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5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的话语让龙云满脸震惊,手上的力气强了几分,说是谁?
  我冷哼一声,说我刚来这儿,是谁我并不知道,但却知晓一点,能够在不落长老身边的,应该都是他的亲信,特别是熬药这事儿,然而这人都能够被人收买,你觉得你们的计划,真的就那么缜密么?
  龙云被我说晕了,深吸了一口凉气,说你的意思,是?
  我说你们觉得你们缜密无双,但说不定都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而别人正想着你们起事,然后将其镇压,将不落长老的势力像钉子一样全部拔出,好安排自己的亲信去呢……
  龙云说这怎么可能?我们的实力很强的,如果二长老河佛能够及时站队……

  我没有等他说完,直接就说道:“但如果他没有站队呢?”
  啊?
  龙云下意识地说道:“这怎么可能?”
  我盯着他,说不落长老死了,接下来的权力之争会很激烈,那个河佛长老深藏不露,我跟他没什么交集,但换位思考一下,你说他如果能够坐上族长之位,会选择信任一帮刚刚犯下叛乱行为、离心离德的武者,还是自己的人呢?
  我的话让龙云直接懵逼了,有的事情你不想还不觉得,而一想到事情的发展,顿时就是冷汗直流。
  现在的龙云正是如此。
  这个时候,他终于回过神来,问我道:“陆言,帮帮我们,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说龙云,你信任我么?
  龙云说我倘若是对你有半分疑虑,又何必跟你讲这么机密的事情呢?

  我点头说好,龙云,不落长老过世,你现在就是身份最高的人,我希望你能够约束那些蠢蠢欲动的人,让他们安静一点,耐心一点,等待着接下来的事态发展,这里面一定会有不断出来煽动的人,而这些人里面,必定有想要将你们推落悬崖之人,你得看清楚,弄明白,到底谁是真心,谁是假意。
  龙云点头,说然后呢?
  我说想要帮不落长老复仇,就得有耐心,等待着那些人自己跳出来——另外我还跟你分享一个消息,那个松涛,也就是安的未婚夫,他也许并非骊风一族的人。
  龙云下意识地疑惑,说这怎么可能?
  我将从鹊老那儿得到的消息告诉了他,听完之后,龙云点头,说对,不落长老的确有派人南下。
  我说现在的状况,你明白了吧,那个松涛,很有可能是孽贼轩辕野的人。
  龙云深吸了一口气,说如此说来,华族当真是命悬一线,危在旦夕了,陆言,教教我,我该怎么做。
  我眯起了眼睛来,说两点,第一,我希望你能够稳定住自己人的情绪,而且在事情没有最终公论的时候,不要告诉他们我刚才说的事。
  龙云说这个没问题,我自信还是有一些威望的。
  我说第二件事情,那就是你们都得听我的。
  龙云沉默了好一会儿,点头说道:“好,事实上,不落长老也有遗言,就是让我们找寻你们的踪迹……”
  我点头,说好,你走吧,事情如何发展,必然会有后续,我相信我的存在,肯定会让某些人不痛快的,他们会一个一个地跳出来,而那个时候,我将会为不落长老报仇,也带领着你们,走向胜利。
  听到我的话,龙云心服口服,躬身离去。
  他走之后,我回望墓碑,沉默了许久,方才开口说道:“不落兄,你有没有觉得,有的时候,我太过于软弱了?”
  墓碑竖立,默然无言。

  而我却笑了。
  的确,一个人的习性是后天养成的,大概是低调惯了,我这个人,不被逼到悬崖绝境,是绝对不会做出什么与人撕破脸皮的事情来。
  然而此时此刻,有的人已经挑战到了我的底线。
  无论是龙不落的死,还是安此刻的处境,都让我感觉到胸口之中,一股怒火累积。
  那些人还觉得能够玩弄我于鼓掌之中,却不知道,他们面对的,并不是以前简单的我。
  这一次,我也不是一个人。
  抚摸了许久的墓碑,我折转而回,在半路上的时候,有一队人拦住了我。
  一个留着两撇胡须的中年男子冲着我恭敬一礼,然后说道:“请问是陆言先生么?我们家主人想要见你一面,还请移步,跟我过去。”
  他显得十分恭敬,跟小日本有得一拼。
  我抬眼看了他一下,说你家主人是谁?
  那人微笑着说道:“我家主人,是寞离长老……”
  寞离长老?
  就是那个介绍松涛给安认识的家伙?

  我本来想拒绝的,然而心思一转,点头说道:“一直想要拜访寞离长老,那就请带路吧。”
  寞离长老我见过,但印象不深,事实上,那个时候我在华族只不过是一个过客,将安扶上族长之位后,就没有怎么去深入了解,对于这一大帮子的人,也并不是很熟悉。
  唯一熟悉的龙不落长老,结果还病死了,而且还是被人给谋害的。
  这个时候,我已经意识到我们在华族这边的根基有多薄弱。
  表面上我们好像是掌握了全力和大义,然而真正深入下去,发现那不过是一个虚名而已,就好像我们在小香港的遭遇一般,人家不理睬我们,再大的名分也不过是假的,人走茶凉而已。

  所以我才会在龙不落长老的墓地之前,用言语和危情逼迫,三言两语,收编了龙云等一帮青年骨干。
  有这帮羽翼的帮助,我方才算是在这儿立住了脚。
  而正是如此,方才使得我摆脱了之前遇事逃避的心态,而是选择站出来,与这帮人正面地交锋。
  当然,对方未必会觉得我是可以与他们交手的对手,此番过来,只不过是想要试探一下我的深浅而已。
  我与那人一路来到了附近的一家酒楼处,上了三楼的一个包厢,我瞧见了久闻大名的寞离长老。
  这是一个长得略有一些肥胖的老者,我隐约记得一些,此刻认真打量,总算是对上了号。
  对于我的到来,寞离长老十分热情,邀请我入席之后,还问我是否需要女伴。
  我拒绝了。
  包厢里面,早有好酒好菜准备,寞离长老坐在我的对面,却站起身来,亲自为我斟酒,然后端起酒杯,说了一通场面话,大义就是感谢我们帮助华族赶走轩辕野那个狼子野心的家伙,这一次我们又过来,他也是尽地主之谊,款待于我。
  酒这东西,在荒域可是稀罕之物,当初在临湖一族的时候,那些长老为了喝杯酒,不顾脸面地大打出手,而在这儿,那酒液澄清,可比临湖一族的酒好许多。

  华族繁华,仅此可见。
  我弄不清楚寞离长老的真实意图,于是与他推杯换盏,三阳两语地应付着。
  如此吃喝一阵,那寞离长老说起了关于毒龙壁虎精血之事。
  他说他已经从松涛那里听到了我的要求,现如今正在找人查,希望能够尽快帮忙找出来,好让我们满意而归。
  对于此事,我表达了感谢。
  如此又聊一阵,那寞离长老方才问道:“对了,对于不落长老的死,您有什么看法?”
  日期:2016-10-23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