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3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点头:“我会的,阿姨你放心。”
  阿姨又说:“新房子在长白山庄那边,那边气候好空气也好,对项瑾的身体有好处,所以我们都打算搬过去。就是霓裳上学成问题,现在还没想好,要怎么办。”
  梁健不知道这个长白山庄到底在那里,不过既然上学成问题,估计是比较偏远的地方。梁健也没说什么,看了看楼上,又看了看那些在忙进忙出的工人,道:“我上去看看项瑾,您帮我看着点霓裳,她要是醒了,您叫我一声。”
  阿姨点头。

  梁健上去的时候,项瑾正搂着唐力在睡觉。梁健轻轻推开门,走进去,在她床边坐了下来,看着她不再如往昔美丽的侧脸,恨不得打自己几个巴掌。
  正在梁健看得入神的时候,项瑾忽然翻了个身,睁开了眼。梁健目光相对,项瑾眼中有一瞬间的迷离,而后又转过一丝痛苦,最后化作冷漠。她抬手轻轻将他推开,一边坐起来,一边问:“你在这里坐着干什么?”
  梁健一边把一旁的衣服递到她身前,一边回答:“想看看你。”
  项瑾低着头,沉默了片刻,嘴角勾出一抹嘲讽,而后问:“你不回太和吗?”
  梁健挤出一抹笑容,回答:“想在家呆两天再回去。”
  这话刚出口,项瑾猛地抬了头,目光中含着些许梁健不明白的凌厉,声音也高了几分:“我不用你陪着。你该干嘛就干嘛去!”
  梁健怔了一下,一瞬间的尴尬过后,厚着脸皮说道:“我现在最该做的,就是陪着你,陪着孩子。只不过,我一直都没有明白这一点。还好,现在也不算晚!”
  项瑾看着他,眼里的神色,从凌厉,又忽然柔软。过了一会,她微微偏头,避过梁健的目光,道:“你先出去吧,我换衣服。”
  她的心里已经有了隔阂。梁健点点头站起来,往外走。他就站在房门口,像是一尊雕塑,一动不动。
  她推开门,看到他站在那里,愣了一下。而后低头,快速地绕过他,往楼下走。

  梁健想跟过去,正好屋内的唐力哇地一声哭了。一边哭,一边喊妈妈。
  走到楼梯上的项瑾停了停,又头也不回地继续往下走。
  他是父亲,她在担心什么!
  梁健走进去,抱起唐力。唐力依然哭得声嘶力竭,身体却乖巧地趴在他肩膀上。好一会儿,才安静下来。还挂着泪水的脸蛋朝着梁健,睁着红彤彤的眼睛,怯生生而又好奇地盯着梁健。
  他们很久没见了。对他来说,他这个父亲太陌生。
  项瑾似乎是刻意给他们父子留独处的时间,梁健也没有急着抱着唐力去找项瑾。阿姨拿了奶粉上来,也交到了梁健手中,让梁健喂。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可这些事他依然做得生涩无比。
  阿姨在旁边看了一会,叹了一声,走了。梁健抱着唐力,发着呆。
  奶粉刚喂完,手机响了。梁健一手抱紧唐力,一手掏出手机一看,是沈连清的电话。接起,沈连清问他,大概什么时候回去。

  梁健想了想,道:“我要在这里呆几天,家里有点事。”
  沈连清沉默了一下,问:“需要我过去吗?”
  “暂时不用。谢谢。”梁健回答。
  “那您有需要的时候随时联系我。”

  “好的。”梁健应道。说完,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这几天如果没什么大事,就不用联系我了。”
  沈连清应下。
  刚挂了沈连清的电话没多久,小五的电话来了。他要说的和沈连清差不多。只不过,他比沈连清要更自主一点。梁健并不想让他来,之前项部长关于唐家的那番话他还记着,虽然上次去李园丽家里,那番场景十分不愉快,但到底跟老唐之间,有些情感有些事并不是说断就能断的。所以,梁健能做的,只是尽量不要让唐家的人出现在项部长面前。但,小五在有些时候总是不会那么听梁健的,挂了电话,就匆匆往北京赶来。

  两个电话打完,唐力吃饱睡足,开始不那么安分了。梁健只好抱着他往楼下走。到了楼下,看了一圈也没看到项瑾,连霓裳也不在房间里了。梁健只好问阿姨。阿姨说,项瑾带着霓裳去上课了。
  梁健抱着唐力在外面花园里玩了一会,有些不放心,就问了阿姨上课的地址,然后抱着唐力就寻了过去。路上给项瑾打了个电话,被按掉了。
  好不容易找到上课的地方,却发现大门锁着,没开。梁健问了问边上的人,都说今天这里没有课。梁健不由得担心起来,赶紧给项瑾打电话。电话响了两下,又挂掉了。
  梁健不放心,再打,却关机了。
  梁健抱着唐力,不知道该怎么是好。回去吗?却放心不下项瑾,担心她有什么事。不回去,这偌大的北京,梁健能去哪儿找。此刻梁健才发现,他对项瑾真的不了解。他不知道她喜欢去哪儿,会去哪儿,能去哪儿!

  梁健在楼下的广场寻了一处地方坐了下来,唐力看着周围的新鲜事物,开心得不得了,根本没注意到他这个不称职父亲失落的神情。
  梁健也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后来起了风,唐力穿得不多,梁健担心他着凉,赶紧抱着他,打了车回家。到了大院外,梁健付了钱,正要下车,突然瞧见,前面就四五米远的地方听着一辆黑色的轿车,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姿态绅士地打开了后座的门,项瑾走出来,然后牵出霓裳。
  梁健本来开门的动作停住了。
  男人张开手轻轻拥抱了一下项瑾,项瑾没躲也没挣扎,霓裳站在旁边,仰头看着这个只见过两三次的男人抱着自己母亲,目光迷茫。
  梁健坐在车内看着这一幕,心如刀割。他不怪梁健,他只怪自己。
  “哎,你下车吗?”出租车司机见梁健久没有动静,回过头不耐烦的催促。梁健回过神,本想立即下车,门刚打开又犹豫了。他回头对师傅说:“师傅你再往前开一段,到那个路口停!”
  “你要到那里下车怎么不早说,我表都掀了!这也没多少路,你自己走走好了!”师傅不悦地说道。
  “师傅帮个忙,外面风大,我担心孩子受凉!”梁健好声请求。师傅虽然不耐烦,但到底还是启动车子将他带到了前面路口停下,梁健又付了个起步价,然后下车,慢慢往回走。走到一半的时候,刚才那辆黑色的轿车从身边路过,梁健仔细看了一眼,记住了车牌。走到大院门口的时候,项瑾和霓裳都已经不在原地了。回到家,项瑾正在给霓裳换衣服。看到梁健回来,也没问他们去哪了。梁健主动说道:“我们刚才去找你们了,不过没找到你们。”

  项瑾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一下,而后低头说道:“霓裳的课换地方了。”
  梁健没说什么。倒是唐力看到妈妈,一个劲地往她那扑,想让她抱。项瑾接过去的时候,两人双手相触,梁健趁机抓住,却被项瑾扭着脸,挣开了。
  两人之间这样尴尬的气氛,霓裳似乎有些感觉,睁着大眼,迷茫地看看母亲又看看父亲,小脑袋里努力猜测着这两人到底怎么了。唯独唐力,天真无邪,开心地过着对他来说每天都是新奇的时光。
  日期:2016-06-17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