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78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那一秒钟的迟疑间,吕嘉怡已经走到秦县长的办公室门口,准备推门,秦岭振习惯性的从自己的办公桌后头跳出来,大声冲着吕嘉怡招呼说,吕乡长,这是要找秦县长有事吗?
  吕嘉怡显然还沉浸在刚才跟秦书凯对话的情境中,她有些意外的瞧着秦岭振,立马意识到秦岭振是在拦着自己,立马从脸上挤出一点笑意对秦岭振说,秦主任,我有些工作上的事情要向秦县长亲自汇报一下。
  吕嘉怡想要见秦书凯的理由找的相当牵强,她一个县里接待办主任,刚到湖西乡工作时间不长,哪里来的什么重要工作,非得要到县长办公室亲自汇报才行,就算是真有重要工作,不得不汇报到县长这里,至少也该是她跟乡里的丨党丨委书记同来才算是合乎情理,她一个乡长一个人过来越级汇报,算是怎么一回事?
  秦岭振心里有些摸不透吕嘉怡来的目的,只是人就站在面前,若是不放她进去,面子上又有些说不过去,必定大家以前都是在县委大楼混的,低头不见抬头见,可是秦县长要是不想见她的话,自己的接待第一道关口岂不是没做好?

  见秦岭振有些犹豫的表情,吕嘉怡低声说,秦主任,我之前跟秦县长打过电话了。
  秦岭振心里忍不住没好气的埋怨了一声,这女人为什么不早说,早知道你是跟秦县长约好的,我还站在这里费这脑细胞干吗呢?狗日的,说话都不是很清楚。
  秦岭振冲着吕嘉怡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吕嘉怡赶紧推门进去。
  办公室内的秦书凯早把吕嘉怡和秦岭振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听见门推开的声音,他立马拿了张报纸,把自己的脸遮住了。
  吕嘉怡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秦书凯正在“认真”读报的造型。
  没有人招呼自己,吕嘉怡只能不声不响的先找个位置坐下,办公室内静静的好像没有人一样,这让吕嘉怡感觉到秦县长对自己的那份冷漠,眼里的泪不由自主的又要流出来。
  终于,吕嘉怡忍不住先开口说,秦县长,当真就这么不愿意见我吗?
  秦书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把手里的报纸放下后,眼睛看也不看吕嘉怡一样说道,吕乡长要是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情,抓紧时间汇报吧,我底下还有不少工作要处理呢。
  吕嘉怡显然被秦书凯的冷淡表情有些激怒了,她从自己坐的沙发上站起身,接连向前快速走了几步,直接站到秦书凯的办公桌前问道,秦书凯,你心里是铁了心认定,这次的事情是我在故意要害你吗?

  秦书凯没想到吕嘉怡会直截了当的把自己心里的话给说了出来,他抬头看了一样吕嘉怡,眼前的女人满脸通红,两眼泛着泪光,若不是自己确定,自己去湖西乡的事情,就只有她一个人是知情并且是有可能泄露消息的,只怕自己会忍不住把这看起来外表柔弱的女人揽在怀里,不再对她摆任何脸色。
  秦书凯默不出声的抬头,看了看吕嘉怡后,却又把头撇开左右随意的看着,似乎根本就不在乎吕嘉怡那满眼的泪,那满腹委屈的神情。
  吕嘉怡当真的有些愤怒了,她伸出两手把自己的身体撑在秦书凯的办公桌上,逼视着秦书凯低声叫嚣道,你以为我要是想要害你的话,你还有机会坐在这里吗?这次真的不是我?你一定要相信我的。
  秦书凯听了这话,心里冷冷一笑,这戏倒是演的跟真的一样,自己到湖西乡的行踪若不是眼前这个女人泄露出去的,那可真是见了鬼了,自己还没有糊涂到不记事的年纪。
  面对吕嘉怡的连声叫屈,秦书凯并没有被她的表象所迷惑,而是淡淡的口气说道,吕乡长的意思是,后悔了,没有早对我下手,对吗?还是在提醒我,这么长的时间以来,如果吕乡长早对有害我的心思,我必定已经像王路宝一样躺在那里了,是吗?
  吕嘉怡见秦书凯总算是开口对自己说话了,说出来的没一句话却像是针扎在自己心口一样,让自己的心里阵阵疼痛,她实在是憋不住了,两行泪控制不住的留下来,边哭边解释说,秦书凯,上次的事情,我听到以后也很后怕,咱们认识并不是一两天了,我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我若是有害你之心,又怎么会一次次的帮你,你说是不是?
  秦书凯冲着吕嘉怡摇摇头说,吕乡长,就算是你现在强调自己跟这件事无关,又有什么意义呢?是你主动打电话邀我去湖西的,除了我的司机和你我之外,没有第四个人知道我那晚的行踪,结果我却在半道上跟司机被截杀,难不成我跟司机两人会自己害自己不成。

  我的司机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他跟在我身边服务这么多年,不止一次的救过我的命,我待他一直也是视同兄弟,他没有理由会害我,吕乡长不会想要告诉我,是我自己没事找事,弄了几个黑道上的人物来跟自己过不去吧?
  见吕嘉怡一时无语,秦书凯冲她摆手说,吕乡长,你能到我这里来,我很高兴,你想要跟我说的话,我也听明白了,很多事情需要时间来搞清楚真相,在事实没有查清楚之前,我想吕乡长说什么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秦书凯做出一副送客的样子,低头假装看起了报纸,吕嘉怡此时总算是明白了秦书凯对自己的误解只怕比自己原先想象的更深,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一副破釜沉舟的口气说,秦县长,既然你把话说到这种地步了,我也只能尽力而为,帮你查清楚真相,以洗涮我自己的清白。
  秦书凯听了这话,心里不由一咯噔,头却动也不动的,两眼继续盯着报纸,只是两只耳朵却早已竖起来,细细的想要听听吕嘉怡到底要说些什么。
  吕嘉怡后退了几步,重新又坐回到原本坐的沙发上,一副淡淡的口气说道,那天,并不是我要你到乡里来,而是贾仁贵的意思,他不知道从哪里知晓了你我之间的特殊关系,所以打电话给我,让我一定要在当晚把你约到湖西乡,说是有些重要的事情,想要跟你面谈,而我不过是答应了他提出的要求给你打电话罢了。

  秦书凯不由一愣,两眼从报纸上抬起来,看着吕嘉怡问道,你的意思是,是贾仁贵想要要了我的命?
  吕嘉怡轻轻的摇头继续说,贾县长不是那种亡命之徒,他是个极力主张和气生财的领导干部,从来都不会为了任何事情闹到出人命的地步,尤其是这些年,他手里的财路越来越多,他愈加重视安全这一块的问题,我猜这件事应该不是他干的,事情发生后,我立马主动电话跟他联系,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秦书凯问道,贾仁贵怎么说?
  吕嘉怡哀怨的眼神看了秦书凯一眼,继续说,贾仁贵跟我说,当天晚上他要见你的目的很简单,因为最近一段时间,你跟红河县开发区的屠德隆有诸多矛盾,而屠德隆跟贾仁贵之间有诸多的利益关系。
  尤其是这些日子一来,屠德隆的弟弟屠得虎失踪后,屠德隆认定此事必定跟你有很大关联,所以贾仁贵想要出面跟你好好谈谈,无非是说些和气生财的话,想要在开发区东边那块地的工程建设以及在诸多小问题上,看看能不能跟你找到一个和平相处的切入点。
  日期:2017-05-14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