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主持这次夺龙赛的是徐会长,但评定成绩的,却是另外两个玄学分会的会长,分别姓王和姓谢。
  小册子收上去之后,王会长和谢会长很快就把小册子分成了几沓,然后由胖胖的谢会长笑眯眯着对众人开口说道,“想必大家也都发现了。这三十副阴宅风水图中,大多都是穷山恶水的不毛之地,根本不是什么风水宝地。关于这一点,我想跟大家解释一下。”
  他咳嗽了一声,清清嗓子。继续说道,“阴宅风水中,风水宝地有迹可寻,无外乎龙穴砂水四字。而一些出名的风水宝地,估计大家早就有所耳闻,甚至说不定都暗中记过。所以,我们这次出题根本就没有选择那些出名的宝地,而是选了更多的风水险恶之地。”
  “当然,在这一片风水险恶里面,有三处是真正的风水宝地。隐藏的很深,只有找出来这三处,才能真正体现一个风水师的水平,才能晋级到下一阶段的比赛。”
  听完他的话,我点点头,果然跟我猜想的一样,宝穴福地人人都知道,只有在平庸地形中找出不平凡宝穴,才算是真正在风水一途登堂入室。
  谢会长说完,王会长站了出来。他拿着一本全新的小册子,笑着说道,“接下来我来公布三处吉穴,首先公布第三名。”
  说完,他把小册子翻到了第十五页,面朝着台下的众人。
  看到第十五页的图案,台下的观赛风水师中传出一片惊呼声,纷纷交头接耳的讨论起来。很多人神色懊恼,显然是没看出这一处风水。

  跟观赛风水师不同的是,参赛的众人中。有半数以上脸色都很平静,有几个城府较浅的,脸上已经挂上了笑容。
  毕竟是各地出来的精英,看样子这一关并没有难住他们。
  公布出答案之后。王会长笑着继续解释这一处风水。
  “从图片中看,这只是一片简单的庄稼地。远远谈不上什么山灵水秀,乍一看,似乎也是不宜结穴之处,但请大家看一下,这庄稼地中间部分那个小土丘。”
  他话音一落,下面观赛的一众风水师就有人忽然大声说道,“这土丘形似一尾锦鲤,田野又是一片浑圆,周围田埂上更是有一圈水……这是金盆育鲤之形,结穴当在鲤口处,定可保子孙无尽富贵!”
  王会长笑着点点头,“这位老先生说的不错,此处的确是金盆育鲤的吉穴,非常少见,只可惜的是。土丘无龙,田埂又是人为,很容易遭到破坏,风水之势不稳,所以,我们把这张图排在第三。”
  一番话说完,有理有据,所有风水师都是微微点头,显然很是认可他的观点。

  接下来,王会长扬扬手里的一沓小册子。继续说道,“选择了这一张图片的参赛选手,一共有三十一人。”
  我转头看了下,才赛选手席位上,总共也不到四十人。这意味着绝大多数人都选对了。其他人表情也都跟我差不多,根本没在意,只有极少的几个人脸上露出懊恼的神色。
  这时候谢会长又拿起手中的小册子,一边翻找着,一边开口说道,“接下来公布第二名的风水图,公布之前我先说下咱们参赛选手的成绩,这张选对的人可不多,只有区区九人。”
  他这话一说,台下不由一阵喧哗,排第二的图居然就这么难,只有九个人选对,连最后选拨十个名额的数量都没有达到。
  原本我心里挺有自信,觉得自己选的应该没错,但此时听谢会长这么一说,忍不住也有些紧张了起来。

  等台下的议论声逐渐停歇之后,谢会长才笑眯眯的把手里已经翻好的小册子拿起来,面朝台下众人。
  刚一看到这张图,会场瞬间就陷入一片嘈杂声中,观赛的风水师大多都是一脸的目瞪口呆,许多人还失声说,“这不可能,这张明明是凶穴,为何能排第二?”
  不光他们,连参赛选手之中,也有许多人脸上变色,满脸的不可置信。
  我倒是松了口气,谢会长亮出来的这张图,正是我选中的第二十六幅。
  谢会长这人笑眯眯的,倒是会卖关子。亮出答案之后,也不着急做出解释,而是笑着对台下的众人问道,“方才我听到有人说这是处凶穴,不知道大家为什么这么说。谁能给我解惑?”
  他话音刚落,台下观赛席上就有一位年龄颇大的风水师站了起来,一脸肯定的说,“这绝对是一处凶穴!杨公《撼龙经》里,曾列出四十种凶穴,其中有言说,水穿明堂而过,水流去而无阻,气不聚地,勿用!这张图就是四十种凶穴之中排第四的’水破天心’格局。绝对是一处凶穴!”

  他这话引起了多数人的共鸣,许多人都交头接耳的讨论着,看向谢会长的目光也颇多质疑。
  谢会长倒也不在意,依然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转而对着我们参赛选手的席位上问道。“你们之中有九个人选到了这张阴宅风水图,显然是认为这是一处好风水,不知道你们是如何判定的,谁能为我解惑?”
  随着他的话音,其他观赛的风水师目光也都注视到参赛选手席位上,目光灼灼的往这边看着。
  此时正是出风头的好时候,很快就有一个年纪看起来跟我差不多的年轻风水师站了起来。
  这年轻风水师模样颇为俊俏,剑眉星目,脸上也带着几分倨傲之气,朗声说道,“先前那位前辈说的不错,此处乍一看,确实是’水破天心’格局,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后来我重新翻看的时候,却发现了些许蹊跷。”
  他话音稍微停顿了一下,先前那个年老风水师有些不耐,急冲冲的说,“先贤早已定好的凶穴格局,有何蹊跷之处?你倒是说来听听。”
  看他这态度,我心里微微摇头,现实中很多风水师都是这样,固执的很,一切都按最死板的规矩来。可他们不知道,风水无定势,很多时候,一些细微的差异,就会导致原本的风水格局发生巨大的变化。
  这年轻风水师倒也不恼。瞥了一眼那年老风水师之后,就继续朗声说道,“水破天心的格局,原本是说水穿明堂而过,气不聚地,所以才被定位凶穴,可我在仔细观察了这张图片之后,才发现这条水流虽然是穿堂而过,可却并非那位前辈说的’去而无阻’,而是另有玄机。大家可以仔细看一下。这水流中间部位,是否有一处比其他部分稍宽?”
  正在聚精会神听着的众人,连忙低头查看手里的小册子,很快就找到了那处稍宽的部位,不过显然还是没人理解。那个年老风水师又开口问,“是有一处稍宽,可明堂以藏风聚气为要,必须四周环水,就算没有朝聚之势。起码也得有水口关拦,锁结重重。可这仅仅是一处稍宽罢了,远称不上水口关拦,更不算锁结重重。”
  看的出来,这年老风水师虽然固执。但风水知识可一点不含糊,每句话都是引经据典,听起来十分有理。其他没看出来的风水师闻言,也都是暗中点头,看向年轻风水师的目光更加疑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