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2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爸死的早,我妈一个寡妇既当爹又当妈,把我俩拉扯大,等我俩都成家了,才改嫁。我妈这人要强,虽然是个女人,却也是脸朝前的主。被人们这么一激,哪受得了?直接拿过柜上的药片就倒进嘴里。我俩被那两个女人撕扯到一边,根本就没看到老太太吃药,等听到人们喊‘吃药了、吃药了’,一大把药早进老太太嘴了。”
  矮个男子补充道:“我妈是想告诉众人,不只你们吃这个药,我也在吃,我确实不知情。”
  高个男子继续说:“一看老太太吃了药,众人也没了脾气,都开始退后,都说自己没逼她。老太太自己说,我吃药跟你们无关,只要你们知道我不是和那小子一伙的,就行了。我们哥俩赶紧张罗着,要把老太太弄到村里医生家,可老太太却还拗着要等众人的答复。只到众人都说‘相信你’,她才同意和我们哥俩去找医生,这时候老太太已经开始头疼、肚子疼,人也开始不清醒。
  刚把老太太弄到医生家,后老头也吃了药,被送来了。他是刚从市里给老太太弄偏方回去,见老太太不在家,一问才知道怎么回事。他气不过自己的两个闺女,一气之下,把我妈卖的输液药水也喝了,也是跟那小子买的。医生一听,赶紧建议来县里,村长才打电话给叫了救护车。”
  矮个男子哭出了声:“我妈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可怎么活呀,我妈太不容易了。”
  高个男子也停止讲述,哭了起来。
  “爹。”更高的哭声响起,两个女人从楼梯那里跑来。还隔着一段距离,她俩就手指两男子大骂,“还我爹,还我爹,都是那个丧门星老妖婆害的。”
  “放你*娘个屁,我妈才是你俩逼的吃了药。”高个男子也不示弱,手指对方迎了过去。
  “干什么?”楚天齐一伸双臂拦住了两个男子。
  曲刚迎着那两个女人走去,手指二人道:“喊什么喊?人都这样了,还扯这王八赎子?医生在里面抢救病人,都给我闭嘴,老实点。”

  可能是摄于曲刚的威严,那两个女人一下子收敛了气焰,靠在墙上“呜呜”哭了起来。
  屋门打开,梁院长从重症监控室走了出来,看到众人正要说话,楚天齐向他做了一个手势。梁院长会意,当先走去,楚晓娅和楚天齐跟了过去。
  曲刚警告了两男两女,也快步跟上了前面三人。
  来到院长办公室,梁院长叹了口气:“假药害人不浅呀。”然后接着说,“患者现在情况很不乐观,多项指标超出正常值好多,女患者的脉博达到了每分钟一百一十次,男患者也将近一百次。我们已经把患者家属提供的药品样本,交给化验室去检验,很快就会有结果。根据药品里的成分,我们才好对患者采取相应的救治,才好给他们用药。”
  “那现在就干等着?”楚晓娅急道。
  梁院长忙做着解释:“没有,我们一边给他们上这些监测设备,做检查,一边做着抢救准备工作。另外,已经给他们输上相应的液,在稀释那些假药的浓度。我们保证绝对争分夺妙,绝不敢有一丝一毫耽误。”

  楚晓娅点点头:“好,谢谢你们,拜托了。”
  看了看手表,楚天齐对着楚晓娅说:“时间快到了,开会去吧。”
  从县医院出来,曲刚直接回了公丨安丨局,楚天齐和楚晓娅一同赶往县政府。
  一上车,楚晓娅就叹了口气:“哎,耽误了。要是早点重视,也不至于这样。”
  “是呀,耽误了。”楚天齐边开车边回应。
  “都怪我。”楚晓娅非常自责。
  楚天齐摇摇头:“不,怎么能怪你呢?主要是各方都反应太迟钝了。”

  相比楚晓娅的自责,楚天齐自责更重,他在自责自己的决策失误。当时只想的是稳妥,想的是在行动时少走弯路,可结果却让情况变的这么糟糕。如果自己及时做出部署,也许这姚婶老两口可以避去此劫。但他也很无奈,无奈于县政府和各职能部门的麻木。
  许源县政府第三会议室,紧急会议正在进行。
  参会人员全都面色冷竣,屋子里气氛也十分凝重。
  魏铜锁发言完毕,现场静了下来,很静很静,哪怕掉下一根针也能清晰可闻。时间一点点过去,屋子里就一直静着,没有一点声响。
  已经两分多钟了,怎么还不说话?众人不由得偷眼看向主位,看向县长牛斌。
  “啪”一个声音响起。忽然响起的声音堪称巨响,因为屋子里太静了。好几人不由的哆嗦了一下。

  牛斌毫不吝惜刚刚拍桌生疼的右手,而是继续用右手在桌面上敲击着:“抬起头,都抬起头来,看着我。”
  尽管好多人不愿意,但还是乖乖抬头,看着那个满脸黑线的秃顶男人。
  “废物、饭桶。”牛斌手指食药监、卫生、工商等局长,“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啊?假药这么猖獗,你们竟然不知道?你们知道什么?就知道上午围着轮子转,中午围着盘子转,下午围着骰子转,晚上围着裙子转?你看看你们,一个个打扮的油光水滑的,又有裙子等着了吧?”说到这里,他端起水杯“咕咚,咕咚”喝了两口。
  “你,成天打扮的人模人样的,职责尽到了吗?”牛斌手指着那个穿西服、系领带、梳着大背头的胖老头,“食药监局负责全县人民食用安全,要在源头上切断一切危险源,防止人们病从口入、毒从口入,可你们都干了什么?每天就知道出入那些高档化妆品店、*店,今天没收点,明天又说化验点,结果这些东西根本没去化验室,全都到了……到哪你最清楚。我就不明白了,你是食药监局局长,还是保健店老板?要是实在弄不清职责所在的话,干脆就做化妆品专管员算了。”说到这里,牛斌不再说话,而是就那样瞪着对方。

  胖老头宽宽的脑门已经汗津津的,一边冲着牛斌谄笑,一边偷眼看向牛斌旁边位置。
  坐在牛斌身侧的魏铜锁,根本就不搭理胖老头,而是胸脯不时起伏,暗暗运气。
  看着牛斌的怒目而视,感受着魏铜锁的暗气暗憋,再看看食药监局长那狼狈样,众人都不禁好笑,却又尽力憋着,不敢笑出声来。人们都知道,这是牛斌在借题发挥,也在隔山打牛。
  楚天齐虽然到许源县时间不长,但也知道食药监局长是魏铜锁的人。而且魏铜锁情人和食药局长小姨子,合伙开着两个化妆品店,还有一个*店。人们传的很邪乎,说那两个女人都和魏铜锁有一腿,食药监局长更是直接把小姨子奉上。对于人们的这种说法,楚天齐不置可否。但有一天晚上,他倒是老远看到有一个像魏铜锁的人,进了那家*店。

  见牛斌老是盯着自己,胖老头脸上肌肉动了动,陪着小心道:“牛……县长,局里也注意到这个假药的事了,这一段时间正派人秘密走访、调查。只是这个假药贩子太狡猾,一直没有抓住狐狸尾巴。其实同志们也很辛苦的,好多人国庆假期都没休息,就是在查这个事。”
  “辛苦个屁,那是你说的。”牛斌冷笑两声,“我早听说了,为了表示你对这些人的慰问,一人发了一盒*,听说个别人还发了保健器械。”
  日期:2017-05-15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