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607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平宇是她借用的一个梯子,她接近叶平宇是希望叶平宇支持她,同时,叶平宇也是一位能吸引她的男性领导人,因此,如果叶平宇这个梯子她不借的话那还真是傻了。
  在摸不清叶平宇对她是何种态度的情况下,她直接就去找了叶平宇,没想到叶平宇对她的观感不错,紧接着就来到了随江市视察,让她感到叶平宇是信任她的,因此她才会和叶平宇讲了赵林的事情。
  叶平宇很快将梁学军调回,把苗东宇派了过来,然后就是开展巡视工作,目标开始指向赵林了。
  查办一个赵林,绝对可以震慑住随江的官员,包括高明辉在内,她怀疑赵林很可能与胡东风有关,到时候胡东风也保不住赵林的时候,高明辉应当意识到他在随江市要学乖一点了。

  赵林虽然没有去问高明辉,但是也是觉察到了风向,尤其是苗东宇针对国土局有关领导的问话超出了他的想象。赵林随后打听起问话的情况,国土局的领导都讳莫如深,而在此之前,这些人是非常听从他的话的。
  苗东宇在和国土局的领导谈话的时候,重点问及了他们在国土方面存在的问题,这些国土局的领导无言以对,只好往赵林身上推,说事情都是赵林安排的,他们没有办法。
  把责任往领导身上推,是下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的办法,随江市国土局的领导们也不例外,因为他们觉得把责任往赵林身上推比较保险,必竟要想调查赵林这样的领导干部,难度非常的大。
  当赵林几个字从市国土局领导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苗东宇知道自己的任务可能要完成了,市国土局领导的话,可以证明赵林在分管国土工作期间插手随江市土地市场的事情,不管他有没有贪污**的情况,仅此一条,就难免要负有领导责任,更不要说他弟弟在随江市四处拿地开发房地产的情况。
  苗东宇最后和姜东燕谈了话,在和姜东燕谈话时,便把赵林提了出来,苗东宇并不知道姜东燕向叶平宇反映了事情,苗东宇只所以要和她说,是因为他觉得姜东燕是市委书记,要看一看她的态度。
  当苗东宇问起这个事情的时候,姜东燕微笑面对,表示无论是谁,只要有违法违纪的事情发生,她本人坚决支持对违法违纪分子的查处,不留丝毫情面。
  得知她这个态度,苗东宇成功收兵回到了省城。而就在他在随江开展工作的时候,郭东阳终于找梁学军谈了话。
  在夏伟仪安排他找梁学军谈话,郭东阳拖了两周的时间,借口事务繁忙没有和梁学军谈话。梁学军在被调回来之后,一直觉得还是叶平宇想整治他,郭东阳让他来担任巡视组长,叶平宇却是想着法子给他免了。
  梁学军此时的心情非常郁闷,但是他不知道更加郁闷的事情还在后头,郭东阳在夏伟仪向他作了交代以后,心里头一直一琢磨着怎么处理这个事情。
  梁学军属于江夏的官员,他如果去包庇他,显然面临的风险太大,他把梁学军调到省委组织部,本身就是对他产生一定的影响了,如果他现在再想法包庇梁学军,那差不多就是与省委不保持一致了,如果夏伟仪和叶平宇联起手来,他肯定要受到波及,对此,他还是有着比较清醒的认识的。
  一想到这个事情,郭东阳心里犹豫了一阵子,为了不至于影响到冯深,他也没有和冯深说这个事情,免得冯深知道后不好处理,因此在犹豫一阵子之后,他终于下了决心,把梁学军找过来谈话,同时通知了省纪委。
  叶平宇得知了这个消息,郭东阳只所以会通知省纪委,是因为在谈完话之后,就要将梁学军交给省纪委处理,他是没有权力处理梁学军收人家金条的事情的。
  叶平宇接到通知以后,安排马明海带人把梁学军带来。当马明海得知叶平宇让他去带梁学军的时候,他的脸一下子傻了,事情太突然了,根本没有想到,等于打了一个闷棍。
  马明海只好按照叶平宇的安排前往省委组织部,将梁学军带到省纪委来,让梁学军接受组织调查。面对这个突然的情况,马明海没有多少回旋的余地,只能按照叶平宇的吩咐行事。
  而叶平宇只所以会让马明海去做这件事,那自然还是有用意的,他明知道马明海与梁学军关系密切,现在却是让他去做这件事,其实就让马明海陷入一种两难的境地。

  如果他帮助梁学军逃避责任,他自己就有可能陷入到危机中去,而如果他不帮助梁学军,他自己又觉得过不去,因此其心情必定会是矛盾的。
  马明海来到省委组织部后,郭东阳正在和梁学军谈着话。梁学军尚不知郭东阳要和他讲什么,但是当郭东阳把王有才送他金条的事情讲出来的时候,梁学军一下涨红了脸,连连否认这种情况的存在,说王有才是在污蔑他。
  看到梁学军否认此事,郭东阳心里面燃出一种希望,认为梁学军说不定没有那些问题,便是安抚他一下,让他不要太激动,去和省纪委作一下说明就可以了。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开会
  看着马明海的眼神,梁学军一脸的诧异,但是作为一名老纪检,知道工作上的程序,他只好跟着马明海去省纪委办案点去。
  虽然一路上马明海想着要和梁学军说一点悄悄话,但是他身旁还有着两名叶平宇派来和他一起过来的工作人员,他虽然想说,但没有机会。
  马明海此时产生了离开了省纪委的冲动,叶平宇根本不相信他,但是却派他来执行这个任务,无疑让他感到有一些荒谬,在此种情况下,他再呆在省纪委还有什么意思?
  人的想法真是很奇怪,在此之前,马明海坐定了不愿意离开省纪委,而且别人也不能同意他离开省纪委副书记这么重要的一个位置,但是此时,马明海却是感到,在没有叶平宇信任的情况下,他最多充当一个跑腿的角色,如果想发挥作用,他必须与叶平宇面对面地对抗起来。
  可是如果想对抗,那也需要实力和理由,虽然他有着一定的实力,但是面对叶平宇的正气凛然,他缺少真正的理由。
  马明海一路想着梁学军最后的命运,心里却也在想着自己的命运,他感到有些心灰意冷了,因为他感觉到即使自己在省纪委经营这么多年,在省纪委里面的人脉非常广,但是面对叶平宇的整治,他其实没有多少还手之力,只能消极应对。
  由此他就发现一个问题,虽然他们江夏的官员人员众多,看似非常强大,但是强大在哪儿呢?他觉得自从李步刚走了之后,叶平宇就在暗暗向江夏的官员开始下手,李步刚是一堵墙,这堵墙没了,北风就可以刮过来了,叶平宇和夏伟仪或许在意的就是这堵墙,没有这堵墙,其实江夏官员什么都没有了。

  日期:2016-12-30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