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参赛选手席上坐下之后,我转头往右边一看,昨天南宫坐的位置上空荡荡的,一直到交流会正式开始的时候,依然不见他的身影。
  我这才相信,这家伙昨天居然不是胡说,而是真的不来参加了。
  玄学会的人也很快注意到了这个情况,特意还延迟了比赛开始的时间,等了南宫几分钟,可最终也没等到他出现,只好无奈宣布取消南宫的比赛资格。
  夺龙赛正式开始之后,昨天担任考官的王会长和谢会长不见了踪影,主席台上换上了我们深圳分会的徐会长,今天由他来担任主考官。
  相对于昨天的王、谢两位会长,徐会长为人要古板的多,导致现场气氛也比较沉闷。他宣布开赛之后,直接就人手发放了一份跟昨天差不多的小册子,然后让我们看上面的风水图。
  跟昨天不一样的是,今天这小册子上是阳宅风水图,而且小册子很薄,上面总共只有三张图片。

  徐会长开口宣布说,今天的规则是每张图片两分,参赛人员必须根据阳宅风水来推测房主一家的健康、经济等状况,全部答对获得两分,若有答错或疏漏的地方,则是一分也得不到。
  这个规则却是对我特别有利。既然是三幅图,其中肯定有难有易,就算最难的那一道我打不出来,只要能答对其他两道,我最多也只丢掉两分,而昨天第一轮比赛中。除了南宫之外,其他人最少也比我少三分,这意味着我几天即便答错一道题,也肯定能夺得第一名。而就算答错两道题,除非有人能全答对,而且昨天还获得了三分。否则的话,第一名还是我的。
  这么一想,我毫无压力,轻松的翻开发现来的小册子,仔细看了起来。
  才看到第一道题,我忍不住嘴角就挑出了笑容。跟昨天排第三的阴宅风水图一样,这张阳宅风水图对参赛的人来说,基本上也属于送分题,只触犯了最普通的阳宅风水禁忌,想答错都难。
  我都没怎么多想,提笔就写道,“房内有水转折而过,此乃割脚水,大不吉利,宅主乔居此处,初年患风湿,五年之内必然中风。”
  写完之后,我也没多想,就继续往下翻看。
  刚看到第二张图片,我一下子又乐了。这张风水图倒不是太简单,相对来说,也算颇有难度,但巧合的是,这张图考校的是阳宅灶门安放的问题!而且更巧的是,风水图中灶门所犯的错误,正是乾灶配巽门的“天风姤”格局,跟当初我们县里的风水先生王泽坤犯的错误一样。

  这道题对我来说,更像是送分题了,我不假思索的提笔写道,“乾灶配巽门。金、木刑战,妇人淫邪,家多疯症,投井自缢,两胁滞气攻心,两腿疼软酸麻。咳嗽瘫痪,损人伤畜。”
  写完之后,我也不再多看,直接往第三章图片翻了过去。
  刚看到第三张图片的时候,我眉头一下子皱住了,倒不是说第三幅图多难,而是这幅图太奇怪。
  图里是一座古时农村独房,房外门前,有两处山峰,左边一处狭长,形状像是躺着的一具尸体,而右边的一处。则是短促,而且还有几处余脉延伸出来,形成类似于手指的形状,看起来右边山峰像是一只手,拖着前方尸体状的山峰。
  这种阳宅格局,风水学上称之为“拖尸山”,十分的少见。此外,只要有拖尸山的地方,手掌状山峰中间,必定有一条狭长竖直的直路,而且这路颜色必然是白色。这条路就叫做“缢颈路”。
  我低头略作翻找,很快就找到了这么一条路。
  拖尸山。缢颈路。按理来说,都是凶的不能再凶的风水,我应该很容易做出判断才对。可目光转到门前近处,我又发现了一处三角形的池塘,而且尖角处正对屋门。
  门口有尖角直射,风水学上叫做“尖角煞”。宅主易患眼疾且贫寒交加,健康和财运都不顺,大不吉利。

  这还不算完,屋内艮门乾主配巽灶,这是木、土、金三者互克,主男女夭寿,同样也是大凶。
  一处接着一处的大凶之兆,足以断定此处阳宅风水有多不堪,可问题是,这样的风水,住进去人,怕不是三五日就会暴毙。就算再没有风水知识,也不应该建造出这么一栋房子出来,实在是古怪。
  难道是玄学会专门为了这次比试,才造出来风水如此奇怪的房子?
  这种情况并非不可能,但我仔细看了下照片,从上面明显可以看出。这是一栋旧房子,而且年代还颇为久远,根本不可能是近期新建的。
  思索了良久,一直到我看了下面记载的宅主信息,然后把宅主的八字排出来,又仔细推测多次之后。我才稍微有了点头绪,慎重的在第三幅图下面写道,“命贱宅凶,绝处逢生。”
  写完之后,我也不再多想,等时间一到。就把小册子交了上去。
  最后一幅图我心里不确定,但前两幅图我却是肯定的很,答案绝对不会有错。这样一来,即便最有一张图得不到分数,我也能拿到四分,加上昨天的六分,已经没有人可以超过我了。

  我老神在在坐在台下,等徐会长把收上去的答案审核一遍之后,他一贯严肃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喜意,扬着手里的小册子,笑着开口说道,“诸位的答案我都看过了。跟昨天一样,咱们先公布分数。”
  “所有参与今天比赛的三十位风水师,全部得分,其中有二十二人答对两题,获得四分,这其中包括深圳分会的周易。所以,此次交流会的魁首,已经确定了。大家可以提前向周魁首道贺。”
  获得夺龙赛首名之人,可称魁首。徐会长说完之后,台下众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一阵掌声,不过这掌声说不上多热烈,毕竟昨天第一场阴宅风水比试之后,加上今天南宫退赛的事,我夺得魁首基本上已经没什么悬念了,大家心里都有数。
  不过这时候,徐会长却又继续开口道,“这二十二个答对两题的人中,还有一人答对了全部的三道题,这个人同样也是深圳分会的周易!这也是咱们玄学会最近十年来出现的第一个双魁首!”
  双魁首!

  夺龙赛总分第一之人,可称魁首。但双魁首可就没那么简单了,不光要获得第一,而且在两场比试中,都得获得满分,这样才有资格称为双魁首。
  对拿魁首我有把握,但双魁首却是个惊喜。
  台下众人也是被震惊到了,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掌声。
  自己分会的人获得魁首,而且还是罕见的双魁首,徐会长脸上也没了之前的冰冷,反而挂满了笑容,等台下众人情绪稍微平复一些之后,开口讲解今日考核中的三幅阳宅风水图。
  第一张“割脚水”,第二张“天风姤”。都不算太难,答对的风水师也很多,不过徐会长还是认真仔细的做了讲述,听的台下那些普通风水师,以及来观赛的嘉宾。一个个都是如痴如醉的。
  等这两幅图讲解完,参赛席上的所有人才振作了精神,目光灼灼的看着徐会长,等着他对第三幅图的解释。

  日期:2016-06-17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