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2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哼”了一声:“他这都是推辞。”
  “我当然知道他在装,他们的经费还有不少呢。可他分明是有备而来,给我带来了一堆报表,乍一看全是需要花钱的地方,全是亏空。甚至他还说准备把办公楼卖了,接着又说员工办公条件没法解决。反正他讲了好几个办法,却又同时给出了没法实施的原因,说了等于没说。”楚晓娅轻叹一声,“虽然我分管食药监局,可是他的乌纱帽我根本动不了,他这才有恃无恐,阳奉阴违。”
  “你动不了他的官帽,有能动他的呀。”楚天齐说着,向上指了指。
  楚晓娅摇摇头:“你是说老魏?食药监的事我和他说了。他除了一些官话外,也表示会找那个胖老头,接着又帮食药监诉苦,说这没钱那没钱的。跟他反映,就好比向家长告孩子一样,好言好语把你糊弄走,下来该咋样还咋样,没准还给孩子出主意呢。”
  “你这比喻倒很贴切,确实是这么回事,跟家长告孩子就是这么个结局,家长肯定是护自己孩子的。”说着,楚天齐话题一转,“他护着,可有人不会护的,而且肯定能动那老头的官帽子。”
  “你是说老牛?直接向他告状?就因为这点事,不至于吧?”楚晓娅一副惊讶的表情,“这是不是有点太毒了?再说了,这可不光得罪胖老头,他后面可是站着魏铜锁呢。”
  楚天齐无奈的一摊手:“楚县长,你别这副神情好不好,就好像我是专冒坏水的狼外婆似的。”
  楚晓娅手指对方:“咯咯咯,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还是赶紧给我出个好主意吧。”
  “很简单,你当然不用向老牛直接告他,但你可以让他产生这种错觉,让他感觉老牛会动他帽子。”楚天齐循循善诱的说,“那天开会时你也见了,老牛可是不喜欢他的。”

  “哦,你是说虚打实吓唬?你鬼主意真多,不愧是狼外婆。”楚晓娅说着,竖起了大拇指。
  “没有你这样的,我好心好意帮你想辙,你反倒编排我。”楚天齐故意一叹,“哎,好人难做。”
  楚晓娅“咯咯”一笑:“别装可怜了,我请你吃饭,表示感谢!”
  “那也难以抚平我心灵的创伤,关键是你的评价严重扭曲了我这个人。”楚天齐继续装可怜。
  “行了,行了,这还没完了。好吧,那我就说你这主意好,简直就是神仙巧借力。”说着,楚晓娅站了起来。
  神仙巧借力?对呀,我也可以巧借力呀,侦破工作可以巧借力呀?借谁的力,又从哪借呢?
  看着对方脸上神色变化,楚晓娅催促道:“快走吧,看你这脸上阴晴不定,就好像要赴鸿门宴似的。”
  “鸿门宴?我倒要看看鸿门宴是什么样?你还能当场舞剑不成?”楚天齐调侃一句,站起身,向门口走去。
  做为熟人,吃顿便饭再平常不过。但楚天齐肯定不会想到,就是这么一件平常事情,日后却会被某些人拿来说事。
  自从那天和楚晓娅对话后,楚天齐一直就在想着巧借力的事。
  借力这事说难不难,好多时候都能借到,但借到后的效果不一样。有时借力得当,就能很轻松的化解难题,达到非常理想的效果。但如果要是借力失当,那效果就会大打折扣,甚至适得其反。因此,借力并不难,借好力却不易。
  借力效果如何与好多客观因素有关,但主观因素的影响也非常大,其中与被借力对象的关联就很大。假如被借力对象本身的力量不大,或是被借力对象不愿意被借力,那效果就不会很好或完全相反。如果被借力对象实力很强,又愿意被借力,借力方式又得当的话,那么效果一般不会错。
  在选择借力对象上,楚天齐犯了难。因为被借力的人,首先要能帮上忙,也就是要有帮忙的能力。其次还要对方乐意,否则即使当时能有一些效果,但也会有一些不利隐患。那次借力魏铜锁打击曲刚的事,就属于这种情况,结果事后被魏铜锁耍过一次。

  想了几个人,但楚天齐都觉得不合适,最重要是好多人未必乐意被借力,还有的人的力并不好借。因此一连想了两天,也没有合适的可借力对象。在这两天中,假药案还是没有实质性进展。
  就在楚天齐又在为此事犯难的时候,手机却“叮呤呤”响了起来。
  看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周局,您好!”
  手机里传来周子凯的声音:“小楚,有一个事,请你帮帮忙。”
  “周局,您吩咐,我一定全力去办。”楚天齐回答的毫不含糊。

  “小楚,你这回答有问题呀,连什么事都不问,你就不怕这事让你为难?”周子凯反问。
  “只要是周局下的命令,我坚决执行。我知道无论是难事还是易事,只要您让我去办,就是对我的信任,我责无旁贷。对于您的为人,我是绝对信的过,就像信任我自己一样。”楚天齐回答的一点都不打结巴。
  周子凯的笑声传来:“哈哈哈,小楚现在也学的这么油,说话简直滴水不漏。放心,绝对不会让你为难,只是往你那里安排一个人。”
  楚天齐马上出现好几个疑问:安排一个人?亲戚?朋友?为什么他不直接安排?不方便?

  周子凯的声音继续传来:“你小子是不犯嘀咕呢?我就直说吧,是这么回事。省厅要往咱们市局安排十名挂职干警,挂职期一到两年,都是工作两、三年的新兵。但省厅有要求,必须让挂职人员担任一到两项重要工作,也就是说即使不担任队长、所长,起码也得是副职。”
  “明白。”楚天齐回了两个字。
  “你这回答越来越油了,是不是有什么困难?提出来吧。”周子凯反问。
  楚天齐笑着道:“我局特别欢迎省厅来的同志,也坚决会遵照您和省厅的指示,对其委以重任。只是希望该同志能少一些省厅优越感,多干一些实际工作。当然,我这只是希望,并不是提意见。”
  “你倒实在,让你提还真就提了。”周子凯又话题一转,“不过你不要以己之心度他人,这些同志都是觉悟和素质非常高的。”
  “我信,我当然信。”楚天齐也话题一转,“周局,该同志专业是什么,有什么特长?”
  “明天一早,就给你们发文,到时你就知道了。我有事,先挂了。”话音刚落,周子凯声音戛然而止。
  握着手机,楚天齐心中暗想:不知来挂职的人什么样,水平如何?虽说来的是新兵,可毕竟是从上面来的,一般情况下,还真得罪不得。真心希望,千万别是那种官老爷的样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