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1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仕龙他们三个人,一直都表现的很是急切,我以为他们肯定会选择乘坐飞机出行。不料跟徐会长告辞,从玄学会大楼走出来之后,杨仕龙他们却开过来两辆车子,说是一路开车过去。
  我心里很是奇怪,开口询问杨仕龙。他没有直接解释,而是反问我说,“我们几人修行境界虽然不同,但大体上都处于地师境界,你可知地师两字中的地字作何解释?”

  地师中的地字?我一愣,这个问题还真没想过。
  见我不答,杨仕龙又道,“地师,可不仅仅是堪舆地理,更是要从大地上获取力量。现在你的境界不够。可能很难理解,不过等你回头去总部一趟,度过引龙境界之后,应该就明白地师的真正含义了……总之,咱们风水师踏入修行之路后。飞机这种东西就跟咱们没什么关系了。”
  说完,他就安排着让我跟他上了一辆车,另外两个总部的理事,方兴和卢政,则是一起上了另一辆车。
  来到车上,我往后面看了一眼,车后排的座椅全部放倒了,从后备箱到后排,放的都是帐篷、睡袋等补给品,看来杨仕龙他们这几天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出发之后,我还在思考先前杨仕龙说的话。之前我对他的境界有所猜测,甚至以为他是传说中的天师。不过根据他刚才的话,他应该还在地师境界。
  思索了一会儿,我又问杨仕龙说,“杨叔,按你刚才说的,咱们风水师不乘宜坐飞机,那以后要出远门,岂不是很麻烦?难道就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杨仕龙一边开车,一边咧着嘴笑了,“解决的办法自然有,而且也很简单,只要达到天师境界就行了。”

  “到了天师境界才可以乘坐飞机?”
  “不。”杨仕龙忽然转过头看着我,“到了天师境界之后,就不需要乘坐飞机了。”
  我被他说的有些糊涂了。一会儿说到天师境界才能解决乘坐飞机的问题,一会儿又说到天师境界就不用坐飞机了,这话听起来简直是自相矛盾嘛。
  我还想再问,结果杨仕龙却转回头去,脸上带着诡秘的笑容。不再开口说话了,无奈之下,我也只好作罢。
  车子从市区出来,很快转上高速,一路风驰电掣的往北边行驶。杨仕龙虽然年龄不小。但精力和体力却都很好,一路上除了中午停在服务区吃了顿饭之后,其他时间根本没有停下来休息,也没让我代驾,硬是一个人开了十多个小时。
  到神农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我特意带着他们,去了上次我们住的那个酒店。
  晚上安顿下来之后,我特意出来溜达了一圈,找酒店的服务员打听之前的事。上次我和刘总他们一行十几个人,定了半个月的房间,到最后根本一个人都没回来,酒店这边肯定有人会注意到。而且一下子失踪了这么多人,虽然没人来找我,但不了解具体的情况,我心里还是没底。
  结果打听了好几个服务员,也没问到有价值的线索,一直到最后,我找到上次在酒吧里遇到的那个服务生,那家伙居然还记得我。一见面就给我打招呼,笑嘻嘻的问我上次去探险有没有什么收获,还问我上次的那个胖子呢?
  我坐下来要了两杯酒,笑着问他说,“上次我没跟他们一起出发,有事先走了,后来也一直没有他们的消息。你在这里,有注意到跟我同行的那群人回来过吗?”
  “这个……有些记不太清楚了。”这家伙嘴上说的含糊,脸上却在鸡贼的冲我笑着。
  一看他这表情,我撇撇嘴,钱包里数了五百块钱递了过去,这家伙把钱一收,顿时一拍桌子,开口说道,“你算是问对人了。上次你们那十几个人,定了半个月房,结果回头一个人也没回来。酒店里这种事儿也不算稀奇,没多少人在意,我是当时跟你聊过,把你当朋友了,后面特意去前台问了一次,这才知道情况。”

  果然是只有我一个人逃出来了么?
  我思索了一下,又问他说,“失踪了这么多人。有没有丨警丨察什么的,过来调查过这件事?”
  服务生摇摇头,“没见有丨警丨察来调查过,倒是前几天,有个中年大叔。在这边打听过你们一群人。”
  中年大叔?打听我们?
  “具体是什么时间?那人长什么模样?”我急冲冲的追问道。

  “上周周末的时候,也就是两天前。具体什么样我说不上来,不过穿的破破烂烂的,看样子像是农村人,说话……带着北方口音,就是山东、河南那一片的口音。”
  我一愣,换成家乡话说了两句,服务生一听,立刻就肯定的点头说,“对。就是这种口音!”
  说我家乡话的人?刘总他们都是开封人,那里的口音跟我家不一样,而且要是过来找刘总他们的,肯定是城里人,不可能穿的破破烂烂还说方言。
  既然说的是我们那里的方言。那肯定是来找我或者胖子,可我没失踪,找我没必要来这里……唯一有可能的,就是来找胖子了。
  但胖子从高中时候就离开了家乡,也没听说他有什么亲戚之类的。若是来找胖子的,而且还说我们那里的方言,我想了半天,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这时候那服务生又兴致勃勃的问我们到底是做哪一行的,是不是进山里倒斗盗墓的。他还信誓旦旦的跟我保证绝对不会说出去。
  看着他一脸兴奋的样子,我哑然失笑,倒斗盗墓往山里跑挺正常,但没听说过什么大墓会选在神农架这种原始丛林里的。我没好气的又给他留了一沓钱,然后塞给他一个号码,让他回头帮忙多注意一下,要是再见到当初跟我一起的人,或者遇到有其他人打听这件事的,就打电话给我。
  有钱开路,服务生自然是没口子的答应了。说定这件事之后。已经到了凌晨时分,我也不敢再多耽搁,回到房中休息了。
  第二日一早,我们四个人集合起来,吃了早餐之后,背上准备好的各种补给品,就往深山里进发了。
  上次进山的时候,刘总带了一群特种兵,帐篷睡袋和各种补给品,根本就不需要我来背。一路上都很是轻松,可这一次,几十斤的东西都得背在背上,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可没上次那么轻松写意了。
  所幸的是。进入地师阶段之后,我的身体比普通人强的多,背着这些东西,也不算太艰难。
  这次前行速度跟上次差不多,同样是用了一上午时间,我们来到了当初那条黄泉河畔。
  跟当时的我一样,杨仕龙他们三个人第一时间都没有注意到河水的异样,而是抬头看着不远处的那道峡谷,脸上忍不住露出喜意,问我说,“这就是那条真龙脉衍生出来的余脉?”
  我点点头,目光却注视到了眼前的河面上。
  上次我回来的时候,河水几近干涸,我才沿着发源处的岩壁爬了过来,可此时从河面上看,河水似乎又恢复了当初的流量,那处可供攀爬的岩壁肯定又被淹没在水面之下了。
  这一次,恐怕还得再走一遍浮尸桥。
  杨仕龙他们兴致勃勃的讨论了许久峡谷龙脉的事,临了才转头回来,轻描淡写的问我说,“这条河怎么过?附近有桥吗?”
  我摇摇头说,“附近无桥,而且这条河很古怪。”
  “古怪?”杨仕龙一愣,问我具体情况。然后我把上次派人渡河,莫名消失的事情告诉了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