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3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德脸色红了又白,低着头解释:“区公丨安丨局的人把小沈带到外面去审讯了!”
  “带到外面?他们有这个权利吗?除了那四千块钱之外,他们有其他证据证明小青的死跟小沈有关吗?”梁健气势咄咄,明德的脸白了又红,只能唯唯诺诺地回答:“目前没有。”
  “既然没有,他们凭什么关着小沈?你这个市局局长是干什么吃的?啊?”梁健厉声责问。旁边的广豫元和娄江源都看傻了眼,明德坐在那里,无地自容。娄江源看着形势不对,忙出声打岔,替明德说话:“这件事也不能全怪明德,这样吧,我们现在在这里说再多也没用,还是先想办法把小沈弄回来再说,不然的话,回头他们弄个屈打成招,可就不好了。”
  娄江源的话,给了梁健冷静的时间。心情稍微平静后,他也明白自己刚才情绪过于激动,明德虽然在权利地位上比自己要低一些,但到底也是市公丨安丨局局长,常委委员,被自己像训小学生一样训,而且还当着广豫元和娄江源的面,终究还是驳了他的面子,让他难堪了。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又平静了一些后,放缓了口气,跟明德道了个歉:“不好意思,今天情绪不好,刚才一下子没控制住,你不要往心里去!”

  明德低着头,道:“您发火也是应该的,确实是我没做好。”
  梁健没再说话,开始想怎么解决小沈这件事,把小沈给弄回来。就像刚才娄江源说的,这些人明摆着就是不安好心,万一小沈给屈打成招了,那这件事就不好弄了。
  梁健想了一会,道:“要不这样,我们两方面着手。一方面,豫元你和明德一起,去迎江区要人。另一方面,我让常青同志想想办法,要是他们不交人,那就只能非常时候非常行事了。”
  娄江源一听,皱了下眉头,道:“你是想让常青同志……”他话没说完,但意思很明显。梁健看着他,道:“一个迎江区的区委书记,一个区公丨安丨局局长,我想常青同志那边,肯定是有点料的。如果他们要跟我对着干,那我也就只能不好意思了!”
  娄江源皱着眉头,似乎对这方法有些担心,但他什么都没说。梁健等了一会,见没人反对,就让广豫元和明德抓紧时间去办。
  梁健则准备给禾常青打电话。忽然,娄江源说道:“如果回头有人再问起那四千块钱的事情,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别说是死者跟你借的。这个锅,既然现在小沈已经背了,就让小沈背到底,这样,对你对他都好。”
  梁健听到这话,看向他,问:“为什么?”
  娄江源道:“这些人之所以揪着小沈不肯放,目的难道还不明确吗?”这一点,梁健心里清楚,但让小沈帮他背锅,他做不到。他说:“我知道。但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小沈也不容易,我不能让他帮我担这个风险!”
  娄江源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叹了一声:“你呀,这固执有些时候让人喜欢,有些时候还真是让人讨厌!你要想想,小沈是你从永州带过来的人,要是你出事了,他在这里能好到哪里去?但,只要你好好的,那些人就算想动他,也总得掂量掂量。所谓打狗还得看主人,这话糙理可不糙,你说是不是?”
  梁健道:“那这回,他们怎么没看主人?”
  娄江源道:“只要小沈撑住,他们终归还是会放人的,就是要吃点苦头。”
  “那如果撑不住呢?”梁健反问。
  娄江源沉默了一下,道:“按他的性格,他没问题的。”
  梁健看了他一眼,道:“你也知道小沈是跟着我从永州过来的,我不能让他寒了心!”说着,他就要翻出禾常青的电话,拨了过去。

  这时,娄江源叹了一声。
  梁健看向他,他摇摇头,道:“这件事,背后除了余有为在煽风点火之外,还有省里的人。”
  梁健一听这话,就皱了眉头。他就想不明白了,怎么太和随随便便一件事,都能扯到省里的人。原本就不好的心情,顿时就烦躁起来。
  他问:“又是罗贯中?”
  娄江源却摇头:“这次倒不是。”

  “那是谁?”梁健问。
  娄江源有些犹豫。梁健皱了眉头,不耐地催促:“到底是谁?”
  娄江源叹了一声,道:“目前还只是猜测,很有可能是省环保厅的姚厅长,姚庆国。”
  梁健一愣,问:“怎么跟他扯到一起去了?”
  娄江源摇摇头,道:“不清楚,目前这都是猜测。”
  梁健皱着眉头,脑子里不断想着,姚庆国跟这件事的关系。姚庆国这个人,梁健跟他接触不多,上次环保局局长章天宇上任,这姚庆国是一同来的。那次来过之后,便悄无声息了。梁健至今都没弄明白,姚庆国那次过来是为了什么!没想到,如今这件事,倒是跟他扯上关系了。难道,小青肚子里的孩子跟他有关?
  梁健这么想着,就问了出来。娄江源犹豫了一下,摇摇头,道:“姚庆国这个人,要说一点问题也没有倒未必,但他在男女问题上,一直都是风评比较好的。而且,他有个女儿,跟这次的死者年纪差不多大。”

  “那你给我一个,他跟这件事有关的理由。”梁健说道。
  娄江源苦笑了一下,道:“我刚才说了,目前只是猜测,没有证据。”
  梁健刚要接话,手机里传来了禾常青的声音,梁健忙接了电话,道:“你现在方便说话吗?”
  “您说好了。”禾常青道。
  梁健看了眼娄江源,道:“小沈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吧?”
  “嗯,听说了。”禾常青回答。

  “我要你做一件事。”梁健道。禾常青有一秒的沉默,而后道:“您说。”
  “我要你请吴兴区区委书记和区公丨安丨局局长一起喝个茶,没问题吧?”
  电话里沉默了片刻,禾常青的声音才重新响起,道:“可以。但时间不能太长,不然不好说。”
  “一个晚上行吗?”梁健问。
  禾常青想了一下,道:“应该可以。”
  “那你抓紧办。人到位了,通知我一声。”梁健说道。
  “好。”
  挂了电话后,娄江源坐在沙发上看着梁健,犹豫了一下,问梁健:“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
  梁健犹豫了一下,道:“我老婆身体有些不适。”
  娄江源叹了一声,道:“像我们这样的,就是太多的身不由己。”
  梁健没接话。
  娄江源站了起来,要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考虑下我刚才说的,这四千块钱,让小沈认下来是最合适的。当然,这是最坏的打算。”
  梁健点头:“我会考虑的。”
  娄江源走后,梁健坐在沙发里,一静下来,项瑾的那条短信,那三个字就涌上心头,像是一根绳子箍在了脖子里,嘞得他喘不过气来。
  梁健不能就这么坐着,他站起来,想喝口水,却发现水杯是空的。才想起,沈连清不在,这茶自然是没人泡的。
  热水壶里热水倒是有,自己泡了茶,喝了一口,咂摸来咂摸去,总觉得和沈连清泡的味道不一样,喝着喝着,心头刚压下去的火就起来了。
  日期:2016-06-19 07: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