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本我老神在在的看其他人争辩。没想到谢会长一句话,把我给推了出来。
  无奈之下,我只好硬着头皮站了起来。
  等我站起来之后,满场所有的风水师,眼神“唰”的一下全聚集到了我身上。看得我很是不自在。
  这时候谢会长又开口道,“我记得你是深圳分会的吧,不愧是咱们广东第一玄学分会,人才不断层的往外冒啊……”
  开玩笑的感叹一句之后,谢会长又问道。“还有另一位选对的少年英杰,怎么不站出来?”
  他话音一落,汇聚在我身上的诸多目光终于转开了,往其他参赛选手身上看过去。我心里也挺好奇另一个人是谁,也跟着往周围人身上看。
  让我没想到的是,最后站起来的人,居然是坐在我身边的南宫。
  这家伙一脸轻佻的笑容,吊儿郎当站在那里,跟现场所有人的气质都不一样,根本就不像个风水师。反倒像是一个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

  看到他站起来,周围的人也是一阵喧闹,对他的外表颇有议论。
  主席台上的谢会长却不以为意,对着他也是一阵猛夸,然后才笑眯眯的问我俩说,“你们谁给大家讲解一下这第一名佳穴的道理?”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南宫直接就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笑嘻嘻的指着我说,“周易兄弟风水知识扎实,口才也出众,就让他来讲吧。我就是瞎蒙出来的,就不跟着掺乎了。”
  这家伙纯粹一副耍无赖的样子,让我无言以对,只好硬着头皮站在那里,开口给众人解惑。
  “就像刚才两位大哥说的一样。这处风水初看似龟尾,仔细分辨之后,能看出蛇形隐龙。先前我也只看出了这一层,等后来又仔细翻看的时候,我发现了一处奇怪的地方。”
  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道,“大家可以注意下图片左右两边的山脉,不是这道蛇形隐龙所在的山脉,而是两边远处背景里的山脉。”
  我这么一说。所有人都低头看着手里的图册,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皱着眉头,下意识的开口问道,“这远山里似乎有几处山脉往两侧衍生。形似龟脚,这蛇形隐龙蔓延到山顶之时,也生有蛇头……不,不是蛇头,而是**!难道这是一处龟藏吉穴?”
  他话音刚落,就有人出来辩驳。

  “怎么可能?阴宅风水,最忌讳取址太广,人的福泽有限,墓葬也分规格,若要把这么远的山脉全部囊括进去。这得是多大的墓穴?所葬之人又如何能承受的住?”
  这回不等我开口解释了,主席台上的谢会长直接开口,笑着反问说,“那要是葬个皇帝呢?”
  正在说完那人脸色蓦然一变,嘴巴慢慢长大,脖子像是被人掐住了一般,好久之后,才失声道,“你是说……帝陵?”
  随着他的话音,会场里“嗡”的一声就闹腾了起来。
  帝陵!这两个字,对风水师来说,意义太不同寻常了,帝陵是真龙天子所葬之地,寻常风水师根本不能点帝陵风水,传闻中只有到达天师境界,才能勉强一试。
  不管在任何风水学典籍里面,根本就没有记载过关于帝陵之事,帝陵对普通风水师来说,更像是一种传说,而非真实存在的东西,谁也不会想到,今天居然能在这里见到。
  我一开始也根本没往这方面想,纯粹是最后时刻机缘巧合,发现了远处山脉的结构,然后脑中莫名想到了帝陵二字,再结合风水图一看,这才发现了端倪。
  会场上激动的讨论声过了许久也没停下来,最后还是谢会长出声维持,众人这才安静下来,但每个人脸上还都是一片潮红,显然还没从激动的情绪中脱离出来。
  “这是咱们玄学总会里,出身于深圳的李老会长,得知此次交流会在深圳分会举办之后,特意送来的一副阴宅风水图。当时他老人家告知我们说,如果没人选到这张图,那就不提这图的来历。当时包括老会长在内,我们都以为没人会从这么复杂的图中看出端倪,却没想到,不光有人看出来了,而且还是两个人……真是后生可畏啊!”
  谢会长站在那里,不断的出声感慨。

  三张风水图,总共六个积分,在谢会长宣布最后一幅图的结果之后,我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成绩,三图全对,六个积分到手。
  这个结果不能说我完全没想过,但终究还是有些喜出望外。
  接下来谢会长和王会长两个人,把统计出来的成绩宣布了出来。我和南宫并列排在第一位,而其他选手,最高的也不过是三分而已。少的还有一分、二分不等,甚至还有几个一分都没得到的人。
  因为夺龙赛的规则是,第一关得到积分的人才能晋级到第二关,所以这些没得到积分的人,不得不黯然接受提前出局的结果。
  让我有些惊讶的是,谢天宇居然也在这几个一分没得的人之中。虽然对他的人品很不屑,但实际上,谢天宇这么年轻就到达地师阶段,本身肯定是有些本事的,却没想到最后是这么一个结局。
  我朝他看过去的时候,谢天宇正好也往我这边看,眼睛里面满是羞恼,发现我在看他之后,他还忍不住流露出几分对我的愤怒。
  有些人总爱给自己的失败找借口,估计这家伙也把自己的失利记恨到我身上了。不过他怎么想我并不会在意。更不会放在心上。

  谁知道我不愿意搭理他,他却主动找上我了。就在我眼神刚从他身上移开的时候,这家伙忽然发疯了一样,伸手指着我大喊,“周易他是前几天才临时加入我们深圳分会的,他没资格代表深圳分会出赛!”
  他这么一喊,满场的人都是一片震惊,不是因为我临时加入深圳分会的事,而是因为他跟我同是一个分会,居然在这个时候跟我拆台。
  同室操戈,即便不知道其中内情的人,这时候也本能的对他产生厌恶,很多人都皱着眉头看他。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坐在我身旁一直不说话的南宫,这时候却开口了。他笑嘻嘻的看着谢天宇说,“临时加入怎么了,我也是前几天才加入广州玄学会的啊,是不是我也没资格?按你这么说,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才有资格参加?”
  谢天宇估计只是一时激愤,才口不择言,此时听到别人反驳,一时语塞,站在那里说不出话,只是一脸愤恨的看着我。

  一场小插曲就这么过去了,失败者总是容易被人遗忘,而成功者才会被人铭记。等谢会长他们宣布交流会第一天的活动结束之后,台下的众人便四散而去,根本没人搭理谢天宇,倒是有不少人,把我和南宫团团围住了。
  其他玄学会的人还好,更多的是深圳本地玄学会的人。毕竟交流会的地点就在深圳,本地的风水师本来就多,再加上我也是深圳分会的人,许多人就借着这个名义上来跟我攀谈,说的大概都是“之前早闻大名。只是无缘结识,今日一见,甚觉投缘”之类没营养的话。
  我大概看了一眼,其中居然还有前几天跟着谢天宇一起去找我麻烦的几个风水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