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这一说,我也明白了,玄学会有这么多突破“寻龙”境界的人,要是没有真龙脉存在,那肯定不可能。
  至于这次谢天宇之所以针对我,就是因为他是深圳玄学会这几年来,唯一一个有希望突破“寻龙”境界的人,眼看着就要去玄学会总部见到真龙脉了,这时候我忽然出现了。
  深圳玄学会只有一个观摹真龙脉的名额,如果没有我的出现,这个名额一定是谢天宇的,有了我之后。变数就出现了,所以,谢天宇才会故意针对我。
  得知缘由之后,我有些啼笑皆非。我加入玄学会只是因为避难罢了,谁知道还有这么一茬事。
  想了想,我问杨开臣说。“如果我放弃参与争夺这个名额,能不能升任理事?”
  玉环吸收了泰山石的龙气之后,按照我的估算,足以支撑我晋级下一个境界,根本不需要去争夺这个名额。

  杨开臣摇了摇头,“现在徐会长已经知道了你跟苗族人有仇,就算你放弃了争夺,恐怕也不会轻易让你升任理事了,而且……你可要想清楚了,苗族人那边的情况还不确定,不一定就真的来找你,而观摹真龙脉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啊。地师境界,向来是年龄越小,突破的希望越大。而且玄学会的真龙脉是每三年开放一次,要是这次耽搁了,下次想再获得名额,就得等三年之后了。”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有些黯淡,真龙脉的事我不在意,但升任理事的事,似乎是完全没有希望了。谢天宇完全断了我的后路,即便我不跟他抢,也不太可能获得玄学会的庇护。
  我心思有些烦乱,杨开臣又说,虽然升任理事的机会没有了,但徐会长还是让我过去跟他见一面,到时候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
  我知道这是他的安慰之辞,苦笑着点点头,问他什么时候。
  杨开臣告诉我是明天下午。到时候他会过来接我。
  因为心思低沉,我也没什么再聊下去的意思,杨开臣见状,也就告辞离开了。
  他走之后,我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思考了许久。也想不到其他的办法,索性闭上眼睛,继续稳定体内的道炁了,别人都靠不住的时候,最后只能靠自己,希望赵颖口中的“阿妈”能多给我留些时间。等我晋级到下一个境界的话,说不定到时候能有抗衡的本钱。

  第二天中午,杨开臣过来接到我,第二次去了玄学会。
  因为我已经是玄学会的会员了,这次也没遇到什么阻拦,很顺利的来到顶楼。
  一出电梯,我就看见顶楼的那个泰山石被一圈红布团团的围住了,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我佯装不知的问杨开臣发生了什么事。
  他摇摇头,漫不经心的说,“听说是泰山石出了点小问题,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没人通知过。”
  我点点头。估计是玄学会的人还没想明白其中的缘由,就没对外声张。

  想想也是,如果不是这件事发生在我身上,我也不相信会有东西能把龙脉之气吸收走。玄学会的人估计也根本没想过这种情况。
  简单问了一声之后,为免引起怀疑,我也没再深问。跟着杨开臣,一起往徐会长的办公室去了。
  结果还没走到徐会长办公室,半道上我先遇到了谢天宇。
  他站在走廊上,似乎故意在这里等我。见到我和杨开臣出现之后,他冷冷的笑了一声,走到我身旁,对我说道,“周易,刚加入玄学会,你就想抢走观摩真龙脉的名额,这心思未免太大了一些,我奉劝你一句,深圳玄学会可不是你能折腾的地方,你最好老老实实的,不要异想天开,否则的话,我不介意教教你该怎么做人。”
  他说完,还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看着我。满脸的不屑。
  我倒是没被他的话激怒,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这家伙年龄比我还要大一些,怎么如此的没有城府?
  背后坏我的事也就算了,居然还当面过来告诉我,莫非是吃错了药?

  我懒得搭理他。只是伸手指了指前面,对他说,“麻烦让下路,我要去徐会长办公室。”
  “哈哈。”谢天宇忽然笑了一声,嘲讽的看着我,又说道,“你以为见徐会长一面他就会改变主意了?你也太天真了。另外,我告诉你,徐会长可不光叫了你一个人来,也通知了我。”
  说完,他趾高气扬的先一步走到徐会长办公室外面,伸手敲了敲门。
  我跟杨开臣对视了一眼,都有些不明所以,只好苦笑一声,跟在谢天宇的后面,一起进了徐会长的办公室。
  徐会长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个子很高,身体修长,面容清瘦,头上还垂着一头长发,如果是在酒吧里见到他,我肯定会把他当成是玩摇滚的帅大叔。
  见到我们进来之后,徐会长笑着指了指沙发,安排我们都坐下。

  一番寒暄之后。徐会长转头过来看着我,笑着问,“你就是周易吧,小小年纪,有这番修为,很是不易。”
  我自然不敢托大,连称谬赞。
  徐会长却是摆摆手,又说,“就算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修为也不及你,所以你不用谦虚。不过我有一件事看不明白,想问下你。”
  我一愣。马上接口说,“什么事,徐会长但说无妨。”
  徐会长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盯着我问道,“风水师到达地师境界之后,根据天赋的不同。修炼到引炁如指的速度也不相同,但到了这一境界之后,想再提升却是千难万难,天赋再好也没用。如果找不到真龙脉观摩的话,只能靠时间慢慢积累。”

  他这一番话说的我有点糊涂,不知道什么意思。不过我也没有作声,继续听他说下去。
  徐会长的眼睛眯的更细了,继续问道,“所以我很好奇,你应该没有观摩真龙脉,但却已经将近引炁如柱的境界了,这是为什么?”
  我这才悚然一惊,难道徐会长识破我对泰山石做的事情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徐会长,但他脸上表情除了有些阴沉之外,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出来。
  这一瞬间我心如电转,想了很多的可能性,但最终觉得徐会长应该没有识破这件事,最多也只是因为我来分会的时间跟泰山石出事的时间吻合,而对我有一丝怀疑罢了。
  这种情况下,我要是方寸大乱,那就是自己露出马脚了。
  沉默了一会儿,我开口对徐会长说道,“这跟我之前一段离奇经历有关,本来我就打算告诉徐会长的,不想你先问出来了……不过因为事关重大,我想单独跟你说。”

  “哦?”徐会长眼皮微抬,沉吟着没有说话。
  一旁的谢天宇估计是以为我要用什么手段争抢他的名额。有些着急的抢着开口说,“你有什么话这么见不得人,还需要背着我们说?”
  我根本没搭理他,只是看着徐会长。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徐会长摆摆手。让其他人都先出去门口等着。谢天宇虽然很不情愿,但徐会长开口了,他也只好一脸无奈的跟着杨开臣出去了,不过临走的时候,他还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满脸的阴狠,似乎想威胁我。
  我对他笑了笑,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