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37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雨水可能会提前到。”陈韬抬头望了望黑漆漆的夜空,哪怕一颗星星都没有了,微光夜视仪在这样的条件下作用也受到了限制。
  身边的赵一云担忧地望了望四周,依稀能看到山的轮廓,他说道,“红军会比咱们更加适应雨水天候的热带山林。”
  “希望咱们的训练是卓有成效的。”陈韬把终端还给金焕明,伸手朝前方打了个手势,说道,“继续前进两公里,咱们翻过山掉头杀回冲沟镇看一看!”
  几乎同时,李啾啾也给部队下达了一道命令——再往前走两个公里,然后翻过山向纵深挺进。

  主要在他们选择翻山的位置重合在了一起。
  导演部里,总导演齐少将看着显示屏上面显示着的红蓝双方正在走着平行线,嘴角却是扬起了笑容。他的心情其实是复杂的,一方面希望能有一场精彩的对抗,另一方面却又希望战斗越早发生越早结束越好。这种压力之下产生的复杂心情,在看到这样的巧合的时候,感觉到了开心。
  双方只隔了一条小山脉,发生遭遇是极有可能的,当然,齐少将是不知道双方的作战方案的。
  不过很快,齐少将就注意到了另一个蓝色小点,放大了看,是三个蓝色小点,那代表着三名蓝军战士的位置,他们在往交战区域的纵深前进,和其余五名蓝军战士的行进路线呈现了大致的直角。

  “首长,蓝军显然分兵了,那位总部来的高参很谨慎嘛。”身旁的一名中校参谋笑着说。
  齐少将微微笑着说,他的声音沉着而有力,“陈韬和李唐义是当年留德的同学,这是一对知根知底的对手。你没看见,李唐义同样很谨慎。蓝军的前方侦察小组就在他们的包围圈里,只需要多花上一些时间就能把人给找出来。那可是三个战果。但李唐义还是果断下达了撤离了命令。”
  “脱离接触重新进行兵力部署再谋划进攻,李旅长的确很谨慎,至少他这么谨慎是很少见的。”中校参谋缓缓地点头说着,“首长,依您看,蓝军这支分出来的小组,打算做什么呢?”
  齐少将微微看了中校参谋一眼,反问,“你的看法呢?”

  中校下意识地微微挺了挺胸脯,早已经胸有成竹,难得有在首长面前表现的机会,不仅要抓住,而且要表现出色,他非常有自信地说道,“蓝军第二战斗小组的用意是作为一支预备队来使用。当前这种情况,如果A山脉那边的双方发生遭遇,蓝军的第二战斗小组可以火速驰援,攻击红军的侧翼。我猜测,陈韬的想法是这样。”
  依据情报判断对方指挥官的战术思想,何尝不是对一名参谋抑或指挥员的锻炼。显而易见,中校参谋的判断中规中矩,因为这是最常见得想法。
  齐少将却是缓缓摇头,看得中校参谋眉头轻轻跳着,心里想,首长看来不认同自己的判断,可是除了这一点,还有什么别的含义呢?
  齐少将却是轻轻的一句话点出了根本:“陈韬是害怕被红军一举歼灭,分出三名战士来组成另一个小组,他什么都没想,只想在出现最坏情况的时候保留一支有生力量。”
  笑了笑,齐少将说,“别忘了,规则是红军全歼蓝军视为红军胜利,蓝军歼灭红军八人以上视为胜利。”

  中校参谋其实只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么简单的一个想法,因为他没有深入地看到一个问题——陈韬也会害怕。
  看问题的角度和高度不一样,得出的分析自然的也是不一样。
  颇为感慨地吁了口气,中校参谋略带苦笑地看了看大屏幕,随即望向齐少将,“首长,这样的规则对咱们来说是比较不公平的,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来制定,并且将本次对抗上升到军区层面的高度,我个人也认为不妥。”
  齐少将笑着扫了他一眼,说,“你有没有注意到,你刚才用了‘咱们’这两个字。规则,之于猎人突击队,他们会觉得更不公平。毕竟他们要对抗的是一个特战旅。当然,李唐义是出动一支突击队呢还是一个旅,那跟我们没关系。你啊,要站对位置,站在中立的位置上,不要带有倾向性,你可是导演部成员。”

  中校参谋尴尬地笑了笑,虚心接受了批评。
  慢慢的,齐少将的表情严肃起来,“猎人突击队是在总部部队编制改革办公室挂了名的重点部队,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密切关注。上升到大军区级别的脸面问题,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说着,他问道:“距离原计划对抗开始时间还有几个小时?”
  “还有四个小时零七分钟。”中校参谋扫了一眼时间,快速回答。

  齐少将再一次问,“他们进入战斗状态多长时间了?”
  “五小时四十八分钟。”中校参谋回答。
  缓缓点了点头,齐少将指了指屏幕上依然呈平行线向前匀速前进的红军第十三突击队以及蓝军猎人小组,说道,“他们发生遭遇了马上向我汇报,如果没有,那就不要来打扰我。”
  齐少将说完就大步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是!”中校参谋敬礼答道,目送齐少将的背影消失。
  在中校参谋这位很了解齐少将脾气的直接下属眼里,齐少将通常在感受到了极大压力之后,才会在这样一个时候独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缓解压力的方式。
  对于李牧来说,他会怎样缓解心里的压力?毕竟知道的越多心里压力越大。
  也许李牧不敢承认,猎人突击队这支部队身上,被灌输的被烙上的,更多的是他的作战思想他的个人性格。
  或许是陈韬这位部队长特意为之,或许是他根本就是乐见其成,现在任何一名猎人突击队成员去回想,都会发现一点——从集训队到突击队,每一次到了最艰难的时候,站出来给大家鼓舞带着大家咬牙往前冲的,是李牧。
  陈韬的角色更多地是更高等级的领导,具体事务很少过问,都交给了李牧。说李牧才是猎人突击队的实际指挥官,并没有人会提出异议。就比如,陈韬通常只会给李牧下达命令,至于李牧怎么安排安排谁完成任务,他一概不问。
  或者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但陈韬很早之前就开始把李牧当成接班人来培养,这一点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于是,如果猎人突击队输了,面临番号被取消的危险,李牧应当如何自处?单单是你自己的心里,那口气就顺不下去。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
  李牧缓解压力的办法是更用力地驱动脑筋的运作,思维千变万化,像十八核CPU一样高速运转着,一刻也没有停歇。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猎虎小组离猎人小组越来越远,而猎人小组却离第十三突击队越来越近。在这暂时对双方来说战场都是非透明的阶段,用什么样的方式拉开帷幕,值得期待。
  再一次翻过了一个山头,李牧打出停止前进的手语,猎虎小组停了下来。李牧看了看距离,把杜晓帆和石磊都召集过来,三人围在一起开碰头会。
  “现在的时间是零点三十七分,我们距离猎人小组十五点六公里。”李牧沉声说,“现在我命令,原地休息三十分钟。”
  日期:2016-06-17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