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2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晚上杨仕龙他们走了之后,我去车站买了票,连夜赶回了深圳。
  回到深圳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我拎着行李,回到之前王永军给我订的酒店里,还没走到自己房间呢,结果迎面就遇到了代南州。
  这家伙一看到我就跑过来锤了我一拳。满是幽怨的说,“你可算回来了,我都来找你好几回了。”
  我一愣,“你找我干啥?我电话号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事打电话联系不就行了?”
  “要是能打通电话。我还费劲跑来跑回的啊,我从前天就开始给你打电话,结果一直打不通。”

  他这一说我才想起来了,从火神庙回来的时候,我掉进了黄泉河里,手机泡了水就不能用了,我也一直没管。
  我有点尴尬的扯过了话题,问他怎么回事,代南州这才急匆匆的告诉我说,他女朋友学校里面出了点事情,想让我去帮忙。
  女朋友?学校?
  我一番追问,这家伙才告诉我说,他今年新交了一个女朋友,名字叫周西,在深圳当地一所学校读大三。
  他女友周西有个闺蜜,叫林玥彤,两个人住在同一个宿舍。前天凌晨的时候,周西正在宿舍里睡觉,忽然被吵醒了,听见下铺的林玥彤不断发出狗叫的声音。
  林玥彤以前并不会说梦话,周西她们宿舍的人被吵醒之后都很奇怪,凑过去一看,结果发现林玥彤躺在床上,面容呆滞,问她话也不回答,只是不停的学着狗叫……
  学狗叫?

  代南州刚一说,我眉头就皱了起来。
  人学狗叫,要么是精神出了问题,要么是被狗上身。民间常有猫狗上身之类的传说,但实际上,这种情况却几乎不可能出现。
  动物与人不同,人有三魂,死后机缘巧合之下,就会形成阴魂。而动物只有两魂,普通的动物根本不可能形成阴魂。只有像蛇灵那样,生前修炼有成,炼出了本命魂,死后才会灵智不散,形成魂灵。
  而且动物的修行,需要无尽岁月的积累,像猫狗这一类寿元短暂的物种,几乎没有修出本命魂的可能性,只有蛇、龟等长寿物种可能性比较大,另外还有一些天生带着一丝本命魂气的狐狸、黄皮子等生灵。修成本命魂的概率也比较大。
  心里这么一琢磨,我就对代南州摇摇头说,“你不要把什么事情都往诡异的方面想,学狗叫这种事情,多半是精神出了问题而已,送到医院好好治疗一下就行了,来找我干啥?”

  这家伙从大学那时候,就是个咋咋呼呼的性子,而且对玄学极为感兴趣,整天就爱打听一些奇怪的事,然后自己瞎推测。
  听我这一说,代南州有些着急了,连忙又说,“不是啊,事情没这么简单。我女朋友就在酒店外面,你把行李放下,咱们过去,我让周西跟你说,”
  尽管心里不以为然,但我还是回去把行李放下之后,跟着代南州到了酒店的地下车库,她女友就在他车上。
  到车里见到周西之后,我眼前一亮,这姑娘一米七多的身高,白白瘦瘦的,五官也很精致,看起来跟个明星似的,代南州这小子倒是好运气,找了这么漂亮一个女朋友。

  代南州笑呵呵的给我俩做了介绍之后,周西大大方方的从前座伸手过来,跟我握了手,然后满脸好奇的冲我说道,“南州他老是说他大学时候的兄弟周易怎样怎样,我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一直想让他给我介绍,谁知道这么长时间了,也没遇到合适的机会,直到今天才见面。”
  我笑着跟她寒暄了几句,本想追问她林玥彤的事。但周西却好像没那么着急,又问我说,“我听南州说,你们大学时候有个女同学,在宿舍厕所里面见到了小女孩的魂魄。听他讲的好吓人,还说那件事是你解决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我一愣,转头看了一下坐在驾驶座上的代南州,心里有些不喜。这家伙嘴上怎么没个把门的,什么事都往外面说?
  代南州似乎也发现了我的不悦,有些尴尬的解释说,“周西喜欢这方面的事情,我当初就是靠讲鬼故事才把她骗到手的。”
  “死样子!”周西转身在代南州肩膀上锤了一下。
  两人打情骂俏了好一会儿之后,周西又问我徐子鱼的事,我不想多提,随口应付着。

  所幸的是,从她的话里,我没听到徐子鱼的名字,应该是代南州没告诉他,这家伙总算还有些理智,没有被爱情冲昏头脑。
  徐子鱼从大学时候参加选秀节目之后,现在已经是一个挺有名的明星了,我偶尔在一些新闻里也会听到她的消息。作为一个公众人物。要是当年的事情曝光出去,肯定会对徐子鱼的前途有影响,刚才我心里不悦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酒店到周西她们学校的距离不远,路上一番闲聊,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从车上下来之后。我才发现,周西她们的学校,居然是一所艺术类的高校。怪不得她长着一副明星相,举止也是落落大方,原来读的就是明星预备役学校。
  这时候我才转头往周西脸上仔细看了一下。面相我粗有涉猎,不算太精通,不过大概一看,也能看出来,周西福禄宫格局不算太好。事业上即便能有些小成,也难以真正有所建树。
  换句话说,就是她不太可能称为大明星。
  不过这样也好,看代南州对她这么着迷的样子,她成不了明星。两个人将来才有可能继续发展,要是她真成了大明星,代南州估计就要悲剧了。
  往学校走的路上,周西才终于面色阴郁下来,跟我介绍了林玥彤的情况。

  就像代南州之前说的那样,林玥彤半夜里忽然学狗叫,整个人很呆滞,什么人也不认识了,叫着也没反应。
  周西知道事情不对劲了,赶紧给林玥彤的妈妈打了电话。焦急的说了这件事之后,林玥彤的妈妈却非常镇定,似乎早就知道这件事一样,直接告诉周西说,千万不要联系医院,然后让周西把电话交给林玥彤听。
  周西不明所以,依言把电话放到林玥彤耳朵上,结果林玥彤非常的抗拒,不断挣扎着,一边继续学狗叫。一边用手把电话打到一边。周西又跟林妈妈沟通之后,林妈妈让她不要管林玥彤,硬塞也要把电话塞给她听。
  然后周西宿舍里的几个女生,有的压胳膊,有的压腿。五花大绑一般控制住林玥彤,然后周西才又把电话放到了她耳边。
  也不知道林妈妈电话里面说了些什么,大约几分钟之后,林玥彤终于不再学狗叫了,转而开始嚎啕大哭起来,但脸上没有眼泪,只是不停发出歇斯底里的失控叫声。
  这下周西更不知所措了,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把电话放在林玥彤的耳边。
  这种状态大约持续了二十多分钟,林玥彤终于慢慢的消停了下来,不再大叫,而是安静的蜷缩在床上,不时身体抽搐一下。

  周西这才松了口气,把电话拿了回来,放到自己耳边听了一下,里面林妈妈的声音很奇怪,不断的在念一些类似佛经的东西。
  听周西说林玥彤的情况暂时稳定了之后,林妈妈让她帮忙照顾一下,然后说她那边会想办法,就此挂了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