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2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转念一想,楚天齐又有一丝欣喜,他想到了一件事。如果这个人水平和人品都行的话,那自己就可以好好用用他,让他帮着破破这个假药案。要是那样的话,不正好算是巧借力吗?既借了省厅的力,也借了周局的力,还不用搭他们的人情,更不存在同意不同意的事了。
  这几天,曲刚过的比较舒坦,这并不是说他的工作少,而是心情很不错。
  前一阶段,因为张天彪的事,曲刚上老火了。张天彪处处与楚天齐做对,纯粹是为了反对而反对,总是故意和楚天齐拧着干,让自己挤在中间很是难受。最关键的时候,张天彪连自己的话都听不进去,看样子还有与自己翻脸的可能性。
  在那段时间,张天彪不仅当面对楚天齐挑衅,就是柯晓明和乔晓光之流也跟着起哄。到头来,乔晓光因为多项罪名,不但丢官,还被关了起来,等待法律的制裁。这当然不关楚天齐的事,都是乔晓光自作孽,完全是咎由自取。可张天彪不但不吸取教训,反而把他手下人犯事归接为楚天齐的报复,依然在公开场合挑衅楚天齐权威。

  最让曲刚无语的是,在是否插手假药案这件事上,自己本来已经表态支持,但张天彪却明确唱反调,而且和赵伯祥相互呼应,这让曲刚嗅到了不一样的东西。因此在国庆长假期间,曲刚一直就在想这个事情,想从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张天彪为什么会这么做?曲刚第一个念头就是,张、赵有勾搭,否则不应该出现这样的事。于是,曲刚梳理了近期的一些事情,尤其回想了张天彪的好多细节,但从中并没有发现那两人有勾搭的地方。
  既然没有张、赵勾搭的证据,那么二人为什么会同步?张天彪反对楚天齐,这很好解释,他就是为了反对而反对。那老白毛为什么也和楚天齐唱起了反调?那个老东西可是常拍人家马屁的,这次太违反常理了。难道楚天齐的提议妨碍了老白毛的利益?没有啊。这事无论插手与否,都与老白毛几乎没有任何影响的。自己和老白毛共事多年,深知那个老东西绝不会干损人不利己的事。这次是怎么啦?

  皮裤套棉裤,必定有缘故。曲刚又想到了一个因素,会不会是老东西怕查这件事,和这件事有什么牵连?这个想法一出来,曲刚就否定了。老白毛那可是一个老油条,平时也装的是违非的不干,做歹的不为,怎么会跟假药案有瓜葛?
  既然不妨碍利益,又跟此案无干,那么会是什么原因呢?思来想去,曲刚找到了一个原因,老白毛是在设计陷害自己,是在剪除自己的羽翼。自己都明白楚天齐肯定在这里待不长,老白毛自然也清楚这个道理,自己在想着乘势上*位做老大,老白毛当然也想着当一把手了。
  想到老白毛是和自己争未来的局长位,曲刚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些年自己总盯着那个位置,没见老白毛有什么反应,满以为老东西已经没有进取之心,今日看来是自己想错了。而且老白毛的心思肯定更急切,因为时间不等人,对方的岁数几乎不可能了。如果楚天齐一旦去职,如果再扳倒自己,那么老小子很可能就钻空子做两三年一把手。所以,老白毛从现在就要剪掉自己的羽翼,把自己变成一个光杆司令,然后再对付自己。

  近期张天彪不但和楚天齐死杠做对,而且手下还接连出事,张天彪就好比站在悬崖边上,可那小子还不自知。这就给老白毛提供了契机,一个把张天彪推下悬崖的机会。所以,老白毛才会推波助澜,唯恐事情不大,想借楚天齐之手收拾张天彪,断自己一臂。
  想到这一层后,曲刚才果断找了张天彪,向那个楞头青陈明了厉害。当然,在给张天彪做工作的时候,曲刚只说了对方的处境,只说了老白毛要害张天彪,但并没有讲老白毛更深一层的打算。可能是自己的说教起了作用,也可能是那小子忽然自醒,那小子愿意登门道歉并主动请缨,这才避免了一场悲剧。
  “有惊无险呀!”曲刚不由得感叹着。
  “叮呤呤”,手机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曲刚按下了接听键:“明秘书,你好!”

  手机里传来“明白人”的声音:“曲局长,帮帮忙好不好?”
  什么意思?曲刚很诧异,忙问:“明秘书,哪有您办不到的事,还需要我帮忙?不过只要你吩咐,我绝无二话,指定不打折扣的执行。”
  “曲局长,大家都离的不远,彼此很清楚,你这话可就心口不一了。”“明白人”语含讥诮,“听说你现在跟某些人太紧了,简直就是亦步亦趋呀。”
  跟的紧?曲刚马上明白对方的意思,赶忙解释着:“明秘书,配合楚局长工作,那也是牛县长的意思。”
  “曲大局长,不要断章取义,老板还让你留点心眼呢。老板现在很不爽。”话音刚落,“明白人”声音戛然而止。
  曲刚握着手机楞住了:怎么回事?不是让我配合吗?怎么又变卦了?搞不明白。但他知道,“明白人”的话肯定是牛斌的意思,听语气牛斌还很恼火,明白人连“帮帮忙”这样的词都用上了,这分明是讽刺自己不给领导面子呀。
  “真他妈邪性。”曲刚骂道。

  “叮呤呤”,手机再次响起,把曲刚吓了一跳。看了眼来电显示,他按下了接听键:“领导……”
  对方打断了曲刚:“老曲,近期要有一个挂职干部,到你们局里……”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局班子成员会召开,这是一次临时会议。
  看看众人,楚天齐说道:“同志们,这次会议是应曲刚同志提议召开的,首先请曲刚同志介绍会议主要议题。”

  曲刚冲着大家笑了笑,开口说话:“局长、政委、各位:今天刚上班的时候,市局发来一份传真,是关于省厅干警到县局挂职的内容。传真明确指出,到基层挂职是对干警实践能力的锻炼和考验,也是对基层工作的辅助和提高。省厅、市局对此事非常重视,要求挂职干警必须尽快进入角色,尽快参加具体工作。本月二十号,挂职干警就要到位,还有三天,时间已经很紧张了。因此,我们要在挂职干警到来之前,做好对该干警的使用安排。介绍完毕。”

  楚天齐冲着曲刚点头示意:“曲刚同志,既然你提议召开这个会议,想必已经有具体安排意向了,不妨提出来,大家共同讨论一下。”
  “我是有一点不成熟的个人想法,既然局长让我说一说,那我就做个抛砖引玉的那块砖,把我的想法讲出来。”简单铺垫过后,曲刚道,“据市局传真件介绍,这次到我局挂职的高警官,毕业于国家最高法律专业学府,是政法大学高材生,主修法学。在校期间,就参与了学校的‘证据科学研究院’的研究课题,是导师的重要助手。据我了解,证据科学研究主要涉及法庭科学技术和证据法学两大领域,以法*医学、物证技术学和证据法学为三个主要研究方向。

  日期:2017-05-16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