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里一下就慌了起来,先前我只是怀疑。而现在,我已经可以确定了,门外这个人就是来找我麻烦的。
  因为只隔着一扇门,我甚至能隐约察觉到门外那人身上浓郁的道炁。
  是徐会长?还是赵颖所说的“阿妈”?
  目前有可能来找我麻烦的,只有这两个人。赵颖口中的“阿妈”什么时候回来找我还不确定,而徐会长如果真要灭口的话,肯定会第一时间动手,从时间上来,极有可能就是徐会长。
  他可是比当初的赵永坤更强大的存在。如果是他,我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唯一能指望的,也就是玉环之内的诸多阴魂了。
  我紧紧抓住玉环,眼睛里面露出一股阴狠。之前我已经跟瞳瞳约定过,遇到危险的时候,我只要大喊一声“放”,她就会放出阴魂。等下门外之人若真敢破门进来,我就把阴魂一股脑的全放出来。
  这么多阴魂出现在闹市区。谁也不知道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但相比别人的性命,还是我自己的小命更重要一些,所以,我心里根本就没有多少犹豫。
  但出乎我预料的是,那个脚步声在我门口停下来之后,却再也没动静了,既没有敲门,也没有破门进来,要不是我能隐约感受到轻微的呼吸声和道炁,根本就不知道门外有人。
  越是引而不发,越是让人心浮气躁。心里十分紧张的情况下,我的呼吸声忍不住粗重起来,尽管我极力克制,但依然没有多大的效果。
  于是,我手把玉环捏的更紧了,接下来哪怕有任何的风吹草动,我都会第一时间采取行动。
  可事实再次出乎了我的预料,门外那隐约的呼吸声和道炁波动,忽然一下就全部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门外的人走了?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了?
  我又呆在原地,屏气凝神的等了许久,结果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最后,我小心的打开了门,朝外面一看,空荡的走廊在明亮的灯光照射下。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任何身影。
  我疑惑的关上门回来,坐在那里百思不得其解,先前那脚步声,以及后来的呼吸声和道炁波动,绝对不是我的错觉。可门外那人为何忽然又消失了?
  如果这人是徐会长的话,他站在门外许久,难道是后来忽然改变了主意?
  如果不是徐会长的话,那这人又是谁?
  脑子里翻来覆去的想了许久,结果依然是一团糊涂,根本想不明白。这天夜里索性我也不睡了,一直坐在那里,直到天亮,可接下来一切都很正常,先前那个人再也没有出现。
  天亮之后。我接到了徐会长的电话,他告诉我说,我发现真龙脉的事情,他已经跟玄学会总部报告过了,随后。总部会派人过来调查,让我这段时间千万不要把这个消息泄漏出去。
  徐会长的言谈都很正常,一点看不出有什么异样的地方,而且他既然报告了总部,那不管昨天晚上那个人是不是他。起码之后我不用再担心他有杀人灭口的心思了。
  说完这件事之后,徐会长又告诉我说,一周之后,广东省玄学交流会就要召开了,而就在这次交流会上,同时会进行对“寻龙”境界的风水师考核,通过考核之人,将会获得去玄学总部观摩真龙脉的资格。而我现在已经升任了理事,原则上来说,也有这个资格参加。

  介绍完这个情况,他又跟我说,这次我发现真龙脉的事情还没有确定下来,说好的观摩真龙脉的奖励暂时还不能兑现,而真龙脉每三年才能开启一次,错过这次机会之后。即便随后确定了奖励,我也只能等三年之后了。
  这个问题我是真的无所谓,不管现在还是三年后,对我都没什么影响,但转念想想,即便依靠玉环上泰山石的龙脉之气,我可能也只需要几个月就能晋级了,如果这次不去的话,到时候也不好掩饰。
  我沉吟着还没决定,徐会长或许是不耐烦了,也不等我回答,直接告诉我说,如果决定去的话,就今天过去玄学会,办理一下报名手续。如果今天不去,就自动当我放弃了这次机会。
  挂了电话之后,我再次思索了一下,就决定还是过去报名。不管最后能不能获得这个名额,去参加一下交流会总是没坏处的。从出道以来,我基本上都是单独行事。而风水师这个行业,终究还是讲究博采众家之长的,多跟别人风水师交流一下,总是没有坏处的。
  决定之后,我稍作整理就出门了。
  到了地师境界。一晚上不睡觉对我的影响并不是很大,体内充裕的道炁,足以弥补精神力的不足。
  出门之后,我刚准备去吃早餐,却是又接到了杨开臣的电话,也跟我说了同样的消息,然后问我去不去报名。
  得知我要去的时候,他一定要来接我,推辞不了我也只好答应了。
  挂了电话,我在附近一家早餐店里,一边吃饭一边等着杨开臣的到来。可谁知道,一直到我吃完早餐许久,杨开臣都没有出现。

  无奈之下,我只好给他回了个电话,想询问一下情况,结果电话接通了老半天,杨开臣那边也无人接听。
  打了好几遍电话,还是同样的情况,最后眼见时间不早,我担心错过办理报名手续的时间,只好先往玄学会赶去。
  到了玄学会之后,还没等我进楼,迎面就遇到了谢天宇带着一群人从旁边走了出来。
  他快步走到我跟前,一脸愤怒的看着我,开口说。“我就知道你心怀鬼胎,今天居然真的敢来报名!我告诉你,杨开臣那个狗腿子现在已经在医院了,你今天敢走进这个门,我同样也能让你进医院!”
  我一愣。然后心头怒火就奔涌了出来。怪不得杨开臣打完电话之后就失联了,原来是他搞的鬼。
  我冷冷的看着他,“你作为一个地师境界的风水师,对一个普通风水师出手,不觉得太过分了?”
  谢天宇则是嘿嘿笑着,不屑的说,“这个社会本来就是弱肉强食,他知道自己是普通风水师,还敢掺和你我的事,受到点教训也是他活该。”
  我也冲着他笑了。“可我不是普通风水师,不让我走进这个门,你哪里来的自信?”
  谢天宇一听我这话,直接张口大笑了起来,伸手指着自己身后的人。嚣张的冲我说,“我带了十几个人,其中有四个理事,跟我们处在同一个境界,你难道自己看不出来?居然还问我哪来的自信,我倒想问问你,到现在还这么平静,你又是哪来的自信?我给你十秒钟时间,你不自己滚,我就让人帮你滚!”
  我摇摇头,这人不光没有城府,情商低,现在看来,智商也太低了。
  普通寻龙境界的风水师不过能做到引炁如指罢了,谢天宇找来的这些人,都是年岁颇大的风水师,虽然长久积累下来,道炁可能略有提高,但跟我此时引炁如臂的境界还是差距太多,即便加在一起,也不足为惧。
  日期:2016-06-15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