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5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儿应该是一个餐厅,不过并非是长桌,或者大圆桌的模样,而是有点儿像古代的那种一人一茶几,大家盘腿坐在地板上,分别用餐。
  外面是一个大宴厅,而在旁边,却有一个小厅,东西南北,离得很近地摆放了四个黑色小桌。
  这小厅里面的布置十分华贵,小桌之下,是白色的裘绒毛毯。
  我盘腿而坐,十分舒服。
  洛小北则显得放松许多,坐了下去,左摸摸、又摸摸,待那些侍女离开之后,她看向了我,说哎,陆言,你那小情人的排场可不小啊,当真是当了大人物,这起居饮食,都透着一股贵气啊……
  我瞪了她一眼,说别胡说八道,惹了乱子,大家都不好过。
  洛小北白了我一眼,说我也就是说一说,你紧张什么?
  我不跟她瞎扯,而是安静地等待着。
  这等待的时间稍微有一些长,大概过了一刻钟左右,我方才听到小厅幕布的外面传来脚步声,随后帘子被掀开,明显长大成人的安,穿着黄色华贵的纱裙走了进来。
  她乌黑发亮的长发被高高挽起,上面佩戴了金银首饰,一根凤钗点缀其间,将她往昔清秀的容颜衬托得颇为贵气,也多了几分庄严。

  她变得越发漂亮了,但给我的感觉,却有一些陌生。
  当然,这只是感觉而已,安走进来之后,冲着我甜甜一笑,说陆言哥,你来了。
  她很开心的样子,而这个时候,我的注意力却集中在了安身边的那个白衣男子身上去。
  那是一个长得极为英俊的男人,二十多岁的样子,眉清目秀,模样儒雅中又带着几分侵略性的帅气,剑眉立于炯炯有神的双眼之上,英气十足,给人的感觉,有点儿像是某位以加拿大炮王著称的小鲜肉。
  别的不说,此人光长相,就是一个对女孩子有着绝对杀伤力的家伙。
  他,应该就是安的结婚对象松涛了吧?
  我点了点头,微微一笑,说对,有点儿事情要过来办,正好过来看看你。
  安进了屋子里来,本来是想上前过来与我拥抱的,然而走了两步,仿佛想起来什么,转过身来,拉着加拿大炮王——哦,错了,应该是松涛的手,冲着他甜甜一笑,然后说道:“涛,这边是我一直跟你说起的陆言哥,如果不是他,我想来活不到今天,也走不到今天的地位……”
  那松涛是个极有涵养的男子,走进来的时候,就一直保持着微笑,此刻听到了安的话语,便走上前来,然后朝着我拱手说道:“在下松涛,是安的未婚夫,见过阁下。”
  他的态度十分礼貌,而且也中庸,既显得很热情,又带着刚刚认识的矜持。
  我上前,与他见礼,然后指着旁边的洛小北说道:“这是我一朋友,一起过来办事的,洛小北。”
  松涛又与洛小北见礼,中规中矩。
  洛小北却是个跳脱的性子,双目满是星星,冲着松涛花痴地说道:“哎呀,你好帅啊……”

  这话儿弄得大家都有些尴尬,而我瞧见安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
  当然,这都是些小插曲,随后我们双方就坐,安坐主位,松涛坐在她的左侧,洛小北坐右侧的客位,而我则坐在安的对面。
  我们这边坐下,自有侍女上菜,而安则微微笑着跟我道歉,说今天出去打猎了,回来就听说我来到了汉城,她让人去请我,而她这边则赶紧沐浴,结果紧赶慢赶,最终还是晚了一些。
  说罢,她举起酒杯,自罚一杯,冲我道歉。
  我举杯陪饮,那酒是花酒,兑了蜂蜜,喝起来的时候甜甜的,很好下口,不过我的感觉是有点儿太腻了,并不太喜欢。
  简单讲了两句,我问安,说我听说了你的事情,婚期是何日?
  安含羞地低下了头,而这时旁边的松涛则对我说道:“七天之后,到时候请陆兄弟务必过来捧场。”
  他倒也是个开朗外向的性子,三两句,便与我称兄道弟,又把我架到了娘家人的台子上去,弄得我有点儿不太适应。
  而且有外人在,我有许多的话语想要跟安聊,却到底还是没有开口。
  总不成我当着松涛的面,质问安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不过从饮宴之中,我还是能够瞧得出安与松涛之间的浓情蜜意,的确很像是少年人谈恋爱之时的模样,倒也谈不上谁逼迫了谁。
  看得出来,安对松涛还是十分满意的,而并非是浮于表面的感情。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安这时方才想起问我来这儿有什么事情。
  毕竟两地相隔甚远,我不可能提前知道她大婚的消息。
  这只是凑巧赶上了而已。
  我告诉了安,说我过这儿来,是想要找寻那毒龙壁虎的精血,有两个朋友受了伤,等待着用这东西治疗。
  当我说起这事儿来的时候,安的眼中掠过一丝失望,不过很快就不见了,而后我提出让安帮忙找寻一下,看看华族这儿,谁家存有此物,我愿意花大价钱收购。
  安下意识地看向了松涛,而松涛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据我所知,毒龙壁虎精血这东西,华族有三家人存有,不过在一个月前,有人花了大价钱,将这玩意全部都给收走了,明面上是没有了,但也许有的人并不透露,回头的时候,我找人每家都去问问……”
  啊?
  听到这话儿,我不由得一愣,然后问是谁收走了?
  松涛摇头,说不太清楚,他只是听说而已。
  我的心情有点儿沉重。
  看得出来,我们来华族这儿的决定是正确的,之前的时候,有三家毒龙壁虎精血,随便哪家都可以,结果这回被人抢了先,想要再找寻,估计就困难了。

  松涛答应我,说回头的时候,查一下到底是谁买了去,如果可能,跟那人要两人份的精血,想必没有问题;再有一个,就是安这边动用族长的权威,找寻一下,也许会有收获。
  饮宴结束,我本来想要与安私下聊一聊,然而她却并没有这样的意思。
  她招待完了我,便让人送客。
  我出门的时候,发现松涛并没有随着离开,难道两人已经住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些不舒服。
  至于为什么,我也说不出来。
  回到了医馆,这边早就吃完了饭,屈胖三和无尘道长两人出去闲逛了,华族现在晚上不宵禁,倒也热闹,我回来的一路上给洛小北不断调侃,心烦意乱,便回了房间,喝了杯水,稍微平静一些,这时托鹊二老两人则找上了门来。

  我与二老见礼,聊起了毒龙壁虎精血之事,又谈及了今晚的饮宴。
  日期:2016-10-22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