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479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种做法也使孙立人同时面临两种风险:一旦突围失败,他将以抗命罪受到军法审判。即使突围成功,他仍可能受到上峰的非难而被撤职,因为抗拒杜聿明的命令就意味着对蒋介石不忠,——谁也说不清孙立人后来在台湾郁郁后半生是否受此次事件的影响。但事到如今,孙立人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5月10日,当远征军主力进入野人山时,新三十八师面临的形势异常严峻。仅剩下900人的第一一三团正在杰沙与日军交战。此时坏消息再次传来,担任后卫的第一一二团被日军第五十五师团的一个联队包围在温佐地区。孙立人迅疾亲率第一一四团两个营前往救援。日军根本没有想到,到了此时远征军竟然还有能力的反击。两个团里应外合迅速撕开了日军的防线。经过一昼夜激战,不仅被围的第一一二团成功突围,还顺带歼敌400余人。

  11日傍晚,师先头营在南马附近与日军一个搜索大队迎面相遇。日军利用车辆阻塞道路,并借助房屋等有利据点强行阻击。孙立人一面指挥战车向日军猛轰,一面亲自带士兵清除路障,并端起冲锋枪率数千名官兵发起冲锋。全师仅用40分钟就杀开一条血路,之后马不停蹄向西南疾进。
  13日,眼见日军增援部队陆续赶到的孙立人果断率部向西北方向转进。在他们周围,有日军的两个师团,稍有不慎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危险境地。万幸的是,他们在丛林中偶遇了英军联络官马丁上校和它他带着的几个熟悉地形的缅甸人。在他们带领下,新三十八师在山林中寻隙前进。为避免官兵在密林中掉队,孙立人命令用绑腿和背包带前后牵拉,让侦察兵爬上树顶根据太阳确定方向,终于抢在5月18日到达钦敦江畔。

  江中不时有日军巡逻艇在游弋,岸上也有敌人的便衣频繁活动。孙立人下令部队不得休息,就地取材立即扎制竹排木筏,且在白天就选好了渡江地点。待夜幕降临之后,数千官兵趁着夜色的掩护分多路强渡钦敦江。师主力刚刚到达西岸半个小时,日军的追兵就赶到了江边。
  此时师工兵营、辎重营尚未渡江。担任殿后阻击任务的第一一二团第一营沉着应战,不但掩护上述部队安全渡江,甚至还向追击日军发起了反击,救出俘虏30多人。一直到20日下午,第一营才利用恶劣天气的掩护安全渡过江去。
  渡江之后的新三十八师一路急行军,抢在雨季来临之前甩掉了追兵。5月27日,师主力安全抵达印度边境小镇普拉,这里距英帕尔只有29公里。第一一三团本是先头部队,在杰沙阻击西进日军后撤退到山地,在与日军捉迷藏似地周旋了二十多天之后,才利用险恶地形摆脱日军渡过钦敦江,6月8日赶到英帕尔规建。安全撤到印度的新三十八师尚余7000人,部队总伤亡不到2000人,是远征军各部损失最小的一支队伍。

  新三十八师进入印度之后,英军驻印度东区司令官艾尔文中将认为,这是一支走投无路无奈逃来的溃军,下令他们只能在英帕尔城外的指定地点驻扎,不许擅自行动,还拟以非法入境为由解除武装,将所有官兵以难民身份收容。对此,孙立人立即派出联络官与英军联系,并严正表明立场:“倘如此无理对待我军,余将率部武力反抗。”同时下令部队开始构筑工事,做好一切战斗准备。
  事情惊动了已撤至英帕尔的英第一军军长斯利姆。当得知来到印度的是老相识新三十八师时,斯利姆立即向艾尔文介绍了该师在仁安羌解救英军的全过程,强调这支部队不但有恩于英国人,且战斗力极强,艾尔文那些所谓的边防军很可能不是他们的对手,建议艾尔文不可贸然行动。
  艾尔文立即向驻印英军司令官韦维尔上将请示。此时恰好亚历山大也在场,他也同意斯利姆的判断,提议善待这支中国军队。几天之后,大腹便便的艾尔文以拜访孙立人为名来到了新三十八师驻地。让他颇感惊讶的是,尽管这支中国军队军装破旧,但200名仪仗队员个个精神抖擞,军容齐整,队列之前赫然摆着两门迫击炮和四挺重机枪。这些武器不可能从印度获得,难道是中国人从缅甸背过来的?眼前这支部队与先前从缅甸败退下来,重武器全失甚至只穿着裤衩的英缅军有着天壤之别。

  艾尔文将信将疑地询问中国士兵,这些武器从何而来?一名士兵指了指自己的肩膀,意思说从缅甸扛过来的。艾尔文进一步查看了营房,发现各项内务井井有条,操场上士兵正在整齐地练习步伐,毫无一点败军的迹象。从驻地回去后,大为折服的艾尔文立即派人送去了大米、白面、罐头、香烟等物。随后新三十八师开进印度时,英军仪仗队列队奏乐,鸣炮十响以示欢迎。翌年7月,新三十八师与随后入印的新二十二师从英帕尔开赴兰姆伽,开始接受史迪威的美式装备并开始严格的军事训练,并最终成为国军最精锐部队——中国驻印军的骨干力量。

  惨痛的失败必须有人买单。史迪威在后来呈交蒋介石的一份正式文件中提出,中国士兵是“无可挑剔的,他们机智、灵活,吃苦耐劳,毫无怨言”,“问题出在那些贻误战机、胆怯、贪得无厌和临阵脱逃的军官身上”。要改变这种状况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彻底“换血”。史迪威提议枪毙第六十六军军长张珍、第六军军长甘丽初以及暂五十五师师长陈勉吾,追究所有渎职军官的责任。
  提出类似意见的还有第十一集团军司令官宋希濂。他对第三十六师的惠通桥阻击战大加赞赏,对第六十六军在滇缅公路上的一路溃败严加叱责。宋希濂特别指出,第六十六军各部遇见日本人就跑,骚扰百姓却很行,各路溃兵撤退途中完全失控,沿途打家劫舍与土匪无疑,对此滇西百姓苦不堪言。宋希濂建议将六十六军军长、新二十八师、新二十九师师长革职惩办,撤销第六十六军及新二十九师番号。

  第六十六军各部将领也开始狗咬狗。新二十八师师长刘伯龙指责军长张珍手里握着新二十九师,却不加抵抗率先逃命,导致他的部队从曼德勒一撤下来就腹背受敌。张珍则指责刘伯龙不听指挥,并称新二十九师师长马维骥属于不听指挥擅自撤退。不过这些人在缅甸都发了大财,回到重庆后四处拿钱打通关节。蒋介石最终只是对张轸、甘丽初以撤职了事,将其余二十七名团以上军官送交军事法庭审判。

  但雷声大雨点小,很快张珍就被重新任命为中央训练团教育长,刘伯龙被安排去训练新兵。马维骥得到了黄埔同学的联名求情,不久就被委员长放了出来。
  在第一次缅甸战役中,日军后续部队第十八师团、第五十六师团之所以能源源不断地顺利登陆投入作战,而盟军却几乎得不到任何来自海上的增援,原因就在于同古会战的差不多时间,大英帝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与日本联合舰队第一航空舰队(南云舰队),在印度洋上展开了一场海空大战,日军获胜后完全取得了印度洋的制海权。
  这场海战盟军称之为“印度洋空袭”,日本人则称它“锡兰海战”。
  (本节结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