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2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之后,林玥彤躺在床上逐渐的昏迷了过去,而林妈妈那边却一直没有消息过来。等天亮之后,周西再跟林妈妈打电话,却怎么也没人接听了。
  宿舍里的女生们商量了一下,想先把林玥彤送到医院,但周西想起之前林妈妈的话,坚持不让送到医院,然后联系了代南州。

  接下来这两天时间,林玥彤一直处于昏迷中,她家的电话还是打不通。代南州这边找我也找不到。两个人都弄的焦头烂额。
  听完周西的详细介绍,我这才重视了起来,事情好像还真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
  佛家跟我们风水师虽然不一样,但也是玄学正统,佛经拥有极强的驱邪功效。按照周西说的。林妈妈念佛经能让林玥彤安静下来,这就证明了林玥彤这番古怪行为,肯定不只是精神出了问题那么简单。
  具体怎么样,没见到真人之前我也说不准,还是得当面观察了之后才能确定。
  我也没直接什么,跟着周西,匆匆的去了她们宿舍。
  原以为女生宿舍不好进,但周西他们学校似乎管理比较松散,我和代南州直接跟着她走了进去,也没见有人出来管理。
  到了宿舍,我进门之前先观察了一下,宿舍里并没有阴气存在,看起来很正常。
  进去之后,我见到了林玥彤,就像周西说的那样,她躺在床上,依然处于昏迷之中,呼吸也十分微弱,身子每隔半分钟就会剧烈抽搐一下。
  我看着林玥彤观察了半天,但就像我看这个宿舍一样,一切都很正常,看不出什么古怪的地方。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忽然看见林玥彤眉心的地方,有一个极小的红点,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形状看起来就像是被针轻轻扎了一下留下来的痕迹。
  我眉头一皱,指着林玥彤的眉心,问周西说,“你以前有没有见过她头上这个小红点?”
  “小红点?”

  周西疑惑的反问了一句,随着我手指指的方向,仔细看了几秒钟,才找到那个非常不显眼的小红点。
  “好像没有吧……”周西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这个红点太不起眼了,平时谁也不会专门盯着人看呀。”
  我点点头,心里却更疑惑了。
  眉心乃是魂魄寄居之地,在这里施针,会对魂魄有很大的影响,有些偏门的玄学门派。对人用邪术的时候,很多就会在眉心处扎针,可以分魂散魂。

  林玥彤难不成是得罪了什么玄学界的人?可她一个女大学生,怎么跟玄学界的人牵扯上关系的?
  而且那学狗叫的行为也无法解释,玄学界各种流派害人的方法很多,可我从未听说过这种情况。
  事情很棘手,要是林玥彤还清醒着,或者能联系到她的家人,应该都能得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逐渐解开谜团。可现在,一切都没有头绪,根本无从下手。
  思索了一番,最后我还是决定用《死人经》上记录的一种特殊符箓试试。这种符箓叫做“问灵符”,实际作用跟当初我见赵永坤使用过的“搜魂印”差不多,只不过搜魂印比较霸道。是从魂魄中强行搜取信息,而问灵符的作用则是能让无意识的魂魄暂时具有人的思维,然后跟人沟通。
  从效果上来说,搜魂印远比问灵符要好得多,想知道什么。直接从魂魄里面搜寻就是了,简单而且有效。
  可惜的是,手印之法需要到点穴境界之后才能使用,我现在根本用不了,只能用“问灵符”来代替。
  不过话说回来。问灵符也有搜魂印不具备的好处,搜魂印只能对比较羸弱的魂魄使用,比如说一个点穴境界的风水师,面对一个识曜境界的风水师,就不能用搜魂印,一旦使用,肯定会被反噬。
  而问灵符则没有这个问题,即便是一个天师的魂魄,我使用问灵符也可以与之沟通,只不过魂魄愿不愿意跟我说话,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问灵符是很偏门的符箓,我以前没有制作过,现在要用,只能临时去弄。我让代南州跟他大姨夫王永军联系了一下,派人送来我制作符箓需要的狼毫笔、朱砂、黄符纸等东西。
  自从上次帮王永军处理了那个苗女赵颖的事情,并且答应在他的公司任职之后,王永军对我的态度一直都非常好。酒店直接给我定了一年,甚至还提前给我支付了半年的年薪,有什么事情只要一打招呼,他肯定比我自己都上心。
  代南州打完电话之后,才过了不到半个小时,楼下就传来了汽车疾驰的声音,我到阳台那边一看,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停在宿舍楼下面,王永军和上次接送过我几次的那个司机。一起从车里出来了。
  代南州匆匆跑下去,把王永军两个人接到了宿舍里来。
  见到王永军,我有点受宠若惊。他手底下十几个电子厂,工人都有上万规模,每天工作也忙得很。居然亲自来给我送东西。
  我赶紧走过去接住他手里的纸包,开口说,“王总你派个人来就行了,怎么还亲自跑一趟。”
  王永军爽朗的笑道,“我也是闲着没事嘛。上次交流会,我可是坐在嘉宾席上,亲自看着周大师你拿了双魁首啊,当时可把我高兴坏了,我知道周大师你修行境界不浅,但也没想到,周大师你居然能力压一省,独占鳌头。后来我寻思寻思,之前给你开的年薪太低了,等今天这件事处理完了。我让小赵再给你拿份合同过来,年薪我给你提到五百万。”
  他这一番话,把我说的倒不好意思了,之前他对我的称呼还是“周老弟”,结果交流会上我一出风头,现在直接成“周大师”了。
  我苦笑着说,“我跟南州是同学,你也是我的长辈,这么称呼我可承受不住,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叫我一声老弟就行。”
  好说歹说,王永军这才终于改了称呼,然后还一副感慨的语气,夸赞我说,“看来周老弟你不光本事厉害,做人也谦虚啊,年轻人里头,有你这份心性的可不多了。”

  这一番寒暄,原本我想推脱增加年薪的事,这下子也没机会说出来,干脆也就没再开口,以王永军的身家,两百万跟五百万实际上也没什么区别。
  接下来,我把纸袋里的工具拿出来,准备开始制作符箓。
  王永军对风水师的忌讳比较了解,根本不用我说,就叫着代南州他们一起出去了,把宿舍留给我一个人。
  我去外面的阳台上洗干净了手,然后才回来,把黄符纸摊开。口中默念静心咒。
  风水师制作符箓之时,一定要心诚,而且要净手、净身、净心。如此一来,方能接引道炁,制作出具有神奇功效的符箓。
  一番忙活之后。一张崭新的问灵符制作好了,我把王永军他们叫进来之后,他们三四个人全都是一脸好奇,盯着桌子上的符箓,目不转睛的看着。
  代南州好奇的问我这符箓的作用,我还没开口,王永军先帮我说道,“南州你就别问了,这小女孩昏迷都两三天了,咱们还是先看周老弟怎么救人吧。至于符箓的作用,一会儿你不就能看到了?”

  说完,他转头又问我,“周老弟,现在是不是可以救人了?”
  我摇摇头说。“不急,我还需要另一种东西,麻烦王叔帮我找几个鸡蛋过来,不要市场上贩卖的那种养殖场的鸡蛋,得是农村散养的土鸡蛋,必须是受了精的那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