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5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这个时候的安却并没有在意,因为她有着松涛和寞离长老的支持,再加上自己的一些势力,自觉族长之位十分安稳。
  所以她还沉浸在美好的爱情之中,充满了对于未来的憧憬。
  她在这样的时候,居然不守在汉城,守在不落长老的灵堂或者坟墓边,而是跟着松涛去外面打猎了。

  而且她的婚期还不改,准备办完了不落长老的丧事之后,又办自己的婚事。
  呵呵……
  这心真大。
  她真的以为自己的位置就是稳如泰山么?
  我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既恨又气,还有几分难过——今天晚上的宴席之中,安甚至都没有主动提一下不落长老的死,更没有打算跟我单独聊一聊。
  不管接下来的事情如何发展,按照我与她之前的关系,难道私底下见个面,都很困难么?
  难不成你还怕你那如意郎君吃醋不成?
  我问坨鹊二老有什么打算,他们告诉我,说汉城此刻暗流潜涌,他们知道了太多的事情,又不确定那些人对他们的态度,所以在我们没有抵达之前,就已经计划好,准备去小香港避难,逃离这儿的是是非非。
  我问不落长老现如今在哪里,他们告诉我,说已经下葬了,在北边的陵园之中。
  我点头,说好,我明天早上,去给他扫墓。
  坨鹊二老知道我心中自有计较,也没有再多说,跟我又说了两句,然后离开了去。
  是夜,我一直都没有睡,在房间里静坐着。
  我想了很多。
  屈胖三半夜的时候方才和无尘道长回来,瞧见我坐在房间里,一动不动,吓了一跳。
  他问我怎么了,我心情不好,没有说话,他骂了一句“神经病”,然后就各自睡去。
  第二天大早,我起了床,然后问了地点之后,谁也没有带,便去了北边的陵园。
  不落长老的陵墓很容易找,毕竟是新坟,就在老族长的左侧不远处。
  站在墓碑前,望着上面刻着的文字,我默然不语。
  许久之后,我身边走来一人,瞧见我了,然后说道:“你过来了。”
  我看是龙云,点了点头。
  龙云带了纸钱和香,我借了一些,给不落长老奉上,拜了三拜之后,龙云在我身后低声说道:“不落长老是被人害死的。”
  我点头,说我知道。
  他又说道:“害死他的人里面,族长也有份……”
  嗯?
  龙云说出第二句话来的时候,我扬起了眉毛,说哦,你是这么想的?
  听到我的话语,龙云咬着嘴唇,犹豫了几秒钟,方才说道:“陆言,别人不知道,但我却对于这事儿清清楚楚,我知道你和安的关系,也知道安族长能够走到今天,全部都是你扶持的结果,我贸然动她,肯定绕不过你;但这件事情,我必须跟你讲,因为我信任你,还有一点,我相信你跟这件事情没有关系……”
  我眯着眼睛,说你准备如何?
  龙云看着我,双目毫不回避,而是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跟其他人商量了一下,决定清君侧,将族长身边的奸妄之徒都给诛杀了,最后将安给弄下去,换一位有贤能的长老来继任族长。”
  哦?
  我说你们属意哪一位?
  龙云舔了舔嘴唇,说二长老河佛,立场中肯,处事公平,威望很高,对待我们的态度也十分不错,所以大家伙儿想要推举他成为下一任的族长。

  听到这儿,我终于忍不住了,说龙云,你现在跟我说的话,是商量呢,还是通知?
  龙云说有什么区别么?
  他说话的这态度貌似强硬,但却让我感觉到了他内心的虚弱,之所以如此,似乎有点儿逼自己的意思,很显然,他们内部也并不是很统一,所以才会这样给自己打气加油,不至于最终灰心丧气。
  我笑了,说当然有区别。
  看着表情有些严肃的龙云,我平静地说道:“龙云,你我二人,曾经经历生死,我接下来说的话,我可以保证全部都是发自内心的,是否如此,你自己请有一个判断。”
  斟酌了一下语气,我问道:“龙云,如果可以,你能够告诉我,你们现在的同伴,都有些谁。”
  龙云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都是大长老以前的属下,而大部分都是狩猎队和守卫队系统的人,另外农桑长老姜熠也站在我们这一边。”
  他没有说得太具体,但我却大概估量到了都是些什么人。
  这些人,曾经与我并肩而战过,而在华族事变之后,大部分人都走上了高位。
  这是权力转移之后的变动,也是他们应得的好处。

  本来这些人可以跟随着安和大长老龙不落,在经过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逐渐的走上高位,甚至成为长老,统领着华族的未来。
  然而现如今不落长老病逝,而安与他们之间的嫌隙又如此明显。
  所以他们慌乱了,这才会有接下来的变动。
  他们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自身位置的不安全感,而并非他们本意如此。
  想明白了这些,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龙云说道:“你们可曾有跟医馆的坨鹊二老商量过?”
  龙云点头,然后说道:“说过,但他们说最近准备去一趟小香港,恐怕没办法做出什么决定来……”
  在华族,医馆的地位十分高,毕竟在荒蛮时期,医者能够救人性命。
  他们除了医者,还担当了祭司的职责。
  我盯着龙云,说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坨鹊二老会拒绝你们的提议,然而选择去小香港避祸呢?

  啊?
  龙云的表情有些严肃,不过好一会儿,还是说道:“因为他们认为我们会输。”
  我说为什么会认为你们会输呢?
  龙云的脸上多出了几分怒气来,说因为他们年纪大了,总是容易妥协,不想发生任何的变动,只要保住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害就好了……

  我瞧见他的情绪突然变坏,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说你真的这么想?
  龙云说不然呢?
  我冷笑了起来,说因为坨鹊二老不想看着你们死去,却又无法阻止你们的行为,所以选择眼不见为净,而他们之所以逃离这儿,还有更深层的原因,那就是他们知道更多的事情——比如,不落长老并非病死,而是被人害死的……
  啊?
  龙云给我弄得吃了一惊,忍不住伸手过来,抓住了我的胳膊,低声喝道:“你说的,是真的?”
  我一字一句地说道:“鹊老告诉我,只要调养得当,不落长老本来还有好几年的性命,然而有人擅自篡改了他的药方,将里面的药物进行了调换,致使不落长老最终病故,这一点,他是从事后查验药渣里面发现的,也就是说,不落长老的身边人,有人被买通了。”
  日期:2016-10-22 18: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