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3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路,他都没休息。到了北京,直奔项部长的家。到了大院外,照例被拦下来。门岗询问了项部长后,才放他进去。进门,阿姨已经准备了拖鞋和茶水。梁健换了鞋,进门就问:“阿姨,项瑾呢?”
  阿姨回答:“项瑾出去了。你先坐着休息会吧!她们刚才打电话回来说会回来吃饭的,应该也快了!”
  梁健只能耐着性子等。他上楼,走进项瑾的房间,回忆着曾经两个人在那个房间里发生过的点点滴滴,心里头对项瑾的愧疚就愈发的深刻。
  大约四十分钟左右,梁健等得度日如年。她进门的时候,他听到声音,就飞快地往楼下跑,在楼梯上看到她,他忽然就站住了,不敢往下走。
  才多久没见?他忘了,记不得具体的日子,总之不长,很短,可是她很瘦!瘦得很吓人。颧骨高高耸着,脸上似乎都没了肉,脸色也很差,蜡黄蜡黄。身上那件米色的风衣,他曾看她穿过。他第一次来北京找她的时候,她就穿得这件风衣。当时,她穿着这件风衣,微微高起的肚子,脸上那种幸福的妈妈光晕,美丽得就像是一个天上下凡的仙子。可如今,这件曾经像是为她量身打造的风衣,却松松垮垮,像是大了一号一样,没了形状。

  唐力趴在她的胸前,头靠着肩膀,似乎睡着了。她很吃力,一手扶着柜子,整个人就像是会被唐力随时压垮一样。
  看到他,项瑾没有多大的开心,只是淡淡地来了一句:“你怎么回来了?”
  梁健有些难以接受这突然的变化和冷落。他走过去,想接过唐力,手还没伸出去,就被项瑾将孩子递到了项部长的怀里。梁健看了一眼,刚要说话,却又被项部长打断:“先吃饭吧。”
  梁健只好看着项瑾走过他身边,冷漠得像是一个陌生人。
  梁健站在那里,一瞬间,不知所措。
  还好,霓裳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看到梁健,惊喜得不能自已,尖叫着,冲过来抱住梁健,开心得眼泪都出来了,调皮地往梁健衣服上蹭。可她还没开心完,就被项瑾皱着眉头,严厉打断:“霓裳,不准大喊大叫!”
  这回,霓裳瘪了瘪嘴巴,真哭了。梁健虽然心里不满意项瑾对孩子的严厉,但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轻声哄着。
  一餐饭,本该是开开心心的团圆饭,却吃得索然无味。梁健的目光一直在项瑾身上,他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到底怎么了?
  可她却一直是一副漠然的表情。饭也没吃什么,喝了一碗阿姨单独给她准备的深褐色汤药,就起身接过阿姨手里的唐力上楼了。
  梁健也没了心思吃饭,放下筷子就准备跟上去,却被项部长叫住:“梁健,你坐着。我有话跟你说。”
  梁健刚刚离开凳子的屁股只好又坐了回去。
  不等项部长说话,梁健就率先开口问到:“爸,项瑾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项部长看着梁健,神情里隐忍着很多愤怒。
  “项瑾得了乳腺癌。已经确诊。”
  这仿佛是一个晴天霹雳,梁健坐在那里,浑身僵硬,动都动不了。
  梁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个餐桌的。他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站在楼上卧室的门口。门半掩着,项瑾的声音从房间里轻轻柔柔地传出来,她在给唐力读书。

  梁健站在那里,抬起手又放下,抬起手又放下,始终没有勇气去推开这扇门。他不是没有勇气去接受项瑾生病的事实,而是没有勇气去面对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的事实。
  他在门口站了很久,忽然,霓裳从楼下跑了上来,看到他像一尊雕塑一般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无辜而又迷茫地问他:“爸爸,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门内,项瑾的声音戛然而止。梁健忽然有了勇气,想推门进去,可霓裳拉住了他:“爸爸,你能跟我来一下吗?我有个东西想给你看!”
  梁健抱起霓裳,回头看了一眼那扇半掩的门,然后离开。
  霓裳给梁健看得是一幅画。一张纯白的A4纸上,画了半幅的绿色,绿色顶端,有用黑色线条简单勾勒出来的房子,尖顶让梁健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房子顶上有用黄色笔画出来的太阳,密密麻麻的光线,像是一只黄色的海胆。而这幅画最重要的地方就是在房子旁边,有三个火柴人,手牵着手站在一起。霓裳用她圆乎乎的小手指一个个指着告诉梁健:“这个是爸爸,那个是妈妈,这个是我!”

  梁健笑了笑,忽而觉得不对,问她:“那弟弟呢?弟弟在哪里?”
  霓裳却在听到这话的瞬间,脸上失去了那种开心的光彩,眉眼低垂,脸上流露出了伤心的神色。梁健的心一下子就疼了起来。忙搂住她,问:“怎么了?”
  霓裳抬眼看梁健,大而圆的眼睛里,已经噙满了泪水:“妈妈最近都不跟霓裳好了,她整天陪着弟弟,我不想要弟弟!”说完,霓裳就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梁健的心,跟着她的哭声,撕裂一般的疼。
  父亲,丈夫,儿子……他似乎没有一个角色是称职的,难道这些都是因为工作吗?可工作呢?很成功吗?好像也没有。至今太和这个烂摊子,还是一个烂摊子。

  这一瞬间,梁健根本没办法描述自己的心情,懊悔?内疚?心疼?亦或者都有。
  许是听到了霓裳的哭声,项部长走了过来,皱了眉头,问他:“这是怎么了?”梁健勉强扯了扯嘴角,道:“没事,闹了点小情绪,很快就会好。”
  项部长看了他一会,没说话,而后叹了一声,扭头走了。
  梁健站在那里,忽然很想也跟着霓裳一样,大哭一场。
  他到底都做了什么!
  他什么都没做!
  霓裳哭累了,睡着了。梁健抱着她想把她放到自己的床上,可刚放下,霓裳就喃喃着喊爸爸,两只手箍着他的脖子,怎么也不松手。梁健没办法,只好一直抱着,抱累了,就靠在床上。脑子里一直是项瑾骨瘦如柴的模样,每想一遍,这心里的痛和内疚便深一分。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是被嘈杂的声音吵醒的。霓裳还没醒。梁健轻轻地掰开她的手,将她放好后,走出房间一看,家里多了几个穿着工服的男人,正在搬一些东西。也没见到老丈人项部长,只看到阿姨在那里指挥着。梁健见状,走过去问阿姨:“这是干嘛?”
  阿姨回答:“家里买了个新房子,最近打算搬到那边去住。”
  梁健诧异,紧接着问:“为什么突然打算搬家?”
  阿姨忽然仰头看了一眼楼上,脸上露出些哀伤的颜色,扭头看向梁健,声音沉重:“梁健,我呢虽然只是这个家里的保姆,但我在这个家里做了三十多年了,项瑾母亲走得早,我是看着她长大的,她就跟我自己女儿一样。我知道你工作忙,但是真的就连一点点关心的时间都没有吗?项瑾她原本可以过更好的生活的,她选择了你,你就不应该让她失望的!”

  阿姨的一番话说得梁健无地自容。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阿姨叹了一声,又道:“项瑾得了这个病,虽然发现得不算很晚,目前还在中期,但治疗过程和心理压力都会很大。这个时候是她最难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多陪陪她,多鼓励鼓励她,行吗?”
  日期:2016-06-16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