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3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现在不是已经抓了十多个吗?结果这些人只是小喽啰,根本就不知道上家的信息。难道今天此人不同?于是楚天齐“哦”了一声。
  “局长,这个人属于上线,知道假药一些内幕。”曲刚饶有兴致的说。
  楚天齐语露惊喜:“是吗?那太好了。咱们一起听一下,你在哪?”
  “我正往单位赶。”曲刚回答。
  “我等你。”楚天齐说完,挂断了电话。

  这下好了,带着兴奋,楚天齐起床,洗漱。
  刚收拾完毕,曲刚就到了,两人一起去了监听室。
  从监控画面可以看到,审讯人员已经到位,是张天彪和柯晓明,现场还有一名记录人员。
  戴上耳机,打开对讲话筒,曲刚说:“开始吧。”
  耳机里静了一下,传来张天彪的声音:“稍等等,人还没到。”
  “怎么回事?”曲刚反问。
  这次耳机里换成了柯晓明的声音:“抓到嫌疑人的事,是高强汇报的,他半小时前打过电话,说是正往回赶。这几天我一直要求他们训练和实战结合,于是他们两个中队也参与了假药案侦破。”
  听到对方的话,楚天齐心道:这小子倒挺会给他自己抹粉。同时很是欣慰:高强是有两把刷子。
  曲刚关掉话筒,对着楚天齐道:“局长,这小伙子确实是个人才。真应了那句话,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在说此话时,曲刚满脸自豪。
  楚天齐稍微一楞,旋即明白,对方在说他自己慧眼识英才呢。楚天齐不禁好笑,笑曲刚也在自顾抹粉,却不知高强是我楚天齐学生。楚天齐笑着道:“你没听柯晓明说吗?这都是他教导的好,高强是奉命行*事。”

  曲刚面上略带尴尬,笑了笑,回应道:“主要还是高强有这个能力。”
  画面中,柯晓明正放下手机,然后耳机中传来他的声音:“曲局,嫌疑人已经带回,高强问把人带到哪?”
  曲刚没有回答,而是看了看楚天齐。
  楚天齐没说话,而是做了个手势。

  明白局长的意思,曲刚打开话筒,说了三个字:“直接审。”
  过了不到三分钟,楚天齐从监控画面看到,铁门开了,两名干警押着一个人走进了审讯室。
  被押之人可够惨的,长长的头发就像蒿草一样,乱蓬蓬的披散,好像上面真粘着蒿草似的。此人身上穿的外套坏了好多处,露出了里面的衬衫,想是在被抓之前肯定经过了打斗。
  干警让此人直接坐到那把特制铁椅子上,重新锁好挡板,然后转身出了屋子。

  画面中,嫌疑人向后一仰头,露出了脸颊,嘴角处有伤痕。但此人头发太长,整个额头都被头发遮着,就连眼睛似乎也被挡着了。
  耳机里忽然传来清晰的吸气声音,分明是在惊叹。楚天齐一楞,看向身旁的曲刚,见曲刚也是一脸惊愕。
  怎么回事?楚天齐再次看向画面,发现铁椅子上的人似乎有点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耳机中,适时传来了现场对话的声音:
  “姓名?”
  “岳江河。”
  岳江河?怎么会是他,怪不得眼熟呢?楚天齐不由得看向曲刚。
  曲刚迎着对方目光,点了点头。
  耳机中,声音继续传来:
  “性别?”
  “男?”
  “工作单位?”

  “许源县公丨安丨局看守所。”
  没错,就是那个岳江河。耳机里审训继续着,楚天齐的思想却早溜了号。
  楚天齐虽然来了好几个月,但全局五百多名干警,也不全认的准,尤其看守所好多干警更不熟悉。
  自任许源县公丨安丨局长后,楚天齐也仅到看守所视察过一次,还被乔晓光给来个下马威。虽然楚天齐现场给了对方颜色,但也算是在看守所折了面子。从那以后,他便再也没有去过。
  对于局里好多干警,虽然不能完全认的准,但楚天齐大部分都能对上号,最起码也见过几次面。可看守所的好多干警,平时没什么接触,再加上干警上班就在那个大院里,见面就更是少之又少了。如果不是发生何喜发被打一案,如果不是岳江河是重要嫌疑人,楚天齐对岳江河也没什么印象。
  虽说案发后,看过岳江河的照片,但照片和本人往往差别很大,何况黑白画面中的那个狼狈不堪形象呢?
  现在听过讯问双方的对答,确实那个人就是岳江河了。同时,一个疑问涌上楚天齐脑海:怎么会是岳江河?盗走硬盘的事不就是他干的吗?难道现在又参与了贩假药?
  收拢心神,楚天齐继续听着耳机中的对答:
  柯晓明:“岳江河,你是明白人,政策肯定清楚的很,别让我多费话,直接交待吧。”

  岳江河:“哎,悔不当初呀。我愧对地下惨死的父母,愧对帮助我的老师,愧对帮助我的父老乡亲,愧对所有帮助我的人。小的时候,家里就我一个孩子,虽然是生活在农村,但父母对我百依百顺,我也是娇养子一个。农村的好多小孩都上学少,很小就退学,参加劳动。父母却不让我干任何农活,就让一心一意读书,我那时学习也争气,回回都是第一名。小学毕业后,父母花钱托关系,把我弄到县城住校读书,他们俩还在农村劳动。

  刚到县城的时候,那些自诩为城里人的孩子欺生,我挺受气的,经常哭鼻子。好在我学习好,老师对我挺关心的,初一第一学期期末我是全校第五,第二学期期中我就考了全校第二。当我兴冲冲带着考卷回家的时候,正赶上村长找我,说我家里出事了。我刚进院,父母也回来了,是被人抬回来的,两人在黄土场拉土时,被忽然塌方的黄土埋了进去。由于父母是天不亮起早去干的活,等被人发现,刨出来的时候,早没气了。我的天塌了,我成了孤儿。哇……爹呀,妈呀……”

  耳机里抽抽嗒嗒好一阵子,才又传来岳江河的声音:“乡亲们看我可怜,就接济我吃穿,村长更是让我住到了他家。见我多日不去上课,班主任亲自找上门,知道我家的遭遇后,向学校领导汇报了我的情况。学校减免了我的上学费用,老师同学们给我捐了生活费。初中毕业后,我顺利上了中专,依然是在政府、社会的关心下,完成的学业。毕业后,我分配到县公丨安丨局,成了一名狱警,通过我的努力,今年被提拔成了监控科副科长。我……”

  柯晓明:“岳江河,不要顾左右言其他,交待你的犯罪事实。你贩假药了吗?”
  岳江河:“不知道。”
  柯晓明:“你的药来自哪里?。”
  岳江河:“何氏药业。”
  什么?也太的语出惊人了吧?听到这里,楚天齐不由得看向曲刚。曲刚也正看过来,脸上满是惊愕。
  日期:2017-05-17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