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608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冯深和郭东阳还有杨国昌孙明等人都不是一堵墙,最多是一棵大树,但是大树是挡不住北风的凛冽的,而他也相当于一棵树,但是他这棵树相对较小一些,同样也不是无法抵抗寒风的。
  当然,如果大树多了起来,形成一片森林,还是能挡住些许风浪的,可是,现在这些树并非是整齐地站在列,各人都有各人的想法,形不成森林,自然就是无法抵挡寒风。
  为什么李步刚会是一堵墙,而他们只是一棵树?马明海在想着这个问题,想了半天,他分析出来,李步刚这堵墙也不是一天形成的,相比冯深,他的资历老的太多,同时,李步刚作风强硬,为人刚正,就是夏伟仪也要尊重他,其他的省领导也要尊重他,他在,别人不敢轻易推他这堵墙,李步刚对安西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影响,这是一堵无形的墙。
  然而在李步刚之后,冯深等人谁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和资历,重新建一堵墙,他们没有李步刚那样的条件,冯深只是副职,郭东阳和孙明也是,杨国昌虽然只是正职,但他只是在江夏,并且季远大还对他形成了掣肘,这种情况,他们根本没有这样的条件。
  而他在省纪委,同样也只是一个副职,副职再强大,终究还是副职,除非把正职干掉,自己上去当正职,然而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他根本没法取叶平宇而代之。
  面对此种情况,他其实只能是消极应对,主动作为,想着暗中与叶平宇对抗,最后吃亏的依然是他,因为他只是一枚棋子,虽然他想着定在那儿不动,什么也不做,但是下棋的人不是他,他随时都有让下棋的人移走的危险。
  马明海把梁学军送到办案点,便电话告知了叶平宇。叶平宇接到报告以后,让他告诉梁学军,自己写交代材料,给他自我反省的时间,然后让他回来开会。
  接到叶平宇的这个指示,马明海立刻赶回省纪委会议室。梁学军长期在省纪委工作,如果让别人来审讯他,势必会有些不好意思,现在让他自己写交代材料,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叶平宇是非常聪明的。
  马明海来到省纪委的会议室,叶平宇召开了省纪委常委会议,并且扩大到所有中层干部,他要把梁学军的事情讲一讲。
  马明海到的时候,叶平宇已经来到了会议室,其他人员也正坐在那里,面色一个个都非常紧张。因为叶平宇刚才已经讲了话,大家知道了梁学军收人家金条的事情。
  看到马明海来到,叶平宇对他说了一声道:“坐下吧。”
  马明海来到叶平宇的身边坐下,大家看到他从外面回来,才知道是马明海去把梁学军带往省纪委办案点的,这让他们感到这事更加非同小可,因为谁都知道马明海与梁学军之间的关系。
  “同志们,我们省纪委是纪检监察机关,是监督别人的,如果我们自身不硬,何以监督别人?我在这里告诉大家,如果我们省纪委机关有人自身不硬,那么,我绝对不会容忍这种现象的存在,或许有人会说,我不收不拿,但是我不干活行不行?这算不算自身硬?如果有人有这种想法,我明确告诉他,这是大错特错,要求自身硬,不只是你不收不拿人家的东西,这是最低要求,我们要求的是作风硬,工作硬,勇于监督别人,有底气监督别人,这才是真正的硬。梁学军这个事情,我考虑了很久,到底要不要拿他作为典型,因为这位同志在省纪委工作的时间很长,现在又在省委组织部那么一个重要的位子上,要不要把他给拿下来,我们有没有搞错这个事情,都是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列,但是当我报告给伟仪书记时,伟仪书记的态度很明确,无论此人有多高的位子,有多大的贡献,只要他触犯了党纪国法,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这就是我们的要求,这就是我们的原则,这就是我们的底线,谁也违反不得!”

  叶平宇的声音在会场里回荡,会议室里面鸦雀无声,马明海坐在那里,面色有些黑暗,他刚刚想着是不是要消极应对,叶平宇现在就是说了这样的话,似乎专门针对他而来。同时叶平宇把梁学军当成了典型,教育省纪委的干部,省纪委的这些干部们,今后恐怕不会与他站在一起了。
  他在政治上一步一步走向了死路,因为叶平宇不相信他,现在又借着梁学军这个事来说事,大家都知道他与梁学军之间的亲密关系,现在梁学军被弄成这个样子,他在省纪委还能抬起头来吗?
  叶平宇打击了他的威信,同时也教训了其他人,以后谁还敢与他呆在一起?除非不想再在政治上进步的人,虽然大家整天说省里头有一个江夏帮的存在,但是其实根本不是一个什么帮,大家不过是因为同为江夏籍,或者是从江夏出来的干部的一种统称,如果说李步刚在的时候,还有一个领头的,大家奉他为精神导师,虽然没有具体的组织,但是还能形成一种向心力,但是在李步刚走了以后,没有人来填补这个空白,因此,大家不会因为自己是江夏官员,便要极力维护什么,那都是一些不可靠的东西。

  要想在政治上进步,还是要紧紧依靠组织,而组织是谁?自然是一把手所代表的组织,他们想要进步,就要向叶平宇代表的省纪委积极靠拢,作出表现,作出成绩。
  叶平宇看着整个会场,他今天只所以召开这次会议,其实是一个扫清其他人影响的会议,他要在会议上统一思想,把省纪委的力量全部整合起来,不再像原来那般混乱,主要是思想上的混乱,马明海在省纪委里头,一直有着很深的影响,现在他通过梁学军一事,其实就是清除他的影响,让大家明白,以后要怎么做,该怎么做。
  看了看大家,叶平宇继续说道:“梁学军这个案子,我们省纪委自己要来处理,梁学军在省纪委这么多年,大家跟他都很熟悉,能不能下得了手?能不能把这个案子拿下来?明海同志心里没有底,马坤同志还有加化同志立平同志心里都没有底,因为大家与梁学军太熟悉了,但是,我们还是要把这个案子拿下,无论他与我们有多么熟悉,但是只要他违反了党纪委国法,我们就要与他划清界限,把事情办好,我看这个案子,就由马坤同志负责,由马坤同志带人去把这个案子拿下,我已经让梁学军书写个人交代材料了,看一看他的态度如何,态度不行,从重处罚,这是我们的一贯规矩。”

  叶平宇一这样说,马明海的脸色又是抖变,因为叶平宇让他把梁学军带过来,但现在却是不让他来处理梁学军案,而且还是当众这样安排,显然是对他的一种不信任,这种不信任,大家可以直接感受的到,因此会对大家的心理产生影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