藏的秘密,但此刻,生死危机面前,秘密不秘密的。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我稍作沉默,然后就开口把法器罗盘,以及蛇灵的事情讲述了出来,甚至连我想办法把蛇灵身上的阴煞全部清除的事情,也一并告诉了她。只是隐瞒了瞳瞳的存在而已。
  谁知我竹筒倒豆子的一番坦白之后,老蛊婆的表情却第一次变了,眉头微皱,对我说道,“你撒谎!”
  她这一变色,我才终于从她身上感觉到一阵煞气。她那乡下中年妇女的气质也一下子消散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威压的气势。
  这种气势我在杨仕龙、叶翩翩他们身上都看到过,虽然苗疆巫蛊之术跟风水术有所不同,但都属于玄学一脉,她的力量只要外散出来。我就能直观的感受到。
  我心里一沉,连忙说道,“我并无半句虚言,法器罗盘和蛇灵我都带在身上,你若不信的话,我可以将其叫出来,让你问话。”

  老蛊婆脸色这才略微平静了一些,点点头说,“把罗盘交出来,我会自行查看。”
  我这时候已经把法器罗盘拿了出来,正准备召唤蛇灵出来,但听到她的话,我却摇了摇头。
  “前辈,这是我的东西,我会叫出来。任凭你询问,但不能交给你。”
  从老蛊婆的态度上看,她几乎没有任何可能会放过我,这时候我把自己唯一能拿来拼命的法器交出去,试图祈求她的谅解。那实在是太异想天开了。
  如果没有任何选择,必须要死的话,我还是希望能死的有尊严一些。

  跟我想的一样,我的话果然激怒了老蛊婆,她双眼微眯起来。嘶哑古怪的笑了起来。
  随着她的笑声,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我心脏的跳动忽然漏了一下,然后一阵似乎从灵魂深处传来的剧痛,一下就让我站立不稳。瘫软到了地上。
  与此同时,我手里的罗盘一下子摔了出去,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到了老蛊婆的脚下。
  她似乎怜悯,又似乎不屑的看了我一言,这才好整以暇的捡起地上的罗盘,在手里翻覆看了几眼,开口道,“你倒是好运气,这种巧合形成的阴灵法器。居然被你得到了。”
  说完,她又叹了口气,有些惋惜的说道,“可惜了,这东西你们中原人才能用。我们苗疆人只信蛊虫。”
  老蛊婆忽然伸手一扔,法器罗盘直接被砸到了墙上,发出砰的一声响,也不知道摔坏了没有。
  这时候我仍然处于剧烈的疼痛中,根本顾不上这些了。只是迷迷糊糊的一抬头,看见罗盘撞到墙壁之后,也不知道老蛊婆用了什么方法,蛇灵一下从罗盘里面冲了出来。

  “咦,你这小娃娃怎么了。几天没见,实力增长不少嘛,不过你躺地上干啥?”
  蛇灵还是那副话痨的样子,一出来就叽叽咕咕的说了半天,然后似乎才发现了老蛊婆。往她身上瞥了一眼,然后才又絮絮叨叨的说,“怎么又来了个苗疆的人?我看看你的蛊……我的天,又是麒麟蛊!”
  蛇灵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巨大的黑色身体猛地往后面一窜,似乎吓了一跳。
  “先说好啊,上回那个麒麟蛊可跟我没啥关系,你找人报仇别找我,找那个小娃娃就行。”
  蛇灵显然是害怕了,毫不犹豫的就把我扔出去当挡箭牌。

  但老蛊婆此时的表情却很奇怪。她满脸呆滞的看着蛇灵,神色似乎比蛇灵更加的不可置信。
  一直等蛇灵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老蛊婆才缓缓从口中吐出来两个字。
  “龙蛊!”
  龙蛊?那是什么东西?身在剧痛中的我,意识都有些消散了,昏昏沉沉的想着这两个字的含义。
  “啥龙蛊啊,我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要乱说,我承认,我是吃了一个小麒麟蛊,但那也是赶巧了啊,那个小麒麟蛊非过来让我吃,你说我能不吃?你可不能因为我吃了你的小麒麟蛊,就把我也当成蛊虫吧?我呸!我可是龙,真龙!”
  老蛊婆没有搭理蛇灵的话,眼睛依然还是死死的盯着蛇灵。嘴里似乎喃喃自语道,“能形成阴灵的龙蛊……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一连嘀咕了许久,老蛊婆似乎终于作出了什么决断一般,张口说道,“看来这不是传说,是真的能养成!小子,我不管你是怎么得到的这个龙蛊阴灵,你们中原人讲缘分,我虽然是苗人,但也信缘分。原本我以为一辈子都没希望了,谁知道现在让我遇见你。原本只想杀了你了事,现在我不能杀你了,还得给你种上麒麟蛊,真正的麒麟蛊!”
  说完,老蛊婆猛地朝我走了过来,伸手一提,就把我提到了徐会长的办公桌上,然后她当着我的面,居然脱起了衣服!
  不过她只脱了表面穿的一件黑蓝色的袍子之后,就停住了动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