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人倒是挺能拉下脸的,不过我本来也没把他们放在心上。嘻嘻哈哈的应付了老半天,这才终于摆脱他们。

  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我转头一看,南宫那家伙吊儿郎当的跟在我后面,一路上什么麻烦也没有。纯粹是把我当成挡箭牌了。
  我顿时气结,忍不住冲他说,“你也是三幅图都选对的人,躲在我后面干嘛,很多人都想认识你呢。”
  谁知道南宫却一本正经的说,“那不一样,我都说过了,我是瞎蒙的,要不你以为刚才那么出风头的事,我会让你去讲?”
  我对他的话嗤之以鼻,“你就扯淡吧,瞎蒙就能全蒙对,那其他人还不得羞愧的撞墙自杀?你这谦虚也得有点限度啊。”
  南宫还是一副正经的样子,摇摇头,缓慢的说,“这可真不是谦虚,当时看着那一堆图片,我也不知道选啥,正好一转头,看见你选了那三张,于是我就跟着你,瞎蒙了那三张……你看,这不是瞎蒙是什么?”
  我顿时瞪大了眼,这家伙……是抄袭我的?
  看着他一脸老神在在的样子,我实在很难想象,居然有人把抄袭说的如此理直气壮,这脸皮得有多厚?
  先前我还以为以前对他“小流氓”的印象是误会,现在看来,根本没有误会,这家伙不光是流氓,而且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无赖。
  我现在很怀疑他这个参赛选手的身份也是假的,毕竟从他身上我也感受不到道炁的波动。

  虽然很难想象安排活动的人,会露出这么大的破绽让他混进来,但以这家伙的脾性来看,还真的很难说。毕竟有所谓的“灯下黑”说法。再加上风水师流派颇多,很多特殊的修行之法都很难看出境界,让他钻了空子也说不定。
  我正准备向他求证,结果南宫这时候却先开口了。
  他打了个哈欠,似乎有些困倦,摇头晃脑的说,“行了,我就是来玩玩,感觉这交流会也没什么意思……明天第二场我就不来了,你自己一个人玩吧。”
  说完,这家伙也不顾我的震惊,拍拍屁股就准备走,不过转过身之后,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来再度对我说道,“对了,我给你的名片,你这次可要拿好了,出了啥事记得打电话找我。行了,回见!”
  这回他说完冲我摆摆手,潇洒的离开了,留我一个人在原地发傻。
  这家伙,才刚刚拿了跟我一样的第一名,就这么潇洒的离开了,连明天的第二场比试也不参加?
  就算他真是抄袭我的答案,这也太潇洒了一点吧?不参加第二场笔试,抄袭我还有什么意义?

  想起他最后跟我说的话,我在身上翻了半天,找出来他今天给我的名片。
  翻来覆去的看了老半天,我也不相信真出事了这家伙能帮到我什么。本来我准备直接把名片丢掉的,但仔细想了想,最后还是装到了钱包里。
  从会场出来的时候,我遇到杨开臣站在门口,似乎是在等我。
  让我奇怪的是,杨开臣身旁,还站着一老一少两个人,而且这两个人我也都认识,一个是今天上午在主席台上演讲过的那个赵丁午老爷子,另一个则是下午讲解“水聚天心”风水格局的那个张文非。
  梅州玄学分会的两个人,怎么跟杨开臣混在一起了?
  带着惊讶,我走到杨开臣身边。那一老一少两个人站着没有开口,杨开臣笑着给我介绍说,“周易你今天应该已经见过了这两位,我再给你介绍下。这位是赵丁午老前辈,这位是赵老前辈的关门弟子,张文非张师弟。”

  对梅州玄学分会的这两人,我心里还是颇有好感的,笑着跟他们打了招呼之后。我问杨开臣说,“没想到杨大哥你跟赵老前辈师徒二人还是旧相识。”
  杨开臣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赵老爷子,眼神里面充满着感激和敬仰,然后才转回头对我说。“我幼年时侯,家里横遭祸患,家父早亡,家母和我也都是恶疾缠身,后来是赵老前辈无意中路过我家。看出我家的家宅风水有问题,指点家母之后,我家的情况才逐渐好转了起来。这之后,我也对风水玄学起了兴趣,自己慢慢钻研琢磨。逐渐也走进了这个圈子。这几年老前辈也在风水一道上指点过我多次,只可惜我资质驽钝,一直也没有什么成就。”

  原来他们之间还有这么一段往事。我笑着附和说,“既然赵老前辈指点过你,那你也算是他的记名弟子了。”
  我只是随口一说,谁知道杨开臣却赶紧摆手,着急的说,“这可不敢乱说,老前辈的弟子个个都是一代天骄,我可不敢妄称弟子,平白辱没了老前辈的名声。”
  赵老爷子头发花白,背也驼的厉害,但精神很好,说话也是声如洪钟,伸手就在杨开臣脑袋上拍了一巴掌,用客家话骂了句“莽古佬”。
  骂完之后,他才转头笑着对我说,“小伙子你年纪不大,风水一道的造诣可不低,比我这个徒弟强多了。”
  长辈称赞,我自然要谦虚两句,结果还没等我开口,赵老爷子就摆手制止了我,自顾说道,“今天老头子找你也没别的事,就是想提醒你一下,最近这段时间你怕是要遭些磨难,为人出事切记小心谨慎。”
  我一愣,刚才南宫说我要遭难也就算了,怎么赵老爷子也这么说?难道真有什么祸事要发生?
  风水相术不分家,风水师大都对相术有所涉猎,赵老爷子虽然未到地师境界,但风水一道造诣极高,想必相术功底也不一般。
  先前南宫说的时候,我心里还不在意,可现在赵老爷子一说,我却不得不在意了。
  正当我皱眉思索的时候,赵老爷子却似乎还有事,一摆手,也不跟我说话,带着张文非匆匆离开了。
  杨开臣跟我告了声罪。也急匆匆的跟了过去。
  他们走后,我一个人回去的路上,心里慢慢琢磨着这件事。相师不相己,他们能从我面向上看出问题,我自己却不能,只能心里胡乱猜测。
  最近我要做的事情无非是交流会后回一趟火神庙,另外就是先前苗女赵颖那件事,随时可能有人来找我麻烦。
  苗女一事好说,这次我在交流会上取得好成绩不难,另外火神庙一行之后,风水协会总会对我关照几分,苗人过来的时候,不管是徐会长还是谁,总能有所依靠。这么看来,是重返火神庙这件事上,会遇到什么危险?
  未知的事情永远充满着变数,自己一个人这么瞎猜也不是事儿,思索一番之后,我也就不再多想了,就像赵老爷子说的那样,这些天做事小心谨慎一些也就是了,其他的只能静待事情发展。
  第二日,杨开臣想是有什么事情,早上没再来找我,我一个人起床吃了早饭,晃晃悠悠的去了交流会的会场。
  昨天时候会场里面的人就很多,今天更是完全爆满,除了很多观赛的风水师之外,嘉宾席上还坐了许多社会人士,这些人一个个气势不凡,看起来非富即贵。
  风水师日常工作中,接触的更多还是这些官宦权贵,吃饭也得指望他们,玄学会把这些人请过来,倒也算是相得益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