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6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龙五先是一愣,随即拱手,朝着我问好——我大概记得这个男人,他很多时候,都出现在不落长老的身边,看上去丝毫不起眼,然而刚才他从地上倏然起来的一瞬间,我顿时就能够感觉到他的强大。
  不过我并不畏惧他,开门见山地说起了此事来,说我要查出内鬼,希望龙五配合。
  听到我的话语,龙五直接跪倒在地。
  他说他愿意接受审查。
  得了个开门红,我亲自上前,将人给捆住,然后留无尘道长在这儿守着人,随后我们又去找另外的两个人。
  这回倒是挺不好找的,因为我们在房间里没有找到那位盼娘。

  去了哪儿呢?
  没多久,屈胖三带路,带着我们来到了一处僻静院落,而在那房间里,我们找到了另外的两位嫌疑人。
  他们是在一起的,而且相当坦诚,光溜溜的,在房间的床榻上翻滚呢。
  不落长老尸骨未寒,结果自己养子跟续弦搞到了一起来。
  这事儿说起来,真的有些让人气愤。
  我万万没有想到,找人变成了抓奸,不过好在因为太过于紧张,又害怕透露出去的缘故,两人倒也没有太过于声张,虽然龙八斤试图逃脱,却最终都给我们给擒获了住。
  我押着光溜溜的龙八斤,屈胖三押着一块布稍微遮羞的盼娘,来到了灵堂这边来。
  屈胖三让三个人都跪在了无悔长老的灵位之前,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我们为何而来,几位想必心里清楚,所以说实话的人能活,说谎话的人——杀!”
  最后一个字,杀气凛然。
  说谎者死。

  这话儿说得杀气森严,然而对于那些铁了心要隐瞒的家伙来说,却并没有太多的威胁。
  毕竟我们是人,又不是测谎仪,事已至此,说了是死,不说也是死,不如死鸭子嘴硬,或许还会有一线生机,所以一时之间,三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屈胖三既然有信心处理此事,自然是早有准备的。
  他让三人会过了面之后,让无尘道长帮忙看住人,然后一个一个地单独审问。

  首先受审的,是管家龙五。
  在灵堂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里,一盏油灯,屈胖三和龙五对坐,而我则在门口处把风,随时防备着任何的突发状况。
  双方坐定之后,屈胖三平静地说道:“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龙五抬起头来,双目赤红。
  他咬着牙,说如果能够让我把那一对贱人给宰了,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他刚才瞧见光着身子进来的一对男女,又听到了只言片语之后,顿时就爆发了,想要冲上去杀了两人,不过给我们控制住了,根本动弹不得。
  屈胖三平静地说道:“这两人肯定是要死的,你放心,现在说一说你的问题。”
  说罢,他开始问了几个问题,与龙五一问一答地聊了起来。
  大概聊了一会儿,屈胖三点头,说好,你的事情我差不多清楚了。
  龙五抬头,说啊?
  没有等他说完,屈胖三上前,一记手刀,将人给弄晕了,然后从怀里摸出了一个血袋来,洒在那龙五的身上。

  弄完这些,他抬起头来,说把人弄出去,动静弄得闹一点儿,遮掩住他的呼吸。
  啊?
  我也愣了一会儿,不知道屈胖三这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不过出于惯性,我还是下意识地服从了他的话语。

  当我把人拖出小房间的时候,我瞧见无论是龙八斤,还是盼娘,都吓得浑身直哆嗦,面无人色。
  我故意将龙五拖到了灵堂的幕布之后,扔下,然后又过去,按照屈胖三的顺序,将龙八斤给带进了小房间里去。
  不过这一次,给龙八斤的待遇就不是坐着了。
  而是跪在。
  龙八斤被我带进里面去,立刻就跪倒在地,哭泣着说道:“我错了,对不起,我犯了大错,只愿以死抵罪。”
  屈胖三翘着二郎腿,嘻嘻一笑,说你以为死了,就能一了百了?
  龙八斤哭得一塌糊涂,说父亲对我恩重如山,然而我却在他死后给他戴上了绿帽子,全部都是我的错,是我对盼娘意图不轨,是我畜生不如,求你了,有什么事情,全部都是我的过错,杀了我吧——这件事情,是我强迫盼娘的,求你放了她……
  啊?

  听到这话儿,屈胖三的脸色反而变得严肃了起来。
  他眯眼盯着龙八斤,然后说道:“你是说,你和你干爹的续弦,是在你干爹龙不落死了之后,才开始好上的?”
  龙八斤心里有点儿崩溃了,此刻也是知无不言,说对,是的。
  屈胖三霍然站了起来,指着龙八斤的鼻子说道:“你胡说,你们两个早就勾搭成奸,这才害死了龙不落,不是么?”

  啊?
  龙八斤听到屈胖三的指责,先是一愣,随后使劲儿摇头,说不,不是,我没有……
  他话说得语无伦次,而屈胖三一下子就走到了龙八斤的跟前来,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龙八斤,告诉我,是不是你为了与盼娘这小贱人能够天长地久,所以才害死了你干爹?”
  啊?
  龙八斤额头上的青筋一下子就粗了起来,双眼瞪出,坚决否认,说父亲对我恩重如山,待我有如己出,我如何能害他呢?
  屈胖三冷笑一声,说你既然都跟自己干娘都搞上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龙八斤咬着嘴唇,说这事儿是我的错,是我禁不住心魔和诱惑,跟盼娘好上了,我该死,你杀了我,我也是愿意的,但你若说我杀了父亲,这锅我不背……
  听到龙八斤心存死志的话语,在旁边看着的我,其实有点儿懵。
  事实上,在刚才将两人抓奸在床的时候,我就已经对这事儿有了一个大概的估量。
  说起来,差不多就是龙八斤和盼娘两人勾搭成奸,然后为了自己以后的性福生活,以及自己的个人安危,所以出手将不落长老给弄死了去。
  这是最正常不过的套路,然而现在龙八斤的交待,又平添了几分悬疑。

  如果说两人是龙不落死了之后好上的,作案动机就会被推翻。
  龙八斤或许对盼娘心存觊觎,但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将他最主要的靠山给搬到了去。
  这不合理。
  有龙不落在,和没有龙不落在,这是两个不同的情况,他龙八斤并非嫡子,也不是龙不落的直系血脉,使得龙云等大部分人并没有在死后转而支持他,而是变成了一盘散沙,各自为政,乱糟糟一锅粥。
  这样一来,龙八斤的权势反而大幅下降,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就泯然众人矣了。

  从收益上来说,他不可能去害龙不落,而没有了刚才的那动机,他反而是最不可能的那个人。
  日期:2016-10-24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