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2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天彪,以后不要说什么‘嘴上没毛’,你也没比人家大几岁。我现在都不敢小看人家,你还老是戴着有色眼镜干什么?”曲刚斥责了对方。
  “曲哥,这不是只有咱们俩吗?人多的时候肯定不这么说。”张天彪一笑,“你放心,即使有时我不理解曲哥的做法,但你说的话我肯定会听。这次不就听你的,上门给人家说小话了吗?”
  曲刚不悦的说:“天彪,听你的语气,你还吃亏了?我告诉你,这次你要不是及时上门表态,今天那顿炮火就是给你的,而且对你可就不仅仅是几句话的事了。我估计怕是你的副局长已经保不住了,最起码会让你没有任何权利。你现在就偷着笑吧。”
  张天彪“嘿嘿”一笑:“是,偷着笑,偷着笑。感谢曲哥给我指点迷津,要是没有曲哥,哪有我的今天。”
  曲刚听的很是受用,心中暗喜,但面上却一脸平静,然后语重心长的说:“天彪,你是我的兄弟,我肯定不会不管你的。前一段时间,你对我冷嘲热讽,我说什么你也不听,我很伤心,但我还是不能放弃你。你这个人有很多优点,但缺点也很明显,就是不服人。我告诉你,对于现在这个一把手,你还真不能不服,否则他就收拾你,而且让你根本无话可说。
  你能现在保住副局长位置,有好多原因,但要不是他给我面子,我也未必就能保住你。先不说你自己,就冲你那两个外甥做的事,人家要收拾你,那是理由充足。乔晓明一个小交警,竟然敢对一次违章停车第三次处罚,真是一个奇葩了,如果被记者捅出去,那就是一个大笑话。
  乔晓光办那些烂事,就更没法说了。当初他就是一个混混,你把他给弄了进来,而且对他是大加提携。有你这层关系,我也就睁一眼闭一眼。结果他却是这么一个不成器的玩意,不但吃喝嫖赌五毒俱全,而且还贪污、受贿。一点智商都没有,还要玩女人,最终让一个混混当枪使唤。你也别不爱听,就这种东西,早晚得出事。
  你的亲戚,又是你主管部门,结果却出了这样的事。你说,人家要让你挪位置的话,你有什么可说?更何况你是处处和人家做对,还多次当众挑衅,包括柯晓明也是那个德行。你看人家有时挺强势的,其实涵养已经够好了。
  另外,你不要以为人家没人可用。依我看,那个仇志慷就是顶你位置的人。你不要不服,仇志慷在大比武中拿了第一,赢了你,这就是实力。在何喜发被打一案中,仇志慷参与了侦破、审训,这就是被重用。仇志慷也真不含糊,任务完成的都很好,还立了功。而你那时在干什么?在泡病号,在闹情绪,在消极怠工。
  我已经意识到,如果你再那么下去,他肯定不会再给我面子了。所以,我让你登门认错,并主动揽过这个案子。你要知道,你这次登门请缨,并不是什么‘人在矮檐下’,而是你的一次重要机会。怎么样?现在事情大了吧,你一下子争取到了主动,这一宝算是押对了。”
  “还是曲哥神机妙算,手段高,我就感谢曲哥。”张天彪竖起了大拇指。
  曲刚摇摇头:“你呀,也不用给我戴高帽,你也挺能耐的,平白无故就编出一个梦来。”
  张天彪略有尴尬又不无自得的一笑:“人忙无智,急中生智。”然后话题一转,“曲哥,你说他今天为什么借题发挥,把老白毛训的跟三孙子似的?与你我曾经给他的难堪相比,按老白毛那天的做法,今天应该也不至于呀。”
  “我也说不太清楚,但我感觉应该是因为这个。”说着,曲刚用手比划了一下,“脸面。这次跟以往不同,这次是他的老乡、好哥们、好朋友托的事,但却受到了阻挠,这个面子他丢不起,所以……”

  就在曲、张二人谈论今天这事的时候,楚天齐也在想着会议上的事。
  放假前那次开会,虽然雷鹏后来不在场,但赵伯祥那么态度坚决的激烈反对,还是让楚天齐感觉很没面子。
  从上次夏雪来协调,到现在已经将近十天,县里各职能部门没有一点反应,这让楚天齐很恼火。
  这几天雷鹏连着催了三次,夏雪也来电话问。而自己这边却没什么进展,不得不说假话,他觉得对不起好哥们、好朋友,就更觉得窝火。
  就因为一拖再拖,才爆发了百人吃药不适的事,楚天齐的火大极了,有对别人的火,也有对自己的火。
  所以,今天不给赵伯祥面子,楚天齐确实有找回面子的因素,也有发泄怒火的意思。但这绝不是主要原因,而是楚天齐要借助这种表面现象,想试一试这个赵伯祥的反应,也想观察他人的反应。因此,楚天齐的借题发挥、大发雷霆,决不仅仅是面子的问题。
  以前的时候,楚天齐一直对赵伯祥尊重三分,有时甚至故意抬高对方。赵伯祥也一直表现的中规中矩,虽然偶尔也拿捏一下,但总体是合作态度。楚天齐也因此认为,这个赵伯祥闹不了大妖。
  但就在楚天齐自认为读懂了赵伯祥的时候,不曾想对方却突然给自己来了一下子,而且是抽冷子来的。更让楚天齐不解的是,那也不是什么大事,而且可以说跟赵伯祥没有什么关系,可为什么赵伯祥会反对那么激烈呢?
  其实这些天,他不时想这个问题,也提了好几种假设,可却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但是,他对赵伯祥的看法却有了很大转变,他知道这个老头心思缜密,恐怕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由赵伯祥他又想到了其他人,结果一圈想下来,好像都有点看不懂了。于是,他决定趁今天这个机会,来一个借题发挥,好好的发上一火。
  怒火是发了,赵伯祥被弄了个灰头土脸,丢的面子也看似超额找回来了。但楚天齐却没有胜利的喜悦,相反他却感到很是失落。
  面对自己的上纲上线,赵伯祥没有反驳,没有解释,也没有认错态度,就像不是说他似的。不但如此,还若无其事的该喝茶喝茶,该记录记录。楚天齐感觉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一样。
  赵伯祥今天的这种表现,不知是识破了自己的伎俩,还是心理素质超好,也或者是对自己不屑。反正就是让楚天齐感到很无力。拳头打到空气上,能有什么力?
  楚天齐不禁怀疑,怀疑自己是不是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也许人家赵伯祥只是就事论事,那天的事根本就不是故意的,自然也不会把今天自己的话和那天联系起来了。

  是自己想的太复杂了吗?楚天齐又陷入了沉思。
  一间屋子里,灯光全部灭掉,厚重的窗帘也拉的严严实实,屋子里没有一点声响,完全就是人去楼空的感觉。但黑暗中,小拇指大小的亮光一闪一闪,忽明忽暗,那是烟头的光亮,说明有人在屋子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