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20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文长解释道:“我的拳头在我身上,我的道理在我心中。后天那一战,我要做的,就是用我的拳头,贯彻我的道理,至于打得赢打不赢,其实根本就不重要。”
  陆羽听着,顿觉醍醐灌顶。
  是啊。
  对于习武之人来说,有拳头,有道理,也就够了。

  哪里还需要考虑别的事情?
  陆羽终于明白为什么魏文长拥有天下第一刚猛的拳头了。
  因为他这人,太简单,太纯粹。
  大道至简。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两人又是寒暄一阵,陆羽便跟魏文长告辞,回到自己房间,却没有立刻就寝,倒不是因为失眠,事实上习武之人,心境圆融平和,只要想睡觉,再吵闹的环境都能睡着,基本不可能出现失眠的问题——除非面对极端的情绪起伏,亦或是走火入魔。
  他在思考魏文长告诉他的话。
  “拳头在身上,道理在心中。用身上拳头,贯彻心中道理。除此之外,什么都不重要,也不需要考虑。”
  这大概就是魏文长的“道”,最核心的东西吧。
  陈青帝的道,是霸。
  目空一切,睥睨天下。
  陆野狐的道,是规矩。
  存天理,灭人欲。

  每个人都有罪,人之初性本恶,唯有规矩才是真理,高于一切,高于情义。
  相交于此二人,魏文长的道,反而纯粹精简许多。
  非儒非道非释非兵。
  纯粹就是武者的道理,是“武”道。
  他又开始思索起来,他陆羽得道,应该是什么呢?
  守护么?
  这两个字,能成就他先天之道,但要证圣人果位,却又显得太轻了些。
  还不够厚重。
  他这样想着,又隐隐觉着有些头疼,连忙收敛心神、平复内心,不敢再多想。
  先天武者,明悟了“意”,心意合一,所以才有至诚之道、可以先知。
  开始往“道”的领域探索。

  但这个过程,肯定会极为漫长,极为痛苦。
  哪有什么一步登天的事情?
  陆羽要是能一下子想明白,搞清楚,那他也是武圣了,怎么可能呢?
  一朝悟道肯定是可能的。

  但前面不还是有十年苦修么?
  陆羽现在不能悟,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吃的苦还不够多。
  第二天,郑飞龙牵头,为被池田康派杀人暗杀的炎龙帮几个高层办了一个追悼会,邀请了整个日本有头有脸的黑帮大佬。
  山口组五大元老之一的池田康、新宿区的黑帮教父,白衣素缟,亲自来给每个灵位都磕了头上了香,然后发表声明,给炎龙帮道了歉,并割让了新宿区最赚钱的几个区域,以为赔罪。
  “长青老弟,这老狗杀了这么多华夏人啊。妈的,老子要是在山西看到他,绝对要他的老命。只是赔礼道歉,真是便宜他了.”

  张大致跟着陆羽旁观,知道事情真相原委后,恨恨的说道。
  陆羽冷眼看着池田康,听张大致这么一说,淡声道:“胖哥哥,杀了这老头很简单,一刀下去,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那多解气?不过事有所为有所不能为啊。这老狗现在可死不得。不过他这种身份地位,我要他当着全日本黑帮的面,给炎龙帮道歉,或许比杀了他还难受。”
  “也对。”张大致嘿嘿一笑,“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长青老弟这何止是打脸啊,简直是在用皮鞋在他肥脸上左三下右三下的狂抽哇。妈的,你这人太坏了,还好我那天没惹你,要不然我张胖子绝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陆羽白了张大致一眼,比起两根手指,“胖哥哥,我很严肃的跟你声明两件事情——”
  “哪两件?”张大致问。
  “第一,我是个好人。第二,我很讲道理。”

  陆羽无比严肃的说。
  “看出来了。”
  张大致说,擦了擦冷汗。
  是,你陆小爷是个好人,就是不好的时候,不怎么像人。
  你也很讲道理,不过你丫讲的,从来都是你自个儿家的道理啊!
  当然,摄于某人淫威,这话儿,借给张大致十八个胆子,他也不敢说出来啊。

  陆羽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张大致聊着天扯着犊子,视线无意识的来回扫动。
  今儿可是个大阵仗,整个日本有头有脸的黑帮大佬,近乎来了一大半。
  陆羽心里突然有了个邪恶想法。
  他要是关上大门,一把刀将这些个大佬枭雄巨擘们,全都给宰了,那日本估计得天下大乱吧?
  哈哈——
  当然,这事儿他也只是想想而已。
  他虽然杀人不眨眼,为人亦邪亦正,但也不是什么杀人成性的大魔王,讲的是冤有头债有主,不会无缘无故就大开杀戒。
  陈道藏曾经也跟他讲过,男人做事,三分狠辣,六分大气,剩下的一分尤为重要,便是慈悲。
  三分狠辣是为了庇佑家人同袍,六分大气是为了贯彻心中道理。
  剩下这一分慈悲,则是为了坚守心中底线,不堕入魔道。
  无意识扫视着,却看到了一个熟悉倩影。
  “青岚还是青竹?”
  他下意识叫了出来,就要去寻,但这里人实在太多,还没等他挤到那里,倩影便已经消失不见。
  恍惚间,他甚至觉得是自己的错觉。

  也对,无论是叶青竹还是叶青岚,现在应该都不会出现在日本才对。
  叶青竹跟着陈青帝在修什么劳什子太上忘情道,叶青岚则还在东南亚做她的黑-道女王。
  一个小插曲。
  追悼会结束后,有一个晚宴。
  陆羽应邀出席,说了些场面话,因为明天还有一场关乎生死存亡的大战,也就没有喝酒。
  就是有个约莫七八岁的小女孩,端着一杯饮料递给了他,说道:“陆叔叔,请你喝橙汁。”
  “李叔叔的女儿。”

  身旁的赵香奴跟陆羽解释,压低声音,“她爸爸叫李叔同,也是炎龙帮的龙首之一,死在山口组的手里。她叫李雯雯。”
  说到这里,赵香奴叹了口气。
  陆羽听了,情绪也有些不好,拍了拍小女孩绑着麻花辫的脑袋,接过了橙汁。
  “陆叔叔,你喝一口吧。”小女孩说,“妈妈说你是我们的大恩人呢。”
  陆羽也没有多想,便前浅抿了一口,冲着小女孩笑了笑。

  “陆叔叔,你笑起来真好看。”小女孩雯雯也跟着笑了起来,因为正在换牙,且刚好缺了两颗大门牙,笑起来自然不怎么好看,但挺可爱就是。
  “喂,讲道理嘛,我不笑的时候,也很好看。”陆羽哈哈大笑。
  “笑起来更好看啦。”雯雯说,然后眨巴着大眼睛,“陆叔叔,以后等雯雯长大了,就嫁给你好不好。”
  日期:2016-10-22 18: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