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2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娥子:“知道。”
  姚婶:“跟你家里人也别说,要是让人提前知道就麻烦了,公丨安丨局长是人家的亲戚。”
  大娥子:“谁说的?”
  大娥子问的话,也是楚天齐差点脱口而出的内容。
  姚婶:“人们都说。”

  什么?什么人给自己栽赃?楚天齐不禁皱起眉头,转而一想又释怀了:可能是人们的猜测。
  接着,一个问题再次出现在脑海:自己为什么就没收到那些举报信呢?
  长假结束了,休假的人们都回到了工作岗位。
  在最后两天假期里,楚天齐重点思考了插手假药案的事。这件案子,如果从分管工作的角度看,由张天彪主抓最合适,因为刑警、交警等警种都是属于他的分管范畴。但是,张天彪平时就对自己不感冒,经常出言不逊,他能对自己安排的工作用心?而且张天彪对调查假药案又是坚决反对,以他这样的心态,能把工作做好?可是如果不让张天彪主抓的话,那么调用刑警、交警的时候,又恐怕要不顺,或是出纰漏。

  说实在的,就冲张天彪现在的工作态度,就冲张天彪对自己的态度,楚天齐早就想把这个刺头踢开了。但出于好几种考虑,现在还不能这么做。
  首先,张天彪是曲刚的人,如果直接把张天彪拿掉,那么势必逼的曲刚和自己对立。所以,对于张天彪前两次工作失职,楚天齐都高举轻放小施教训,算是给了曲刚面子,曲刚也承了这份情。否则,把张天彪踢开,最起码拿开这小子的一些分管工作,那是理由十分充足。
  其次,如果拿开张天彪、柯晓明等人,可现在又没有合适的人可选。班子成员就那么几个人,孟克目前倒是挺支持自己的,做事也很公正。但如果让孟克既抓纪检又分管一些日常业务的话,就会与纪检的独立性相冲突,有既当裁判又当教练的嫌疑。
  还有,即使把张天彪、柯晓明之流踢开,可现在自己根本就没有可用的人顶上来。仇志慷、高峰已经给予了重用,不可能再提拔或调岗。周仝倒是很有能力,可她家里有小孩,而且现在两人的同学关系已经曝光,对她的使用就更得慎重,得堵住悠悠众口。
  另外,自己是外来户,无形当中和当地官员就有对立性。如果自己一旦踢开张天彪,那就不但会遭到曲刚一系的强烈反对,就是县里其它的本地派系也会因为兔死狐悲,而背后使绊子、下黑手。
  所以暂时不能踢开张天彪,但也不好使用这小子。
  在查假药这事上,张天彪不能用,孟克又得主抓纪检。而且孟克不直接参与这件事,也便于关键时刻帮助自己。
  那剩下的人中,赵伯祥就更不能用了,在这件事上属他反对最激烈,就跟动了他奶酪似的,这是楚天齐始料不及的。不但这事不能靠他,以后在其它事上也要慎重了。常亮是他的人,也就不能用。
  思来想去,还是让曲刚抓假药案,还比较合适。因为:他是常务副局长,能够统筹各警种的力量。虽然张天彪现在对曲刚也颇有微词,但两人之间毕竟属于内部矛盾,曲刚关键时刻肯定还能指挥动张天彪。尤其在这件事上,曲刚还是持支持态度的,最起码从心理上,应该对这个案子不排斥。另外,也可以通过这件事,观察曲刚的做事风格,看对方能不能靠的住。因为那件事很可能也绕不开这个常务副局长。

  虽然已经决定由曲刚去抓这个案子,但上班第一天,楚天齐还是没找对方谈这件事。他在等,等政府的命令到来,也在等工商、药监找到局里,那样就真正师出有名了,能够减少不小阻力。虽然这种等待会耽误时间,但更会缩短侦破时间,这个帐是能算过来的。
  之所以等,还因为楚天齐有信心,他知道政府会找局里的,因为马上就会发生上丨访丨的事。几天前在班车上,他可是亲耳听到了那两个女人的对话,当时那个姚婶明确说上班了就上丨访丨。另外,他那天看到了姚婶的状态,也听到了对方的描述,看来暂时吃假药的人还没有大危险,不会耽误事的。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又到下午下班时间了,既没听到有上丨访丨的事,也没人来办公室汇报工作。期间只有贺敏来送报表并签票,另有两人也来签了几张票。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接通了电话:“佼佼,到家?……好,那我就放心了……一定。”道过“再见”后,楚天齐按下了挂断键。

  电话是何佼佼打来的,她向楚天齐报了平安到家的消息,同时邀请楚天齐到何阳做客。昨天的时候,楚天齐给何佼佼打电话,想要了解一些药类常识。结果何佼佼正在来许源县的路上,于是晚上楚天齐请何佼佼吃饭,顺便侧面打听了一些自己感兴趣的内容。
  抬手看了一下手表,时间已经五点半多,楚天齐站了起来,准备到楼外转转,然后就去吃饭。
  “笃笃”,敲门声响了起来。
  楚天齐说了声“进来”,目光投向门口方向。

  屋门打开,一个人走了进来。
  看到此人,楚天齐就是一楞:这可是稀客。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从不登门的副局长张天彪。
  张天彪关好门,大踏步走到桌着,冲着楚天齐就敬礼:“局长好。”
  这真是没想到,但对方敬礼在前,楚天齐也只得回了一礼,然后问道:“张副局长有事?”
  张天彪满面堆笑:“局长,我想向您汇报工作,谈谈心。”
  谈心?楚天齐不仅纳闷,同时也疑惑,不明白这小子玩什么花活。他沉声道:“说吧。快开饭了。”

  “局长,耽误不了您多长时间。”说着,张天彪向前走了一步,“我想请您请战。”
  请战?是挑战吧。楚天齐疑惑更甚,不禁摇了摇头:“什么意思?”
  “我请求接受查办假药任务。”张天彪语气很郑重。
  “你说什么?为什么?”楚天齐不解,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还是自己听错了?
  张天彪一本正经的说“局长,放假这几天,我哪也没去,就在家里反思了。反思我的态度,反思我的思想,甚至反思我的灵魂。经过反思我才发现,自己现在变了,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我张天彪从小就有丨警丨察梦,自上警校那天起,我就发誓,一定要做最优秀的丨警丨察。于是我在警校刻苦学习,门门优秀,有两个科目一直是全年级第一,其中一个单手射击成绩还是警校连续五年的校纪录。分配工作后,我进了梦寐以求的局刑警队,从普通刑警干起,后来又到派出所做副所长、所长。但我割舍不掉刑警梦,自动请求到刑警队做副队长,刚三十岁那年做了刑警队长,两年前升任现职。

  在上警校和这些年的工作中,我虽不敢自称如何优秀,但我一直很上进,很爱学习,是一步一步脚印进步的。可是今年我变了,从你当局长那天我就心里不平衡,我觉得你年轻,认为你是外行。于是我就看你笑话,就和你较劲,后来更是故意和你对着干,你说‘是’,我就说‘否’,你说‘不行’,我就说‘没问题’。总之,我是自负与自卑心理交织,灵魂都几乎扭曲了。
  日期:2017-05-14 09:0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