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476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5-12 22:09:08
  谢谢靳芝师妹,傅家洲、在牛A和牛C之间、扶摇直上XXX、天缘飞飞、索亮、cbb11、二花、吾准少爷ak各位师兄顶贴。
  周末愉快。
  日期:2017-05-12 22:15:13
  (正文)
  接到命令的那支灰色大军开始再次移动起来,这次不是朝北而是向西。随着一阵阵凄厉的军号声,一群群衣衫褴褛的幸存者从四面八方的山洞和树林里钻出来,重新汇聚成一支前进的队伍。他们一个个骨瘦如柴,走路踉踉跄跄,顶风冒雨踏上了通向印度的苦难历程。
  雨季来临,凶猛的暴风雨象呼啸的长鞭一样不停地抽打着大地。道路冲断桥梁坍塌,低洼处变成了一片汪洋。在胡康河谷,洪水一夜间吞没了所有山谷和平地,来不及逃跑的人畜瞬间被浊浪席卷而去。雷声如战鼓轰鸣,闪电一次又一次轰击古老的原始森林,连千年的古木都被拦腰斩为两段,大自然露出了本来的狰狞面目。
  女兵刘桂英回忆说,“在密林中行走一片阴暗,阳光根本照不进来,高高低低的山连绵不绝,好不容易爬上一个山头,却发现更高的山峰挡在眼前。在山里行走特别容易迷路,部队配的地图基本用不上。有时走了几天,才发现又回到原来的地方。”雨季导致身上的衣服从未干过,道路泥泞不堪,士兵们下山时干脆就顺着泥水往下滑。一旦碰上山洪则危险异常,一次刘桂英亲眼看到一个班的战士眨眼间被山洪冲得不知所踪。

  山间蚊虫肆虐,毒蛇猛兽出没,已经疲惫至极的官兵很多人染病,体力透支和热带疾病导致沿途人马倒毙不绝。军部某卫士班散宿于林中,次日晨起不见归队。觉得不妙的连长急忙派人寻找,只找到林中有白骨若干,他们已成为过路巨蚁的口中之食。机枪兵许某腹痛遁入草丛出恭,半日不出,同伴呼之不应急往草丛视之。只在附近林中找到白骨一堆,仅从皮带可以辨认出是许某。由于疲惫至极,他解完手靠着树干睡着了,先是被遍地的蚂蟥吸完血液,之后被大批山蚁刹那间啃光了肉体。某工兵排奉命搭桥,后皆无踪影。闻讯大惊的营长亲往查看,原来他们误入沼泽,刹那间蚂蟥翻涌成千上万驱之不尽,所有人瞬间血尽人亡。

  肆虐的蚂蟥会悄无声息钻进人的衣领、裤脚,最可怕的是初咬时往往并无感觉,待发现时,吸血多时的蚂蟥已变得如拇指般粗细。老酒小时候生活在老家农村,下河捉螃蟹摸泥鳅也曾多次被蚂蟥叮咬过。你越是捏住它往外拽它越是死命往里钻,有时把露在体外的半截都拽断了,剩下的那半截还留在肉里,必须用烟火熏才会慢慢退出来。老酒小时候拿鞋子摔过,也拿煤油淋过。
  大军经过之处,到处可见仰卧、俯卧、侧卧的尸体。他们经大雨浸泡又经太阳暴晒膨胀,皮肤溃烂流淌出黑色的液体,尸体上蛆虫遍布绿头苍蝇云集。刘桂英回忆说,“每走不远,就会看到战友们的尸体。有时我们就睡在战友的尸体旁,早已没有了害怕的感觉。到后面我们已经不怕走错路,只要沿着累累白骨向前走就行了。”野人山已成了吞噬远征军官兵的人间地狱。
  和众多将士一样,杜聿明同样患上了回归热,高烧40度持续不退,连续两天昏迷不醒。军医处长曾济仁认为杜聿明病情严重,建议休息两天。军参谋长罗友伦和新二十二师师长廖耀湘均表示赞同,部队因此耽误了两天行程。从昏迷中醒来来,杜聿明坚决命令队伍继续行军。军特务营营长李公瑜和第二连连长常恩国带领官兵用担架抬着杜聿明艰难行军。由于常连长日夜贴身看护杜聿明,最后杜聿明痊愈时,体壮如牛的常连长反而染病身亡。

  就在盟军庆祝中途岛海战辉煌胜利的6月8日,军直属部队副官处驮栽食物和药品的骡马掉队,杜聿明等高级将领因此断粮两天。先头第六十五团团长邓军林得知消息后,立即令特务排泅水给司令部送粮。司令官尚且如此,普通士兵也只有啃树皮、煮皮带了。
  6月14日,部队到达大洛以南,全体官兵几乎粮尽。连日大雨导致河水暴涨,道路完全被淹没,官兵只能以草根、树皮充饥。饿得发昏的人们开始漫山遍野觅食。白天,饥肠辘辘的士兵在山沟和森林里乱窜,寻找野果、菌类、植物块茎、野芭蕉,捕杀飞鸟、青蛙、老鼠、蛇,掏蜂窝、蚂蚁窝,还有饿极的人吞食动物粪便。凡能下肚的东西都成为人们寻觅的美食。
  得知上述消息后,蒋介石立即命令后勤部长俞飞鹏与驻印英军交涉,急派飞机空投补给,却又因暴雨无法正常空投。在翘首以盼三天之后,野人山中的远征军终于在6月17日盼来了英军飞机空投的补给。空投时发生了悲剧,几名士兵被高空落下的面袋击中身亡。因为实在饿极了,有人在分得食物后暴食而亡。无奈只好再次将粮食集中,全军集体喝稀饭果腹。此后在得到7000人的三天口粮后,大部队继续向雷多行军。负责开路的依然是新二十二师第六十五团。

  7月3日正午,第六十五团二营六连及团卫生队率先抵达新平洋,团主力随后进驻。英军方面在6月中旬接到重庆的通报之后,已在此地为大军储备了一些粮食。第二天傍晚,躺在担架上的杜聿明率军直属部队抵达此处。6日,新二十二师主等部队陆续到达。
  7日,先后有三批各三架美军运输机投下350包大米和7包药品,避免了因疾病和饥饿导致的更大伤亡。每逢天空短暂放晴或云层稀薄,这些美军运输机就会循电台指引前来空投。据估算,自6月21日至8月12日,大约有132吨粮食和药品空投在远征军的行军路线上,也包括向东回国的第九十六师。有一次,随飞机跳下来几名美国军医,他们也加入了徒步行军的队列,有效地帮助中国官兵打退疾病的猖狂进攻。再有一次,飞机投下了三名勇敢的美军联络官,他们带来了新电台和通讯密码,使这支部队始终和重庆与印度保持联系。

  形势并不乐观,杜聿明部离印度雷多还有210公里。7月19日,美军三架运输机再次投放补给,英方也在沿途安排了一些粮食。由于事先做了安排,沿途土著居民也不再袭扰苦难深重的远征军,部分土著酋长还主动送上食物,远征军也回赠以罐头等物,使得最后这一段行程没有出现大的人员损失。
  关于这段野人山的经历,后来杜聿明在《中国远征军入缅对日作战述略》中有着这样一段描述:
  “各部队经过之处,多是崇山峻岭,山峦重叠的野人山及高黎贡山,森林蔽天,蚊蚋成群,人烟稀少,给养困难。自6月1日以后至7月中,缅甸雨水特大,整天倾盆大雨。原来旱季作为交通道路的河沟小渠,此时皆洪水汹涌,既不能徒涉也无法架桥摆渡。我工兵扎制的无数木筏皆被洪水冲走,有的连人也被冲没。加以原始森林内潮湿特甚,蚂蟥、蚊虫以及千奇百怪的小巴虫到处皆是。蚂蟥叮咬,破伤风病随之而来,疟疾、回归热及其它传染病也大为流行。一个发高烧的人一经昏迷不醒,加上蚂蟥吸血,蚂蚁啃噬,大雨侵蚀冲洗,数小时内即变为白骨。官兵死伤累累,前后相继,沿途白骨遍野,惨绝人寰。”

  从5月10日到7月25日,在山中辗转跋涉480公里的远征军主力终于走出了野人山到达印度阿萨姆邦的雷多。25日之后,几乎每天都有掉队的兵员走出丛林。一直到8月,当最后一名中国士兵走出野人山时,这次堪称悲壮的行军才告结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