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2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另据传真件介绍,高警官在省厅工作期间,重点是从事警犬训练、丨毒丨品鉴别等工作。再结合他在大学的主攻方向,他正是县局现在相对短缺的人才,他的长项也是县局相关项目的短板。所以,应该把这样的人才安排在县局,开拓新的领域,而不要到基层派出所去做那些常规工作。”说到这里,曲刚停了下来。
  “曲刚同志,把话说的再明确一些,不要藏着掖着,直接说具体的。”楚天齐不忘幽默了一把,“你这些表述不太像是做业务领导,倒像是行政管理干部。”
  “我是怕说的不好。既然局长这么鼓励,那我就说的再直接一些。”曲刚停了一下,又说,“我建议,县局成立缉毒中队、警犬技术中队,隶属刑警队,由高警官任中队长。并以他为主,逐步组建刑事科学技术室,填补县局司法鉴定和物证鉴定的空白。”
  曲刚说完,现场没有回应,连楚天齐也没有说话,很安静。
  看着众人的这种反应,曲刚又补充道:“让一个新来同志,同时出任两个中队长,并组建重要科室,可能有使用过重嫌疑。但传真件上指出,要让挂职干警从事务实工作,要多实践,这其实就是省厅和市局要求我们对挂职干警重用。因此我提出这个建议,是在落实省厅、市局重要指示,是为了县局工作大局,是为了人尽其才。当然,如果其他同志有不同意见,尽可以指出、讨论,就是批评也很正常,真理越辩越明嘛!”

  赵伯祥轻咳两声,沉声道:“对于曲刚同志的提议,我有意见,我觉得他的安排建议不合理,不……”
  张天彪抢了话:“我赞同曲局的意见,对有能力的人,对年轻人就要重用。高警官虽然年纪轻,但他可是真正的法律与鉴定专业科班出身,到省厅这两年多又主要从事缉毒与技术鉴定工作,可以说,是既有学识,又有实践的不可多得的人才,因此就该重用。”
  赵伯祥不紧不慢的说:“谁来回答我,为什么要让高警官隶属刑警队?也可以隶属经侦队啊,好多地方都是这么安排的,他的专业在经济犯罪领域也是大有用武之地的。他……”
  “刑警队案子那么多,让高警官隶属刑警队,他的作用更大。而且他所从事的专业,和刑警队的支持分不开,可以说联系紧密,编在刑警队便于他调用相关资源。”张天彪“嗤笑”道,“总不能让高警官做一个小政工人员吧?”
  太有意思了,两周前开会还是一个腔调,好似穿一条裤子,今天却又互掐了。张天彪竟然给“政工”前面加了个“小”字,明显就是一种不屑。楚天齐冷眼旁观,他倒要看看赵伯祥如何应对。
  还没等赵伯祥开口,曲刚却马上接话:“天彪说的可能太直白,但道理却是好的,他的意思是‘好钢用到刀刃上’,对这种人才就要重用。当然,政工工作也不能少,也是对县局工作的重要补充。但把高警官安排到刑警队,更能发挥作用,对这种专业人才我们绝不能大材小用。”
  听了曲刚的一番说辞,楚天齐不禁好笑。看似曲刚在为张天彪做解释,其实是对其说法进行强调,而且再次贬了赵伯祥。“补充”和“大材小用”这样的词,更是对政工工作的蔑视。

  “咳咳”,两声重重的咳嗽,是赵伯祥发出的。待大家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后,他才慢条斯理的说:“曲刚等同志,你们在发表见解尤其是在接话的时候,首先要搞明白,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然后再按规矩对答。像有的人粗暴打断别人,并歪曲对方意思这种行为,非常不可取。咱们都是老同事,我就不计较了,但外人却不这么看,人家会说这样没礼貌,甚至会说缺乏教养。”说完,赵伯祥又很享受的喝了两口水。

  老油条就是老油条,楚天齐不禁暗暗点头,表示佩服。赵伯祥看似轻描淡写几句话,却好似一记耳光,回击了对方的挑衅。刚才曲、张二人讽刺赵伯祥是“小政工”,攻击政工工作是“补充”,还说高警官从事政工工作是“大材小用”。面对对方正面挑衅,赵伯祥没有直接辩论,而是从侧面转移话题,向对方出招。
  这就好比两人对决,其中一人直接迎头痛击,看似来势很猛。而另一人则避其锋芒,冷不防一刀捅向对方软肋,让对方防不胜防。你们二位不是贬低政工干部吗,那我赵伯祥就利用你们抢话的事,把你们的行为定为“缺乏教养”。这不但是骂当事人,更是连着当事人父母都骂了,而且还不带脏字,让你憋气又窝火。顺便就降低了对方说话的份量,没教养的人说的话,有什么可信度呢?
  看着曲刚和张天彪被气的脸色发青,而赵伯祥悠闲喝水的样子,楚天齐甚至怀疑是赵伯祥故意这么设计的,而张天彪正好配合了演出。
  张天彪简直被气疯了,这个老白毛竟然骂自己“没教养”,而且连名字都不提,只用一个“等”字代替,这分明就是蔑视自己。他本想马上反驳,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得等那个老白毛说完,可不能让那老东西再骂自己“没教养”。可是等了一会儿,那老东西根本没有继续说话,而是不停的喝水。
  就在张天彪准备再次说话的时候,曲刚开了腔:“赵政委,时间紧迫,咱们还是回到事情本身。你说对我的建议有意见,认为安排不合理,那你倒说一说,怎么才合理。”说着,轻哼了一声,“我可提醒你,上级可是强调‘重视’两字的。”
  “谢谢曲副局长的提醒,不过你多虑了,不应该是你提醒我,而是我要提醒你等注意。你提出的所谓安排建议,是重视吗?”赵伯祥先来了一个反问,然后又说,“高警官虽然只工作两年多,虽然只是一名普通干警,但他来自省厅,也就是说他的级别至少应该对应股级吧。在我们局,股级是什么?而你只建议他担任中队长,隶属于刑警队,这根本不是重视,分明就是打压。”
  张天彪怒声道:“老……你可不要上纲上线。”
  赵伯祥根本不看张天彪,而是继续说道:“曲副局长,像高警官这样的挂职干警,我认为担任队长更合适。本来我想建议,安排高警官到经侦队,去配合江队长工作。但听了你们的建议,再结合实际情况,我也认同他到刑警队能发挥更大作用。”
  曲、张对望一眼,都不明白这个老白毛是要干什么,怎么说话颠三倒四的?既然你也认可高警官到刑警队,那又何必绕弯子挑起事端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