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6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霍无为被这个老术士的举动惊到了,怔了一下之后。对着已经走到了他身边的席应真说道:“席先生,你这是做什么?”
  “要你管?”席应真没好气的瞪了霍无为一眼,随后用老子教训儿子一样的口气说道:“妖替你解决了,现在只剩下外面那几个方士了。不是这个也要术士爷爷替你操心吧?差不多你们也自己活动互动。如果对付外人还倒罢了,对付这几个小方士,你比我有办法。”
  说到这里的时候。席应真已经走到了软轿的旁边。老术士突然停止了脚步,透过轿帘看了一眼里面那人。顿了一下之后,继续向着孩童啼哭的位置走过去。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聪明一点就别逼的太狠,要不石头砸到脚上,谁疼谁知道……”这句话说完,席应真的身体已经变得模糊了起来,随着他继续前行。老术士的身体越来越模糊,片刻之后便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老术士说话的时候,软轿里面静悄悄的。就好像是一顶空轿子一样。直到席应真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软轿里面才响起来幽幽的声音:“这么多年了,这位仁兄还是老样子。当初就是这样急冲冲的闯上泰山。一点都没变……”
  轿中人说话的时候,混在人堆里面的吴勉低声在归不归的耳边说道:“轿子里那人刚刚用的是方术,听着声音耳熟,不会是那个人吧?”

  老家伙还是老样子,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带着少许讥笑的语调回答道:“没看见外面的广仁脸都吓白了吗?老人家我等着看他们俩见面的,广仁还敢不敢自称大方师了。想想我老人家都能笑出声来。”
  几乎就在归不归说完的时候,软轿里面又传出来那个人的声音:“广仁,刚才已经看到我了。你还要继续装傻吗?还是大方师做的久了,真的已经把我忘了……”说到最后的时候,轿帘被人挑开。一个身穿方士服饰的中年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中年方士出来的一瞬间,在场所有的方士的眼睛都已经直了。已经有人不由自主的对着中年方士的位置跪了下去,广仁自不必说,就连广义、广悌两个人都变了眼色。两个人的膝盖一软差一点对着那人跪下,好在这两个人都感觉到这里面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勉强才站住。当下,都将目光对准了脸色刷白的广仁,看这位大方师有什么说法。
  广仁沉默了片刻之后,以及轻微的动作点了点头,随后也向着中年方士的位置跪拜了下去。嘴里恭恭敬敬说道:“弟子不知道师尊何时从海上回来,之前无意冒犯,还请师尊见谅…..”见到大方师跪下去之后,在场所有的方士“呼啦”一声全部对着中年方士跪了下去。
  “大方师,你客气的过了,现在大方师不你不是我,方士一门以大方师为尊。你还能记住有个叫做徐福的老方士,我就应该知足了。”说话的中年方士正是几十年前带着三千童男童女,东渡去蓬莱仙岛的前任大方师徐福。
  刚刚看到徐福从软轿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广仁还以为是有人在假扮自己的师尊。不过用方士一门独传的秘书--心眼看过来,也没有看出来面前的徐福是被人假扮的。心眼的独特之处是能看穿任何幻术,如果是有人做法改变了自己的容貌。也会被心眼看穿。为了防止对方有强大至极的幻术无法被心眼看穿,广仁还损耗了自己大量的术法,使用心眼一直看到了对面那人的血脉,确定了他就是东渡出海的前任大方师之后,广仁才在惊愕当中对自己的师尊行了大礼。

  听到徐福的话之后,跪在地上的广仁脸上瞬间流下来黄豆粒大小汗珠。就在他想乍着胆子分辨几句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宫门前的徐福抢先说道:“怎么,大方师,还想要我亲自来破解这个阵法吗?什么时候开始起。我们需要隔着这么一层墙来说话了?”
  虽然广仁身后的几个门派之长拼命的想要阻拦他,不过广仁还是向法阵里面的百多名修士说道:“各位受累了,现在请撤掉法阵。请我的师尊出来……”
  不过广仁说完之后。法阵里面的人却没有什么动作。就在大方师要第二次开口的时候,法阵里面的修士头目开口说道:“恕我等不能领受盟主的法旨,当初我们七家修士密约。我们尚徳一门看守法阵,等到里应外合时机成熟以后在撤掉阵法。大方师,不能因为你们方士一家,毁了我们其他六家……”
  “说的好……”徐福站在宫门前。看着面有难色的广仁。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大方师,既然你的法旨已经没用了。那就劳烦你亲手破了这个法阵。除非你想看着我来动手……”

  “弟子不敢……”广仁对着徐福规规矩矩的行了大礼之后,心念一动,两支短剑从他的胸口冒了出来。在广仁的控制之下,这两支短剑缓慢的飞到了那面透明的巨墙前。里面的修士面露紧张之色,眼睛都紧紧盯着已经飞到面前的两只短剑。
  里面的修士头目还打算最后一博,当下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想想法阵被破掉之后会……”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其中一支短剑好像电闪一般的射向修士头目心口的位置。“嘭!”的一声巨响,那面看不到的墙救了修士一命。不过就是这样,那面透明的墙上瞬间出现了巴掌大小,好像蜘蛛网一样的龟裂。
  还没等里面的修士将这口气松出来,另外一支短剑也已经闪电一样射了过来。剑尖落在龟裂的中心部位,这面蜘蛛网瞬间扩大到碗口大小。里面几个修为低的修士被震的一口鲜血喷出来,倒在地上抽搐起来。
  这阵法在广仁的面前也撑不了多一会,就在这个时候,宫门里面传来一阵笑声。笑声过后,一个声音说道:“年纪越大见到的怪事越多,真的大方师被假师尊吓到了。广仁。我老人家开始好奇你小时候都是怎么过来的?怕师尊怕成这个样子,就算他是真的徐福,你张嘴问问这个师尊为什么要帮玄阳侯他们。这个也不敢吗?”
  广仁对待徐福就像是供奉天神一般。认定了他是徐福之后便是无条件的服从。不过听了这人的声音之后,广仁虽然没有直接开口询问。但是那两支短剑却停了下来。
  “你已经被逐出门墙了,还要这样挑拨离间吗?”徐福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冲着他笑的的归不归,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本来你和吴勉藏在人群里,我还打算装作看不到。不过你既然冒头了。那说不得就要你们受些苦了。”
  “本来你藏在轿子里面,我老人家也打算装作没有看到你,不过你非要冒头。那说不得后面的苦头还不知道是谁……”归不归说话得时候,周围那些修士和官兵已经向着他这边扑了过来。不过就在他们扑过来得一瞬间。老家伙身边的吴勉身上突然打出来一条雷火之龙,冲到最前面的修士和官兵来不及躲避躲闪,接触到这条龙之后,这几个修士和官兵都化为了灰烬……

  “怎么,就这么干看着?不打算亲自动手过过瘾吗?”
  看着老奸巨猾和归不归和生冷勿进的吴勉,徐福淡淡的笑了一声,身子慢慢的腾空。身体表面泛出一层紫色的光芒,在半空中居高临下的看了这两个人一眼之后,转身对着宫门外的广仁说道:“问天楼主将我从海外请回来,是请我做个证人。问天楼无关国运,方士一门不要加以干涉。怎么样,这个答案大方师你满意了吗?”
  日期:2016-05-13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