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25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手指往咽喉里一插。
  哇的一声,一道清水混着牛奶的混合液体吐了出来,直到将胃里所有的东西全部吐光,直至吐出了青黄色恶心的胃酸,陆羽才艰难地直起身体。
  他马上将生姜塞入嘴里,大口用力地咀嚼着,任由那些辛辣的姜汁,通过受创严重的咽喉,进入空无一物的胃,那种痛楚感瞬间弥漫全身。
  有些踉跄走出厨房,陆羽抬起右臂,擦掉额上的汗水,跌跌撞撞地贴着墙根向外面走去。
  出了酒店。
  冷风过境。
  今晚的月亮很冷。
  前面似乎有两个醉鬼正在撕扯着什么,然后将他的身体裹胁在了一处,没有纠缠太久,便听到两声沉闷的噗噗闷响。
  装醉的枪手倒在了地面,身上鲜血喷涌,手里握着冰冷的手枪。
  陆羽捡起地上的手枪,打开下水道井盖,直接钻了进去。

  “八嘎!”
  啪的一声脆响。
  池田康一巴掌打在孙文豹的脸颊上。
  孙文豹捂着自己的脸,眼神有些怨毒,不快很快就消失不见。
  池田康肯定打不过他,不过池田康的身份,可不是他敢抗衡的。

  “孙文豹,老子派了这么多人,请了这么多杀手,怎么就被他跑掉了?!”池田康咆哮道。
  “阁下,这真不怪我。”
  孙文豹解释道,“这小子反应太快了,他没走大门,走的是下水道,我带人去追了,被他设下陷阱、反杀了几波,我要是跑得不快,说不定就死在他手上了。”
  “那你的毒呢?”池田康大骂,“八嘎,你不是说你的毒,一头大象都毒得死么?”
  “阁下,你放心,这小子绝对是中毒了,不过他生命力太强,所以一时半会儿还扛得住。但我孙家的毒,哪有那么简单,他解不了的。就算我们不去管他,他也必死无疑,说不定现在已经死在某个下水道里面了。”孙文豹说道。
  “我放心?”
  池田康满脸阴狠,“孙文豹,你知道不知道他是谁,他是陆羽,是三个大宗师也对付不了的怪物。万一他没死呢,他要是活了下来,过来报复,我池田康就死定了,你孙文豹也死定了!”
  “这——”

  孙文豹嗫嚅着。
  老实说,他现在也不确定他的毒到底毒不毒的死陆羽了。
  这小子生命力之顽强,应变之迅捷果断,他生平仅见。
  “一年前,新阴流前任宗主柳生宗望带着那么多高手,将这小子困死在一座小岛上,最后还不是被他反杀了?孙文豹,我们要是掉以轻心,死的就是我们。”
  池田康眯着眼睛,“传我的号令,山口组两万帮众,全京都区搜寻这小子的下落,谁要是发现了他的踪迹,我奖励他五千万美金,要是杀了他,割了他的脑袋,我直接给他一个亿!”
  孙文豹的毒,能不能毒死陆羽,他已经不去管了。

  他有自己的行为处事方式。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他有的是人,也有的是钱。
  它只需要保证,在郑飞龙等人之前,找到陆羽,那这一把,他就赌赢了。
  至于陆羽死后,其他人的报复,譬如那位华夏国的武圣——
  “孙文豹,关于陆羽和那个魏先生的关系——你给我的资料,要是有一丝一毫的偏差,我都会把你千刀万剐。”池田康狠声说道。
  “阁下,您请放心,我的资料,千真万确。”
  孙文豹低下头,“陆羽跟魏先生魏八爷的关系,其实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好,魏先生的儿子,就是死在陆羽的手上。陆羽要是活着,我们动他,魏先生可能会出手帮他一把,但若是他死了,以魏先生的性格,顶多就是说一声可惜,但绝对不会为他复仇的。”
  “这样最好。”池田康冷声道。

  “池田阁下,您请放心吧,这次您冒着风险,弄死了陆羽,我们新阴流一定会感谢你的,只要那个魏先生不出手,其他人想来杀你,我们新阴流一定会全力帮您挡下来。”
  说话的是屋子里面另外一个日本人。
  也是陆羽的老相好了——柳生宗瀚,新阴流现任宗主。
  “池田阁下,我们北辰一刀流也会做出跟新阴流一样的承诺。”
  另外一个中年男人也说道。

  这人陆羽不认识,但跟他也算有关系——当然不是什么好关系,而是仇怨,杀子之仇。
  此人叫北辰江川,北辰宪的父亲,也是北辰一刀流的现任宗主。
  与此同时,在池田康发动山口组所有力量,全京都区搜寻陆羽的同时,郑飞龙这一方,也派出了炎龙帮能动用的所有资料,全城寻找陆羽。
  因为他们很清楚,陆羽要是死了,炎龙帮也就完了。

  山口组只要确认陆羽死亡,绝对会发动所有力量,将炎龙帮从地球上抹去的。
  郑飞龙跟池田康斗了二十年,太了解这位日本黑帮教父行事之果决,心肠之歹毒狠辣了。
  赵香奴跪在郑飞龙面前,满脸泪痕,说道:“干爹,你杀了阿奴吧,是我一时疏忽,要不然,陆羽也不会随便喝下那杯橙汁的。”
  “阿奴,你仔细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郑飞龙忧心忡忡的说道。

  现在的局面,他只确定了三个消息。
  第一,陆羽确实中毒了。
  第二,陆羽也确实没死,只是不见了。
  第三,山口组已经发布了悬赏令,在全城搜寻陆羽踪迹。
  至于陆羽怎么中毒,中毒后又发生了什么,因为当时郑飞龙正忙着应酬,可是一概不知的。
  赵香奴便把事情始末跟郑飞龙讲了。
  “雯雯呢?”郑飞龙问。
  “在外面。”赵香奴说。
  郑飞龙摆摆手,把小女孩雯雯叫了起来。

  “郑爷爷。”雯雯怯声怯气地叫道。
  “雯雯,到底是谁要你把那杯橙汁给你陆羽哥哥的?”
  郑飞龙压抑住怒火,和声细语的跟雯雯说道。
  他在愤怒,也不至于把怒火发到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女孩身上。
  “是妈妈。”小女孩雯雯说。
  “是惠子。”郑飞龙眯着眼睛,“来人,把惠子给我叫来!”
  他怒喝道。

  雯雯是个中日混血,他父亲是华夏人,而母亲则是日本人,叫据田惠子,是个很贤惠很知性的女人。
  很快,下面人就进来说道:“大先生,惠子……惠子不见了!”
  “陆少,是郑某对不起你啊。”郑飞龙叹声道。
  他不傻,虽然没有证据,但他笃定,就是惠子给陆羽下的毒。
  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女人,应该是山口组派到炎龙帮的卧底!
  两帮互斗多年,互相派卧底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像这种,卧底直接嫁给对方高层,结婚生子多年都没有被发现,完全就是他郑飞龙本人的失职。

  结果现在对方启动了惠子这颗定时丨炸丨弹,造成的后果——
  郑飞龙可以预见,可以想象,陆羽要是真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