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家伙虽然已经是地师境界了,但可能从小在别人的庇护下长大,被宠坏了。一点情商都没有,根本无足为虑。

  等他们都出去之后,徐会长淡淡的对我开口说,“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我点点头,斟酌了一下用词。这才对他说道,“之所以我的道炁增长这么多,是因为……我曾经发现过一条真龙脉!”
  “什么?”徐会长一下子从椅子上坐了起来,之前一直波澜不惊的表情也发生了巨变。
  似乎被这条消息惊骇的过了头,徐会长半天都没有作声,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好像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对我急匆匆的问道,“此话可当真?”
  一条真龙脉的价值,远不是泰山石可以比拟的,全国玄学会都才只有一条真龙脉而已,也怪不得徐会长如此失态。
  我点点头说,“当然。”
  去火神庙那一路上,真龙脉的迹象非常明显,说在那里发现过真龙脉,绝对说得过去。
  见我承认,徐会长却没有更兴奋,反而脸色狐疑起来,“既然发现了真龙脉,那你的修为,为何没有突破寻龙境界?”
  我苦笑着摇摇头,“这就是我说的离奇经历了,当时我机缘巧合发现了真龙脉,兴奋的过去引龙气入体,本以为肯定可以突破的了。但谁知道那真龙脉只在原地持续了一天,等我第二天再去是,真龙脉居然消失了!”
  “什么?”徐会长被我的话弄的又是一惊,然后他微眯上眼睛琢磨了一会儿,脸色却更加阴沉了下去。开口说道,“真龙脉只持续了一天,然后忽然消失?你可不要诓骗我。”
  我连忙说道,“我当然不会信口胡说,当时我也是非常惊诧,在那里呆了许多天,四下里寻找,但根本没再发现真龙脉。而且更加奇怪的是,真龙脉延伸出去的祖龙脉、胎息龙脉都还在,只有最核心的真龙脉消失不见了。根据我的推测。可能是发生了什么变故,以我的修为看不出来,所以这次加入玄学会之后,我原本就准备把这个消息说出来,让玄学会里修为高深的前辈去看一下。说不定能重新找到这条真龙脉。”

  实际上真龙脉在火神庙里面,不找出火神庙,绝对找不到真龙脉。我估计这么说,就是想引导着给徐会长一个虚假的念想,让他也以为真龙脉只是因为什么变故隐藏了起来。只要实力高一些的人过去,指不定就能找出来。
  听我这么一说,徐会长的表情终于变好了些,点点头说,“既然祖龙脉、胎息龙脉都还在,那就能证明真龙脉确实存在过。你有这份心意也是极好的,只要能证实了你的话,我可以保举你做咱们深圳玄学会的副会长,而且上报之后,观摩真龙脉的名额,肯定也少不了你的。”
  听到他的话,我顿时大喜,之所以把这个消息说出来,一方面是想撇清我跟泰山石变化的关系,另一方面也是想做个利益交换。用这个消息换取徐会长对我的保护。
  徐会长不愧是一会之长,这么快就闻弦歌而知雅意,给我做出了许诺。
  虽然他没有直接许诺到时候会帮我,但保举我升任副会长,显然也包含了这层意思。

  原本我想推辞观摩真龙脉的名额,但转念一想,早晚我都要突破“寻龙”境界,没有去观摩真龙脉,到时候也不好解释,于是我就没有推辞,而是笑着应了下来。
  接下来,我就把火神庙的具体地址写了下来,不过那里是一片人迹罕至的原始丛林,很多地方根本没有地名,必须得画出来路线图才行。
  当初去的时候。刘总虽然没有把路线图交给我,但风水师本来就对地理非常敏感,来回走了两趟之后,大致上的路线我也能画出来。
  我坐在那里认真画图的时候,不经意的抬头看了一眼,却发现徐会长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脸上充斥这兴奋、贪婪,甚至还有一丝阴狠。
  我心里忽然一惊,真龙脉事关重大,而且价值太高。这么贸然告诉徐会长是不是有些不妥?
  他要是不想跟玄学会上报,而是起了独吞的念头,回头会不会对我杀人灭口?
  我虽然年轻,历练不多,但接触过的玄学界人士,例如邓蒙、赵永坤等,每一个都是心狠手辣之辈,为了自己的利益,绝对任何事情都做的出来。看到徐会长此时的表情,我不得不提防。
  我才刚愣了一下,徐会长就发现了我的异常,着急问我说,“怎么停笔了?”
  “那里地形复杂,有些路线我记得不是太清楚。”
  胡乱应付了一声,我低下头,继续画起了路线图。
  虽然心里怀疑,但已经把这件事说出来了,我就没有反悔的余地,只能硬着头皮画下去。
  不过我还是留了个心眼,没有把路线图画的那么清晰具体,这样一来,到时候真去找的时候,多半还得靠我带路。

  图纸花完,我交给徐会长,他也是风水师。而且修为比我精深的多,急忙拿起来一看,不一会儿就又皱着眉头问我,“怎么路线这么简略?好几处还根本不相连?”
  我笑着解释说,“那里是一片原始丛林。根本就没有路,只有些兽径峡谷之类的小路,而且很不固定,一场雨可能就改道了。所以这部分路线根本没法画出来,另外,一路上还有些极为诡异的地方,当初我也是经历了莫大的危险,九死一生才幸运到达的那里,情况比较复杂,等确定出发的时候。我会把这些细节部分说出来。”
  这番话我倒是没有乱说,去火神庙一路上的“黄泉河”、“亡魂谷”等地方,即便是徐会长的实力,想一个人闯过去也很难。这些地方我故意没说出来,也是给自己留个后路。
  徐会长也不知道看没看出来我的小心思。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之后,把路线图收了起来,然后告诉我说,他今天就会给我办理升任理事的手续,等回头这件事确认之后,再升任我为副会长。
  我松了口气,不管他是想先给我些甜头还是怎么的,起码这段时间,我的安全有保证了。
  离开玄学会的时候,我又遇到了谢天宇,他似乎已经知道了我升任理事的事情,看我的表情很是愤怒,不过我正想着徐会长的事情,也没搭理他,直接离开了。
  尽管做了准备,但实际上,我说了火神庙的地址之后,剩余的具体路线之类的,根本不重要,无非是花费时间多少的问题,只要有心,肯定可以找到。徐会长如果真要独吞这个消息,杀我灭口的可能性还是不小。
  回去之后,我就特别谨慎,甚至晚上都没有睡觉,而是盘腿坐在床上,一边稳定体内道炁,一边小心提防着。

  本来只是我未雨绸缪的举动,可谁知道,这晚子夜时分,我还真听到门外传来了不寻常的动静!
  身为地师,耳目远比普通人敏捷,加之宾馆走廊极为空旷,脚步声很容易就能传出来,我第一时间就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
  虽然离我房间还比较远,但我依然警惕了起来,小心从床上下来,踮着脚尖走到门口,仔细听着门外的动静。
  门外那人似乎走的很慢,脚步声间隔一两秒钟才会发出一次,但却一直没有停下来,距离我越来越近,最终,那声音一直走到我门边之后才彻底消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