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73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康博士带着口罩这时也走了出来,听到历可豪这样称呼蔺玲东,也觉得很满意,笑着说:“哎哟大律师,劳烦你亲自跑一趟。快进来坐。”
  历可豪很自然地在门口换了拖鞋,随着康博士来到客厅。康博士拿出一堆瑞士巧克力、美国干果放在历可豪的面前,蔺玲东又咖啡豆放进磨碎机里为她研磨,空气中马上飘散出咖啡特有的香气。
  历可豪不好意思地说:“你们别客气呀,我们坐着说会话就行了。”
  康博士说:“历大律师啊,你很了不起呀!公司这次能够上香港上市,全都是因为你搞得那个咨询报告,给公司指出了一条生路啊!”
  历可豪忙说:“这是大家的智慧,我搞调研的时候,您跟我谈心康酶在美国上市后,辉瑞的股价从80美元一下子长100美元。当时我就想,怎么才能让汉江制药公司也上市呢,这才有了后来的分拆和海外上市的思路。”
  康博士笑着说:“你很谦虚嘛。”
  蔺玲东对康博士说:“老康,你病还没好,还是回房间休息去吧,我陪大来办事坐一会”。
  康博士于是站起来,说:“好,大律师,我就不陪你了,感冒是会传染的,你看我戴着口罩,说话也不方便,你和蔺玲东聊吧,有什么事情给她说一样的。”
  历可豪马上站起来说:“康博士,您休息去吧,我再坐一会就走。”康博士走后,历可豪和蔺玲东两人又说了一会闲话,历可豪就拿着蔺玲东为他找出来的简历和照片便告辞了。

  回去之后,萧博翰也来到了汉江制药,他一般很少来,不过今天是专门和历可豪,肖厂长以及公司管理层在小会议室里,听取高盛公司的项目主管彭先明博士介绍汉江药业首次在香港上市的定价、承销结构,还有上市时机方面的有关建议。
  彭博士讲话带有广东口音,表情丰富,旁征博引,特别爱用案例说明问题。讲到最后一项,如何借助新闻报导推动上市时,彭经理开玩笑地说:“香港记者和大陆不同,他们都是狗仔队,偷拍、窃听、挖料,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办不到,什么新闻只要有收视率和销量,他们是睡马路,吃便当,也要拿到一手的料。我看你们大陆的记者,才真正是无冕之王啊!”大家哈哈一笑,合起笔记本。
  萧博翰问历可豪晚饭安排在什么地方。
  历可豪说:“就在彭博士住的酒店。”
  萧博翰说:“今天晚上你自己去陪怎么样,我这两天喝的胃疼,不想去了。”
  历可豪开玩笑说:“丢卒保车,这道理我懂。”
  萧博翰忙说:“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真有些吃不消了。”
  历可豪说:“开玩笑嘛,没问题,正好我还有事向彭博士请教。”晚上,历可豪一个人陪彭博士吃饭,坐在酒店二十二层旋转餐厅,外面是漆黑的夜色,底下是稀疏的灯火,两人要了一瓶张裕解百纳干红,四样有江城特色的菜肴,边吃边聊。话题主要还是围绕着汉江药业在香港上市的一些问题。
  彭博士夹了一个红烧丸子放在嘴里,赞赏道:“香嫩爽滑,不错不错。”
  吃完了,他用餐巾沾沾嘴,说:“外人看上市难于上青天,可我看去香港上市很简单”。
  历可豪说:“我下午听你讲得挺复杂呀!”
  彭博士说:“咳,那是讲课,不复杂点怎么能显示博士的水平。”
  他把身子前倾,伸手作了一个OK的手势:“其实,就三步,第一步,资产重组,做好各种报表和材料;第二步,提交中国证监会审核,出具不反对意见函;第三步,就是路演,到香港、新加坡等地,向各基金公司的经理们兜售、推销,整个过程4至6个月足矣。”

  历可豪点了点头,又给彭博士倒满了酒,问道:“那有没有上不了市的情况?”
  彭博士说:“当然有了,过度包装就不行。象我知道的一家内地的彩印公司,找中介机构做了一套报表,水分大些。就在公开上市的前一天,联交所收到内部人员到举报,立即通知董事长和财务总监前来聆讯。结果,那两个家伙吓得跑回内地,上市程序就被马上终止了。”
  彭博士看着有点紧张的历可豪又笑着说:“让你去你就去呗,解释一下不就行了,他们是因为心里有鬼。”
  历可豪这才松了一口气,因为这也是萧博翰最为关心的问题,刚才萧博翰还来电话专门让他探探对方的口风呢,他就说:“跟博士吃饭是长见识,受益匪浅。”
  接下来的日子,不管是萧博翰,还是历可豪,都忙了起来,柳林市制药公司上市的工作已到了最后冲刺阶段,他们向国家发改委、商务部申报转为社会募集公司的请示已经拿到了批复,在北京律师的协助下,也获得中国证监会同意公司境外上市的不反对意见函。
  这几个月来,公司简直翻了个底儿,变了个脸儿。准备上市的过程,也是对董事会、管理层,还有全体股东进行全面培训的过程,大家忙的不亦乐乎,但也是受益匪浅。
  今天,萧博翰让历可豪拿着一套高盛给的路演题目,对自己进行上市路演的口才训练,历可豪从题目中随机抽取,随口问道:“请问萧董,此次上市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萧博翰回答的很快:“公司上市意味着汉江药业的发展提升到一个新的平台,心情很激动,自知责任重大。”
  “请问萧董,汉江药业的发展战略目标是什么?”

  萧博翰想了想上次的答案,说:“本公司发展的长期目标是,成为国内一流、国际知名的心脏病药品生产的龙头企业。”
  历可豪继续帮着提问:“请问在股票市场低迷的当前环境下,公司对发行成功有无信心,依据是什么?”
  “有信心!依据是、依据是……,”萧博翰卡壳了,这个依据他总是记不住。
  历可豪就呵呵呵的笑了起来,说:“萧总,记住啦!未来汉江制药的股价是和它的业绩紧密相连的,虽然它也会受到股市大环境的影响,但我对汉江药业业绩的稳定和增长充满信心,它一定会给投资者带来丰厚了回报。”

  萧博翰涎着脸,讪笑着:“对,对,对,这几句话我怎么总也记不住呢”。说着,他回到沙发上坐下,拿起一枝烟,对历可豪说:“可豪,你也歇会,喝点茶。”
  看着历可豪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萧博翰心里想:“这个历可豪啊,确实不简单,有股子荣辱不惊的淡定。等忙过了这段,想办法把他和妹妹的事情好好考虑一下。”
  历可豪坐下之后,扬了扬手中的题纸说:“萧董,这些东西就是一个死记硬背,我觉得你还是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和香港传媒的公关上,这才是上市的重头戏。”
  “哦,怎么讲?”萧博翰打住思绪,郑重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