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1069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煜的这两根银针可不是随随便便的钉上去的,这针叫做锁骨针,以真气贯穿对方的骨膜,正中他的神经处,严重的话可以直接破坏骨髓,让人一辈子都站不起来。
  “你真的以为我刚才刺你膝盖里的针是普通的针?”林煜蹲下身,他笑呵呵的说:“不妨告诉你,刚才的那两根针,已经刺入了你的骨髓,只要我愿意,让针在你的膝盖里停上几天,你的骨髓就会彻底的被破坏。”
  “当然,你可可以选择少点痛苦,那就是截肢,哦,不过因为我的针破坏性极强,你截肢的话,不是把膝盖以下的腿截了就算完事了,你要这样想的话我就只能说声对不起了。”

  林煜阴侧侧的说:“三天内,不取出来的话,你腿部的神经,将会大面积的被破坏,到时候,你要高位截肢才行。”
  “我只能告诉你,我不是吓大的。”虽然疼的直冒冷汗,但是林冲还是不服气,他咬牙切齿的看着林煜。
  “那行,那就试试吧,你不会是想妄图把这两根针给取出来吧?”林煜笑道:“不好意思,这两根针上面,有倒刺的,以现在医院医生的手段,他们恐怕是取不出来的,给你一个机会,明天晚上之前,带上诚意,到明珠集团面前赔罪,而且声势越大越好,你要让所有人知道,你向杨明珠低头……”
  “如果过了明天晚上,你还没有达到我的要求,呵呵,不好意思,你等着截肢吧,别挑战我的耐心,现在,马上滚。”

  阿大和阿二的伤势较轻,他们一个人扶起了趴在地上不知道是死是活的阿三,一个人背起了林冲。
  “记着,明天晚上之前,别让我等的太久了,不然的话我就懒得帮你取出来了。”林煜冲着他们的身影喊了一声。
  “你没事吧。”等到这些人走光,杨明珠才松了一口气。
  第1061章 暗示

  “没事,刚才没有吓到你吧。”林煜无所谓的摇摇头,他指了指地下的血道:“可能会有些血腥,但愿你不会做恶梦。”
  “你留下来,我就不会做恶梦。”杨明珠看着林煜道,她那双似乎会说话的眼睛看着林煜,似乎是在向林煜暗示什么。
  “行,我留下来。”林煜笑呵呵的说:“我留下来,然后抱着你睡觉,这样总行了吗?”
  “只抱着,不做任何其他的事情。”杨明珠想了想道。
  “我保证,我只抱着你,其他的事情什么也不做。”林煜一本正经的说。
  “咯咯,我就不信你能忍得住。”杨明珠娇笑不已。
  但是让杨明珠郁闷的事情发生了,林煜果然只是抱着她睡了一晚上,这一晚上两人什么事情也没有做,而且林煜这混蛋,睡的似乎还挺香。
  整整一晚上,杨明珠都怨气满满,她不过是一句玩笑话,可这孙子居然当真了,直到天亮,她才昏昏沉沉的睡着。
  等她猛然惊醒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林煜已经离开了。

  杨明珠感觉到一丝空虚,的确,她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这个男人了,她觉得自己以后在也不可能离开这个叫林煜的家伙了。
  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她翻身下床,心想这家伙真开不起玩笑,自己真的只是开个玩笑,想耍耍小女人的性子,可这混蛋居然真的一晚上都没有碰自己,小气。
  带着一丝幽怨,她走下了床,但令她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在厨房的餐桌上,放着一份早餐,有牛奶,有面包,还有两个煎的金黄煎蛋。
  “少食多餐,早中按时,早睡早起,女人要懂得保养自己。”
  字条上落款是林煜,而且还有几份养生药膳,写的很细心,除了煎蛋和牛奶之外,还有一份红豆薏米粥,杨明珠默默的坐下来,她吃着林煜煮给她的早餐,不知不觉,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林煜早上喜欢锻炼,他没有回去,他觉苏云的家事,也是时候一起解决了,所以他顺着向苏家的路,一路小跑过去了,一来锻炼身体,二来梳理一下自己未来该做些什么。
  苏杭基本上大局已定,药山数千里良田,有三分之二已经被他纳入囊中,而且明珠集团成立,自己的几个方子杨明珠已经找人研制出来生产线,很快就会上市。
  平西制药名声已经打出去,现在做为全国首家纯中成药的平西制药几乎是平地一声惊雷一般的崛起,林煜的计划在一步一步的进行着。
  不过据自己的目标,还是差的很远,因为帝都那两个巨无霸一般的世家,就好像是一座山头一样的压在他的心头,让他根本喘不过气来。
  一路小跑十多公里,来到了苏杭市中心的人民公园中,自从突破了太玄心经第三重以后,林煜的体力越发越显得好了。
  虽然一口气跑了十多公里,但是他脑袋上一点汗也没有出,他非但没有感觉到累,反而有种越跑越精神的感觉。
  现在时间还早,公园里有些人在晨练,但是人数不多,林煜在一棵千年古松前站定,然后回头笑道:“跟了我一路,你累不累?”
  人影一闪,一个女人出现在了林煜身后,这女人林煜也不陌生,正是无伤,只是难得的见她穿了一件现代化的衣服。
  仔细看来,泫戈太后无伤其实长的也蛮漂亮的,而且她混身上下都透着一丝东方古典美女的味道,难怪她喜欢汉服,因为那种服饰才能衬托出她的韵味。
  “其实,你穿正常点,也挺漂亮的。”林煜笑呵呵的说:“我们是不是第一次在白天见面。”

  “是,我们是第一次在白天见面。”无伤微微的点点头,“因为我穿那一身汉服,如果是在白天,被别人看到了,会感觉到奇怪的,一个杀手,引起别人的好奇心,这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哦,是什么原因才导致了你喜欢穿汉服的习惯?”林煜说完又补充了一句道:“不过你身上确实有一种古典美,穿汉服,气质挺好。”
  两人见面有几次了,但是每一次见面都是你死我活的,现在像是老朋友一样相互之间聊起天来,这情景有些诡异。
  “谢谢夸奖……”无伤低下头,她幽幽的说:“之所以喜欢汉服,那是有原因的。”
  “我知道,每一个女人喜欢一件东西都是有原因的,因为她们的背后总会有一件故事,我不知道你的故意是什么,但如果你愿意讲的话,我愿意听。”林煜笑道。
  “我师兄喜欢,仅次而已。”无伤的表情有些哀伤:“我还记得,十年前的那场落雪,我舞剑,他抚琴的那幅场影,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记忆。”
  “哦,我见过他,因为他人生的最后一程,是我送他的,他挑战我师父,后来是我应战,那时候,他已经是绝症晚期了,他落败以后,师父告诉他,如果他瘫坐在床上,还能为他续五年的命,但是后来他拒绝了。”林煜道。
  “他为什么要拒绝?”无伤紧紧的盯着林煜道。
  “你真的要知道吗?”林煜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我怕你知道了以后,会哭。”
  “我知道了,或许会哭,但如果我不知道,我会好奇一辈子,我宁愿痛痛快快的哭一场,也不要内疚一辈子。”无伤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