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3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晚饭的时候,项部长没有回来,不知道去了哪里。用过晚饭,梁健正想陪着项瑾一起给霓裳洗漱,手机却响了。他看了一下是广豫元的电话,只好走到外面阳台去接电话。
  电话接起,广豫元和沈连清一样,也是问他什么时候回来。梁健同样回答了他。广豫元沉默了片刻,梁健觉出一些不对,问他:“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广豫元迟疑了一下,问梁健:“太和宾馆那个跳楼的女人,你是不是给过她钱?”
  “没有啊!”梁健脱口而出,可话出口,他却想到了借钱的事情,忙又道:“等等,昨天晚上,也就是她死之前,跟我借过钱。当时我说让小沈给他,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给!”

  梁健说完,皱了眉头,问广豫元:“为什么忽然问这个?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广豫元声音沉重:“那个女孩子有身孕你知道吗?”
  “我知道。”说到这个,梁健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无比沉重。
  广豫元叹了一声,道:“目前警方怀疑,女孩子不是自杀,是被人推下楼的!”
  梁健震住。

  其实这一点,不难推测。女孩子前一天晚上还在跟梁健借钱准备去打胎,梁健都已经答应借钱给她,又怎么会在凌晨,突然跳楼。只不过,梁健一直没有往这方面想,又或许这个女孩子对他不够重要,所以除了惋惜之外,并不像当初听到倪秀云的死讯时,有那么多的不敢相信,那么多的无法接受,和一定要刨根问底的不甘心。
  梁健平复了一下心情,问他:“那有嫌疑人吗?”
  广豫元说:“有线索,但是我不清楚。太和宾馆的赵经理找了余有为,这件案子被压在了区里,明德都知道得不多。不过,我听到一个消息,说是有人查了女孩子的账户,发现了一笔四千块钱的转账,转账人就是小沈。我担心他们会把这件事,牵扯到你身上。”
  梁健皱了下眉头,道:“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和这个小姑娘清清白白的,没什么好怕的!倒是小沈,能查到的信息都是他的。对了,他知道这件事了吗?”
  “应该还不知道。我还没跟他联系过,想先听听你的意见。”广豫元说道。
  梁健想了想,忽然觉出些奇怪的地方,就问:“既然查出来转账信息是小沈的,为什么你会先来问我?”
  广豫元沉默了一下,道:“因为小姑娘之前都是宾馆安排给你的贴身服务员,而小沈是你的秘书。这些套路,在官场,不足为奇。”
  广豫元说得确实是大现象。梁健没说什么,两人沉默了片刻后,梁健嘱咐广豫元让他注意事情动向,如果有人要动小沈,无论如何要先通知他,在他没回太和之前,不能让任何人带走他。
  当然,这是最坏的推测。
  挂了电话,梁健心情沉重了几分。本以为小青的死,会平平淡淡地过去。也许会有人到酒店闹,但梁健没想到,小青可能是他杀,还因为四千块钱,把自己和小沈都牵扯了进去。
  回到屋里,项瑾已经给霓裳洗漱完毕。看到梁健,项瑾淡淡说道:“你要是工作忙,就回太和好了,我这里不用你陪着。再说,你陪着也没什么用。”
  梁健看着她,想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没说出来。霓裳仰头看着他们,半响,怯生生地问:“爸爸妈妈,你们吵架了吗?”

  项瑾忙挤出笑容安慰她:“没有。爸爸妈妈好着呢。宝贝乖,跟爸爸去房间,让爸爸给你读书好不好?”
  “那妈妈呢?”霓裳问。
  “妈妈洗白白啊,不然怎么陪霓裳睡觉。”项瑾努力笑着。
  霓裳跟着梁健走了。项瑾坐在那里,许久都不曾动。

  夜深,两个孩子都睡着了。梁健洗漱好,走到卧室门口,刚推开门,准备进去,却听得项瑾在里面说:“今天你睡客房吧。我和唐力两个人睡惯了,多个人不习惯。”
  梁健僵硬在那里,良久,轻声道好。
  他转身准备走,迈了一步,又停下,轻声问里面的人儿:“你困了吗?”
  里面沉寂了一会,传出声音:“怎么了?”
  “想跟你聊聊,行吗?”

  过了一会,听到回答:“好。”
  梁健在门口等了一会,项瑾出来时,单薄的睡衣外,批了一件薄毯,曾经匀称的身材如今单薄的让人心疼。也并不是许久不见,她好像是忽然间,就一切都不一样了。
  梁健看着她有些怔神。
  “走吧,去书房。”项瑾的声音叫醒了他。梁健回过神,走在项瑾身后,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在前面,心里面是说不出的痛。
  她缩进沙发里,闭上眼,抬手揉着太阳穴,声音低得有些嘶哑:“你想聊什么?”
  梁健看着她,忍着那股想走过去将她抱入怀中的冲动,问她:“什么时候发现的?”

  项瑾揉着太阳穴的手停了下来,放下来,睁开眼,没看他,只是看着自己露在毛毯外的脚尖,回答:“重要吗?”
  梁健点头:“很重要。”
  项瑾笑了笑,光线太暗分不清是嘲讽还是苦涩。只听她回答:“发现是在永州的时候,确诊是最近的事。”
  梁健又想起,有一次她和梁母他们还在永州他打电话回去,梁母曾提及项瑾有些不舒服的事情。那时候他并没有重视。忍着心底的内疚,又问:“医生怎么说?”
  “医生推荐手术。”项瑾回答得很平静,仿佛谈论的不是自己。
  梁健沉默了一会,问:“那你自己呢?怎么想?”
  “还没想好。”项瑾说着,忽然抬头看向梁健:“你还记得我那个哥哥吗?”
  梁健愣了一下。
  项瑾继续说道:“在美国那个。我打算最近几天去一趟美国,让他帮忙参考一下,如果那边技术更好的话,可能会在那边治疗。所以,你不必在这里陪着我。”
  梁健想起了那个人是谁,同时想起的还有那个女人。心里某些东西被翻了起来,再看项瑾,多了另外一种情绪。
  “已经决定了吗?”梁健问她。
  项瑾点头。
  两人陷入了沉默。房间里静得只剩下项瑾略微有些重的呼吸声。
  许久,梁健看着那个昏暗灯光下,慵懒脆弱的女人,忍着心底撕扯的疼痛,开口说道:“我知道,我让你很失望。从我们结婚到现在,我确实很不称职。现在我已经意识到了,如果你还愿意给我机会,我会努力改正,努力做好一个丈夫,做好两个孩子的爸爸,努力让自己称职。”

  项瑾不说话。但她放在毛毯外的手在捏紧,证明她的内心并不平静。梁健看着她,脑子里浮现今天大院门外的那一幕,忽然有种呼吸不过来的难受。他闭上眼,好一会才睁开,微微偏头,不敢看她,口中说道:“如果你觉得,你真的已经没有办法再原谅我,我可以接受你的任何决定。我只有一个要求,接下去你的治疗过程,请允许我陪着你。”
  项瑾忽然抬眼看着他,眼睛里是掩不住的惊讶,而后是愤怒,她的声音都有些抖:“什么叫你可以接受我的任何决定?你什么意思?你想跟我离婚?”
  日期:2016-06-17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