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6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边水落石出,屈胖三便安排,将三人都给五花大绑起来,跪倒在了不落长老的灵牌之前,然后逼问幕后主使,结果盼娘是什么都不知晓,而龙五则缄默其口,就是不说一句话,显然是拼死抵抗。
  不过屈胖三倒也不是没办法,上前来,按照之前对龙八斤的办法,开始给龙五上刑。
  这等手段十分恐怖,龙八斤那种硬汉都顶不住,更何况龙五这般反复的小人?

  当解除恐惧的时候,他瘫软在地,整个人都虚脱了一般,有气无力地说道:“不要再弄我了,求求你了,我说还不行么?”
  屈胖三和我凑上前去,问道:“是谁指使的你?”
  这话儿刚刚问出口,这时有人突然喊道:“外面来人了……”
  啊?
  我们这边顿时一愣,朝着门外望去,人没有瞧见,却听到有金铁交击之声传来,随后有人高声喊道:“河佛长老、寞离长老到……”
  那人报了一大堆的名号,听得有点儿多。
  随后有人厉声吼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擅自闯入不落长老的灵堂,妄动刀兵,还抓了府中良善,全部都跪倒在地,等待巡逻队的入场,任何人胆敢站立,挑衅我华族威严,必将杀无赦!”
  这话儿的语气,当真是严厉无比,一点儿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我瞧了屈胖三一眼,他却抬了一下头,示意我去应付。
  我斟酌了一下语气,然后往灵堂门口走去,朗声说道:“在下陆言,携不落长老生前众位好友在此,找寻杀害不落长老的凶手,请不要误会。”
  表明身份之后,我讲述了龙五勾结盼娘,在药中动手脚,谋害不落长老的整个过程。

  听到这话儿,从院子里一大堆带甲之士中,走来一个比寞离长老跟胖几分的老头儿来,冷冷看着我,然后说道:“哼,自曝家丑,毁人三观,唯恐天下不知而违逆传统道德,拿炒作家丑来扩大族中影响,实在令人不齿——你们觉得,这是在帮助不落长老么?”
  那胖老头儿的话语说得我一愣一愣的,感觉好像是我犯了多大的错误一样,结果随后我又琢磨过来——哎?我这儿帮着不落长老找出害死他的凶手,怎么在你的口中,反倒是变成了多管闲事?
  对方颠倒黑白的言辞倒是锋利,搞得人一愣一愣的,要是心理素质差一点儿的,说不定就被他的气场给压了下去。
  我冷笑了一声,说您是?
  那人微微一笑,说我们见过面的,我叫做河佛,不落长老故去之后,我是华族现如今的代理大长老。

  大长老?
  听到他的话语,我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来。
  龙云之前跟我谈及兵谏的时候,就曾经说过,只要这位处事公允的河佛长老能够站在他们的这一边,接下来的事情就完全问题。
  然而眼下的情况却是我们刚刚将这件案子给弄得水落石出,就等着龙五交代那幕后主使,他便和那寞离长老联袂而至。
  这事儿怎么说,我都不相信与他无关。
  因为这事儿是在是太巧了。
  我被对方那咄咄逼人的架势弄得心中不快,直接讥讽道:“原来是河佛长老,怎么,你们带了这么多的人马过来,是想要救杀害不落长老的凶手呢,还是要将我们给拿下啊?”
  河佛长老皱了一下眉头,却并未答话,反而是旁边的寞离长老走上前来。
  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冲着我说道:“陆言,我和手下众人,正在四处帮你找寻那毒龙壁虎的精血,然而你却在这儿搞事,这对得起谁呢?”
  我不由得笑了,说不落长老是我的朋友,他死得这般不明不白,我如何能够袖手旁观呢?
  寞离长老说怎么回事不明不白呢?不落他明明就是积劳成疾,不治身亡的嘛。
  我冷笑了起来,说积劳成疾?倘若不是有人估计在汤药之中动了手脚,他又如何会这么早离世呢?
  寞离长老的眼神一下子就凌厉了起来,瞪着我说道:“陆言……”
  嘿……

  他刚要凶起来,屈胖三走了过来,摆着手说道:“这位寞离长老,说话别那么激动,也别一上来就定调子,觉得我们在胡搞……”
  寞离长老冷声说道:“不是胡搞是什么?龙五管家跟在不落长老身边将近二十年,鞍前马后,勤勤恳恳,从无一丝懈怠,威望颇高,而盼娘更是他的遗孀,你们居然在不通知巡防队的情况下,私自将人给抓了起来,这样的行为,说明了什么?”
  屈胖三说哎呀,你怎么漏了一个人没有说啊,事实上,我们还把龙八斤也给抓了起来,你之所以漏掉他,是因为这个人不是你派来的,对么?
  一句话说得寞离长老满脸通红,怒声骂道:“黄口小儿,血口喷人!”
  屈胖三根本不理会暴躁如公牛的他,而是说道:“既然大家来了,不放听一听龙五和盼娘两人到底是怎么说的,你觉得呢?”
  寞离长老却将我们这话儿视之为对他们的挑衅,大声吼道:“众人听令,张弓搭箭……”
  院子里的人听到,纷纷大吼道:“喏……”
  然而就在此时,话音还未落下,却听到无尘道长在我们身后发出一声喝念:“竖子不可!”
  他这话儿一出,我便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炸响,回过头去,却瞧见有一人腾空而起,砸中了那屋子的横梁之下,然后又跌落到了地上来。
  这个人我隐约记得一些,却是跟随着龙云过来的其中一个人。

  他是不落长老以前麾下的年轻战士,现如今应该也是巡防队的一个小官儿。
  我瞧见无尘道长突然伤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只以为老道士又疯癫了,慌忙叫道:“道长,别啊……”
  外面剑拔弩张,您老人家再闹将起来,一旦冲突,我倒是可以凭借大虚空术不伤分毫,但其他人可就要成乌龟了。
  然而屈胖三却比我先反应过来,箭步冲到了灵堂之中来。
  他站定身子,瞧了一眼地上的龙五,顿时就恶狠狠地骂了一声脏话:“我艹……”
  与他的话语一同响起的,还有盼娘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我回到了灵堂之中,瞧见龙五的心窝子里,扎着一把磨制锋利的飞刀,而盼娘的胸口处也有一把,不过不知道是无尘道长出了手,还是那人太过于紧张,结果最终插歪了,落到了盼娘高耸的胸脯之上去。
  不过那儿也是肉,虽然脂肪颇多,但中了一刀,也是撕心裂肺的痛,使得盼娘尖声哀嚎了起来。
  而出手灭口的,却正是被无尘道长给打飞又落地的那个年轻人。
  这家伙在趁着我们都将注意力击中在了灵堂门口处这儿的冲突时,果断出手,本来是想要将龙五和盼娘这对狗男女给灭口的,结果有无尘道长的守卫,却只是一死一伤。
  日期:2016-10-25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