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2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这期间,不只是对你看不上,就是看老领导曲局也不顺眼。在这条路上我是越走越远,这都是我自我孤立、自以为是的结果。其实我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但我还不自知,还觉得很委屈。只到放假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孤零零的坐在山涯上,四外除了黑黢黢的山峰,就是深不见底的山谷。忽然,我的身体向山下滑去,无论如何也不由我控制。就在我正觉得实在坚持不住,马上就要掉下去的时候,我媳妇叫醒了我。

  闭上眼睛就是那个梦,一睡着就看到深不可测的的谷底,于是我只能醒着。就这么折腾了一夜,我才开始反思,后来我忽然悟到了,我是自己在把自己推下山去,我该回头了。可是我今天一来,又没了勇气,后来在曲局给我鼓励的情况下,我才鼓起勇气说出这些话。我不能再蹉跎了,我应该找回自我,恢复优秀刑警本色。所以,我请求接受这个任务。”说完,他就那样盯着对方。
  这是张天彪吗?太不可思异了,他能迷途知返?还是被曲刚做工作了?或者真像他说的那样,梦的影响?
  剧情反转太快,楚天齐一时看不明白,想了想,说道:“张副局长,你能主动请缨,并说出这些话,我很高兴。说实在的,你今天说的这些,我没想到。这些天我一直在考虑查办假药案的事,但没有考虑你。这不是对你的歧视,而是你对待此事的态度和日常工作态度,都让我不敢把这个担子压给你。你今天能说出这些,让我刮目相看。因此,我还要重新考虑一下,也要适当交流一下意见。”
  “谢谢局长,您能重要考虑,我已经很满足了。无论最后这事是不是由我主抓,我都责无旁贷,一定百分百配合。”说着,张天彪再次一个军礼,“局长,随时待命,再见。”说完,转身走去。
  看着张天彪消失在门外的背影,楚天齐不禁自问:这是真的吗?
  已经连续上班三天,针对假药一事,县政府无任何指示,工商、药监没找公丨安丨配合,就连楚天齐自认为十拿九稳的上丨访丨,也未曾发生。

  怎么回事,是哪出了问题?
  雷鹏肯定不会故意危言耸听,何况还有夏雪专门为此而来,一定是确有其事。在班车上,自己可是亲眼所见,新耳所闻,那个姚婶明确表示上班就上丨访丨的,难道是自己听错了?不会,绝对不会。那么会不会是专门说给自己听?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上班这几天,雷鹏是每天都要来一个电话,询问楚天齐这边的进展情况,楚天齐只得含糊表示已经安排。前几天为了面子,把话说的太满,相当于无形中对哥们讲了假话,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只是雷鹏来询问,今天夏雪也打来了电话,问政府与职能部门的配合情况。楚天齐不能说没反应,又不能说已经有动作,只得含糊的应对了一下。她可是专门为此来协调的,结果却没有任何效果,如果他实话实说,那会让夏雪非常难堪的。自己也会很没面子,自己可是政府党组成员、公丨安丨局长,连这点事都办不成,也太那个了。
  针对政府和工商、药监迟迟没有动静,楚天齐专门找了楚晓娅。楚晓娅也很无奈,她说自从一上班就催这事,可那几个局都说正在核实。而上班已经三天了,连政府县长、常务副县长的面儿都没见到。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就好像这件事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可明明确有此事,怎么就没能引起应有的重视呢?这也太诡异了。

  不能再等了,不能把时间就浪费在毫无意义的蹉跎中,该采取行动了。这样想着,楚天齐拨通了曲刚的手机:“老曲,来一下……在外面?马上回?……好,我等你。”
  楚天齐现在已经拿定主意,就让张天彪主抓此事,张天彪分管刑侦工作,做这件事有好多便利之处。不管张天彪前天的表态是否出于真诚,是否是权宜之计,但最起码算有了一个态度。同时为了防止张天彪言行不一,可以让曲刚督办着。
  十多分钟后,曲刚敲门进来了。
  楚天齐一指对面椅子:“老曲,坐。”
  话音刚落,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抓起了电话听筒:“楚县长……”
  楚晓娅急切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对方:“楚局长,出事了。村民吃假药,上吐下泄,有三个人已经昏迷了。”
  “吃药昏迷?哪里?”楚天齐就是一惊,抬头看了看对面的曲刚。
  曲刚手机也适时响了起来,他急忙起身,到一边去接。
  “我也说不清,好几个乡镇都有报告,那几个昏迷的人正在县医院抢救。”楚晓娅很是懊悔,“要是早点行动,也许今天的事就能避免了。”
  “说什么都没用,面对现实吧。”楚天齐刚说到这里,手机已经响了起来,上面显示是县长办公室电话号码,便忙对着电话听筒说,“先这样,牛县长来电话了。”说完,把电话听筒按到话机上。
  挂断固定电话,楚天齐又马上按下了手机接听键。
  手机刚一接通,里面就传来声音:“楚局长,五点到政府第三会议室开会。”是“明白人”声音。
  “好的。”楚天齐话音刚落,对方已经“啪”的一声挂断了。
  此时曲刚也已接完电话,回到办公桌前。
  看了一下时间,下午四点三十分,离政府开会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楚天齐道:“楚县长打电话,说是假药吃坏了人,有两个人昏迷,正在抢救。明秘书打电话,让我去开会,肯定也是这个事。”

  曲刚接过了话:“局指挥中心报告,现在好多派出所都打电话汇报,也是这个事。也有老百姓直接打来电话报警。”
  “早都干什么了?”楚天齐沉声道,然后话题一转,“老曲,这样,咱俩现在先去医院看看情况,然后我去政府开会。你直接回局里,和张天彪拿出一个初步的处置方案,我回来以后,咱们再碰头定下来。”
  “好。”曲刚应道,“我先和天彪打声招呼。”说着,拿出了手机。
  县医院。

  几辆救护车不时鸣响着,一个个病人从上面抬下来,然后又呼啸着冲出了大门。
  大厅里,过道上,几乎全是人,有的挂着吊瓶,有的在安慰着病人。
  楚天齐和曲刚直接上三楼,挤过拥挤不堪的人群,到了重症监控室门口。
  此时,副县长楚晓娅就在门口,她的对面站着两个中年人。其中高个中年人正连哭带说话,另一个中年人在一旁直抹眼泪。
  看着那两人的背影有些眼熟,走近一看,却原来在几天前见过,正是班车上陪着姚婶的两个男子。
  此时楚晓娅要打招呼,楚天齐挥了挥手,又轻轻摇了摇头。

  高个中年人的讲述继续着:“……这几天,乡亲们都追到我妈家,晚上也不走。非说我妈收了那小子好处,说我妈和那小子合伙骗钱。我妈就跟大家解释,还说要找政府,让政府帮着找那个骗子。可大家不听,非让我妈当下就给个说法。今天我和我兄弟到了的时候,好多人都围着我妈,我妈那两个后闺女正一个劲数落老太太,说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还说‘引狼入室’什么的。我们哥俩气不过,就和那两个女人吵了起来,那两女人真刁,直接撕扯我们、上手就挠。

  日期:2017-05-14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