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6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就在麻衣老者发作的前一刻,吴勉又将归不归的玉牌对着他抛了过去。嘴里跟了一句:“如果你不是在我楼上的那两位,那就起来吧。你要等的人到了,现在可以把这里让出来了。”
  麻衣老者接到玉牌之后愣了一下,最后将这口气压了下去。从坐塌上站了起来,走到吴勉的身边之后,双手将玉牌交还给了吴勉。深吸了口气之后,说道:“巴逸侯箫桂见过楼上前辈。既然前辈是来接替我的。那么这里的众散仙就摆脱前辈了……”
  “等一下,巴逸侯,你当我等是什么?请我们下山帮忙助力,还要派人看管我们,当我们散仙是你们的犯人吗!”说这句话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可能是喝多了的缘故,这名年轻人也不遮挡身上的妖气。整个宫殿里面充斥的几乎都是他散发出来的妖气。
  巴逸侯皱了皱眉头,回头看了年轻人一眼,淡淡的说道:“问天楼并不是白白请你们下山助力的,休醚先生,请你不要忘了。大事成后,会给你们散仙裂土建国。人妖共存三千年,什么时候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如果你还有异议的话,不妨打破我们之前的协议。我等着看百疆先生的反应……”
  “你在要挟我吗!”那个叫做休醚的年轻人的身子一晃,瞬间从自己的坐位转移到了巴逸侯的面前,对着他大吼了一声。这一嗓子将箫桂脸上的胡须吹的乱摆,整个宫殿霎那间都跟着颤抖的起来。
  巴逸侯箫桂也是好定力,他丝毫不为所动。等到年轻人这一嗓子喊完之后,他才冷笑了一声,说道:“这件事要在你我之间了结呢?还是让我们楼主和百疆先生来了结?”
  年轻人似乎对巴逸侯口中的百疆先生有些忌讳,再次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他之前根本不加控制的妖气开始慢慢的内敛。随后盯着巴逸侯哼了一声,嘴硬的说了一句:“我给百疆和你们楼主面子,不和你这样的小角色一般见识……”说话的时候。休醚转身向着自己的坐位走了过去。惹得其他男女哄堂大笑:“休醚,还以为你要动手了,原来只是动嘴。别说。你刚才好嗓门……”“哈哈哈哈,回来喝酒壮胆吗?休醚,你刚才不是吓到尿裤子了吧?”“休醚啊。原来你是一只母的……”

  被周围的同伴嘲笑之后,休醚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本来马上就要回到自己的座位坐好,这下子他有些下不来台。大吼了一声之后,回身向着巴逸侯箫桂扑了过来。而巴逸侯好像没有看到一样,不躲不闪的站在原地,一脸冷笑的看着身体已经离地的休醚。
  眼看着箫桂就要命丧休醚手中的时候。空气中传来一阵金属划过瓷器的声音。这声音响过的同时,休醚的位置突然发出一声闷响。随后这个年轻人的身子倒着飞了出去,直撞塌了一面墙之后,才跌倒在地。
  这时候,一个阴冷的声音从空气中传了出来:“休醚,你要坏了我散仙的大事吗……”这声音响起来的同时。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从空气中走了出来。这男人看着和休醚差不多的年纪,正是当日吴勉等人从乌江江底离开之后,出现在徐禄牢房中的那个‘人’。
  大殿里面的男女见到了这个人出现之后。脸上不约而同都变的紧张了起来。本来还半躺半卧的几个人马上正经危坐,各自低头看着自己的衣襟,并不敢再显露出来轻狂的神色。
  黑衣人出现之后,不在理会那些男女。微微的看了吴勉和归不归二人一眼之后,对着巴逸侯深施一礼,淡笑着说道:“休醚在山上待了一千多年,不知道人世间的规矩。巴逸侯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和这个粗人一般见识。我刚刚见过了你们楼主,南门正在行事。他请你回去帮忙。”
  对这黑衣人。巴逸侯的态度变得恭敬了起来:“百疆先生严重了,休醚先生是直爽的性子,只是多喝了几杯,不能自已而已。”客气了几句之后,想要介绍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不过那位黑衣人百疆笑了一下,说道:“我已经见过这两位先生了。巴逸侯自管去你们楼主那里,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和这二位先生就好。”
  当下,南门那边又传来几声闷响,整个皇城的地面都跟着微微的颤动了起来。巴逸侯不敢在耽搁,身子一晃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箫桂遁走之后,百疆回头冲着归不归和吴勉两个人笑了一下,说道:“两位方士的胆子也是够大的,想不到能一直蒙混到我这里来。两位的修为不错,不过面对我们这么多的散仙,还想全身而退吗?”
  “百疆先生,这样的诈语你是不是要和我们楼主来说呢?”被黑衣人说中之后,吴勉和归不归二人都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老家伙依旧笑呵呵的继续说道:“还是你们有了更好的出路,已经不屑我们问天楼帮你们裂土建国了?我们俩是来护卫你们各位……”
  “护卫?应该说监管吧?”没等归不归说完,百疆已经一声冷笑,看着他们二人继续说道:“如果你们是来监管众散仙的话,那么我是来做什么的?”

  这句话一说出来,归不归和吴勉二人心知事情已经败漏。想想也是,这么多的妖自然需要一个更大的妖来监管。想不到这次他们二人是撞到了铁板上,不过就在归不归和吴勉交换眼神的时候,那个叫做百疆的大妖突然笑了一下,说道:“两位方士不用紧张,这么多年我在人世间学会了个道理,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坐下来谈谈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坐在大殿里面的年轻人纷纷站了起来。这些‘人’很自觉的退到了殿后,那个提着大酒壶的汉子临走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他先收拾干净了三张品字型的相对的桌子,看到三个人坐好之后,这才准备起身告退。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百疆叫住了这汉子,说道:“你留下,这里也要一个提壶倒酒之人……”
  没有想到的是。这人听到之后脸色大变。当下“扑通”一声跪在了百疆的面前,结结巴巴的说道:“百疆大人,小的家里面上有六旬老母。下有还在吃奶的孩童。我下去轮回了,这一家子人就都要……”
  “没人要灭你的口,你一个小小的杂役。配得上我动手吗?”百疆讥讽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这人说道:“你伺侯我这么多年了,全家老少都是我在养。你有没有胆子将我的秘密泄漏出去,我会不知道吗?还是和你说好的好规矩,倒酒的手稳住,敢洒出来一滴酒。我就断你一只手。”
  这汉子擦了擦额头上汗珠,深吸了口气之后,稳稳的端起酒壶给每人都斟满了一杯美酒。也难为他,二三十斤的大酒壶,竟然一滴酒水都没有洒出来。
  “也难怪他会怕,你的同族都回避了,就把他留下来。是个人都会以为你留着就是为了灭口的。”归不归也不客气,端起酒壶来一仰脖将杯中酒喝了下去。缓了口气之后,有意无意的和吴勉过了一下眼神,随后对着百疆说道:“现在我们已经坐下了,酒也喝了,是不是该谈谈了?”
  “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不过上次你们没有见到我而已。”归不归说话的时候,提壶之人又过去斟满了一杯酒。百疆也不着急,看着这杯酒倒好之后,这才进入正题:“不用再说你们是问天楼的人了,我知道你们当中一个人是,另外一个人的腰牌是抢了别人的。”
  日期:2016-05-11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