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张风水图实际上也不难,想必大家也都能看出来拖尸山、缢颈路、反冲煞,以及最后木、土、金三者互克的艮门乾主配巽灶格局。”
  说到这里,徐会长停顿一下,把这中间的具体细节对嘉宾席上的众人讲解了一遍,然后才继续道,“这几处皆是大凶之兆。认出不难,而从收上来的答案中也能看出来,多数人最后下的判语都是,凶宅恶煞,居之必亡。唯有周易一人。下的判语是,命贱宅凶,绝处逢生。”
  “既然最后答对之人只有周易,想必大家也能从这答案中发现一些东西吧?”徐会长说完大致情况之后,笑眯眯的对众人发问道。
  “命贱宅凶,绝处逢生?”
  台下诸多风水师,几乎同时喃喃自语,然后许多人都伸手掐指,用“翻卦掌”来测算宅主八字。
  没过多久,就有人疑惑问道,“命重一两三,孤苦过百年。果然是贱命。可贱命遇凶宅,为何便能绝处逢生?”
  听到他的话,我暗中摇摇头,这应该是个通“称骨算命”之法的风水师,可称骨算命之法,只能算到一两三的贱命,却算不出贱到极致的一钱三分命。
  相传放牛娃出身的明朝皇帝朱元璋,就是这种一钱三分、贱到极致的贱命。后世风水师喜欢给朱元璋的发迹,牵强附会上一些其幼年时发现绝佳**的故事,可实际上,朱元璋一生,无论从风水还是面相,都是贱到极致,可这贱到极致的命理。加上贱到极致的风水,最终却养出了一个开国君王。
  这中间的道理无人说得清,但大概应该离不了“否极泰来”四个字。所谓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尚有遁去的一。天不绝人。越是绝境之中,越是蕴藏着希望。
  话题回到这幅阳宅风水图上来,这栋阳宅,宅主虽非朱元璋那样的“一钱三分命”,但却是比一两三更贱的“一两命”。
  《死人经》里对一两命的判词是。“短命非业谓大空,平生灾难事重重,凶祸频临陷逆境,终世困苦事不成。”
  贱到极致的贱命,加上贱到极致的风水,偏偏把这处凶宅养成了吉宅,这就是我判语里写的“绝处逢生”。
  其他风水师还在质疑,徐会长这次倒是没请我说,而是自己认真严谨的把这种命理和风水讲述了一遍,台下众人听完之后,几乎全部陷入了深思之中。
  徐会长却不给他们留下深思的时间,讲解完之后,立刻就宣布了最后前十名的名单。
  根据规则,夺龙赛的前十名获得观摩真龙脉的资格,这也是几乎所有人参赛的最终目的,结果出来之后,自然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少数几个幸运儿兴奋的满脸通红,而其他失意之人则是唉声叹气,一脸的惆怅。
  确定名单之后,徐会长又邀请我上台,笑着给我发放了夺得魁首之后的奖章。
  玄学会的奖章,自然不会跟普通人一样,说是奖章,实际上是一方特制的魁首印章。
  道家五术。山医命相卜,这之中的相术,分为五类,分别是,“人相”、“名相”、“印相”、“宅相”、“墓相”。

  这之中又有五种说法。分别说,“人管一生”、“名管一世”、“印管一事”、“宅管一家”、“墓管一族”。这其中的“印”,便指的是印章。
  古时人人刻印,今人之中,这种风俗虽然式微。但依然有刻“开运印”等习俗,开运印相雕刻相宜,便能助人在某一件事情上运势惊人,取得成功。
  玄学会发放的魁首印章,其实也是取“印管一事”之说。制作出来一件法器,或者说是伪法器。
  因为这方印有法器的威力,但却是个一次性消耗的东西,也没有器灵存在。饶是如此,这魁首印章也非同小可。一次使用出来,威力几乎可比得上天师出手一次,而且因为是攻击性的法器,显得更加珍贵,关键时候。可以救人一命。
  看到我把这魁首印章收下,台下众人都是一脸艳羡,就连徐会长神色之中也有羡慕,连声对我道喜。
  参加这次交流会之前,徐会长就嘱托我要代表深圳分会争一下魁首。虽然我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但现在的结果却是皆大欢喜。因为这个结果,徐会长对我的态度明显好的多了,当即对我表示,即便真龙脉一事不能成功。他也会做主,让我升任深圳分会的副会长。而且他还明确给我说了,之后若是遇到什么麻烦事,可以找他帮忙。
  他是知道我加入深圳玄学会目的的,这话几乎就是明确答应我,苗寨人找来的时候,他会倾力保我。
  听到他这话,我心里大喜,这一路忙活了这么久,我其实也就是求个护身符而已。现在徐会长终于明确答应了我,而且我还有了魁首印章,不管先前南宫和那个赵老爷子从我身上看出了什么,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也很难遇到什么祸患了。

  即便是重回火神庙。上次我都没遇到什么危及生命的危险,这一次有实力或许已经到达天师境界的杨仕龙副会长同行,实在很难想象能遇到什么致命的危险。
  到此时,我心里的阴郁算是一扫而空,收了魁首印章,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我走下主席台。
  夺龙赛已经结束了,但交流会此时并不算完,接下来还有几天举办其他普及风水知识活动的时间,但对风水师来说。接下里的活动没什么意思,除了被玄学会点名不得不参加的人之外,其他没几个人愿意参加。
  我自然也没心思参与接下来的活动,而且杨仕龙副会长他们之所以在深圳停留,就是要等我参加夺龙赛,现在夺龙赛刚一结束,他们就催着我一起上路了。

  上路之前,我把先前画的路线图重新补充了一遍,把所有的细节都画了出来,不过关于黄泉河和阴魂谷之中的异状我却没说出来,一方面是我从火神庙回来的时候,这两处的情况已经有所改变,另一方面也是这两处地方凶险极大,即便是徐会长那种境界的人,也不一定能从中走出来,说太清楚,我反而没办法解释上次我是怎么出入的。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我就跟杨仕龙副会长,以及另外两个总会的理事,一起出发,再次往神农架去了。
  事实上,就算没有这次总会派人,早晚我也还是要再回火神庙一趟的。上次之行,只有我一个人回来了,而胖子留在那里生死未卜,我心里一直放不下。
  即便明知道想把胖子从神秘的火神庙中带回来,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但不管于情于理,终究还须一试。
  夺龙赛之后的第二天,我和杨仕龙他们在玄学会碰面,徐会长也前来给我们送行。
  本来前几天杨仕龙他们刚来的时候,徐会长也要求跟我们一起去火神庙的,当时杨仕龙也答应了,但现在交流会还没结束,徐会长一时半会儿走不开,也只好遗憾的送我们出发。
  深圳到神农架,距离并不算太远,乘坐飞机的话,大约只需要两三个小时,早上出发,中午肯定能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