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1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话声停止了,接着发动机声音响起,那个满脸横肉的人开走了汽车。
  楚天齐站起身,望着前面的车影,想着刚才那人的话。那个人多次提到“疤哥”,这个“疤哥”会不是就是那个“刀疤男”?会不会是三年多以前,自己来定野市路上遇到的那个家伙?
  三年前春天,楚天齐坐班车来定野市。在半路车上,“刀疤男”一伙用“红蓝铅把戏”骗人,殴打受骗百姓,还想威胁、调戏仗义直言的何佼佼。当时,楚天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后又下车与那帮家伙打斗。结果被丨警丨察带走,在许源镇派出所遭到所长陈文明伙同“刀疤男”给自己下套。那次要不是周子凯带人及时赶到,楚天齐还会很麻烦的。
  “刀疤男”等人被抓住的几个月以后,楚天齐听周子凯说,这个“刀疤男”因组织“抢劫、诈骗”等罪名,被判刑五年零一个月。按说,这个家伙现在应该在监狱才对呀。
  刚才那个家伙打电话说“疤哥要回家了”、“在里面”这些话,是不是说这个“疤哥”要出狱了?像,很像,那个家伙还说要带人去接的。
  难道这个“疤哥”真是“刀疤男”?有可能。
  如果真是那个家伙的话,一旦出狱会不会找自己的麻烦?会,肯定会,这类人就是这个特性。

  那么“刀疤”会在哪服刑?雁云市,刚才打电话人都说要去那接了。
  会在雁云市哪呢?会不会是“河西二监”?有可能。
  楚天齐在心里自问自答着,忽然他又想起了一件事,想起了“河西二监”那双恶毒的眼神。
  又想了一会,楚天齐拿出手机,拔打了一个电话。手机里“嘟……嘟……”响了好几声,也没人接。
  就在楚天齐准备挂断的时候,里面传出了声音:“楚局长,你好!来省城了吗?我请客,你在哪?”
  “打扰周科长休假了,我没在省城。”楚天齐忙客气着。他现在打电话的对象,是周仝的同学,“河西二监”狱政管理科周科长。
  “休什么假呢?后来就得连着值班。今天也没往远走,就带着家里人,在雁云边上呢。要是你在市里的话,我用不了一个小时就赶回去了。”周科长道,“楚局,有事吗?有需要我出力的,尽管说。”
  楚天齐说:“想麻烦你一件事,向你打听一个人。”

  “你说,什么人?在哪工作,叫什么?”周科长提了几个问题。
  楚天齐道:“这个人叫什么,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他脸上有一道刀疤,有可能在‘河西二监’服刑。”
  “只是这点信息的话,恐怕不太好找,那里边可关着上千号人呢,好像光是脸上有刀疤的也不下七、八十号。还有其它信息吗?这个人和你什么关系?朋友,还是……”说到这里,周科长的声音停了下来。
  楚天齐接过了话:“这个人和我有点过节,三年前他在班车上骗人的时候,正好让我赶上,我收拾过他,当时就是在许源县城附近。后来他被丨警丨察抓了,听说判了五年刑。刚才我偶尔听到有人说起一个人,很像这个刀疤,那个人还说他马上就要出来了,他们要到雁云去接。所以我就向你打听一下。”
  “哦,是这么回事?那马上让人查一下近期出狱的人,从中再找脸上有刀疤的,那就容易多了,看看是不是你说的人。一会儿我给你去电话。”周科长说到此,声音戛然而止。
  既然要等周科长电话,暂时也就不宜去其它地方了,于是楚天齐进了一家看着还比较干净的饭馆。
  现在还不是上客的点,楚天齐直接坐进包间,点了一个凉菜,一个热菜,又要了两瓶冰镇啤酒,边喝边等周科长回话。

  等楚天齐喝完一瓶多啤酒的时候,周科长电话来了:“楚局长,我让人查了,有一个叫于豹的人,比较符合你说的条件。这个人以前在定野市范围活动,带人玩‘红蓝铅’、‘易拉罐’骗人的把戏,经常骚扰年轻女孩,有时还和丨警丨察玩‘神仙跳’。于豹是三年前八月份来服刑的,正常情况下应该还有一年半的刑期。只是在他入狱刚一年的时候,就从省厅转来一份他的立大功材料,他因此被减刑,去年又有新立功表现,再被减刑一次。因此,再有两周就刑满出狱了。如果真是你说的那个人,你可得防着他的报复了。”

  楚天齐忙道:“嗯,挺像。我会多加小心的。谢谢你,打扰你了,有时间来许源县找我,我好好尽尽地主之谊。”
  周科长“哈哈”一笑:“别客气,只要去了许源县,肯定找你。什么时候来雁云,打个电话,咱哥俩坐一坐。”
  和对方道过“再见”后,楚天齐挂了电话。然后自语道:“刀疤要出来了。难道那个狠毒的眼神就是他?”
  第一天暗访,楚天齐没有见到玩“易拉罐”骗局的人,却听到了“刀疤”即将出狱的消息,这也算一个意外收获,最起码能够多加一份对这家伙的小心。他已经认定,周科长说的那个于豹,应该就是“刀疤”。至于“河西二监”那两道恶毒目光,是不是此人,就不得而知了,也许本来就是一种错觉也说不定。
  接下来三天,楚天齐又坐车进行暗访,当然不能只走那一条线路。在这几天暗访中,楚天齐一共走了七条不同的行车路线,路线有长有短。这些线路有一个特点,都是跨县或跨市的线路,其中有两条是跨省的。因为那些玩骗人把戏的,总会选择他们自认的这些“三不管”地段。
  那些人所谓的“三不管”,并不是丨警丨察真的不管,也不是警力辐射不到。而是因为区划不同,总有一个衔接过程,往往这几分钟衔接的时间,就为这些骗子增大了逃跑的概率。
  今天是暗访的每四天,也是楚天齐这次暗访的最后一天。到现在,楚天齐也没考虑好如何介入假药调查,也没想好让谁负责。按道理说,由张天彪、柯晓明来查再合适不过,可他实在不相信这两人。主要是不相信他们的工作态度,也怀疑他们的能力,甚至怀疑他俩不可靠。如果他俩不合适,哪还有谁合适?楚天齐不得不综合考虑考虑。因此,在剩下的两天假期,他要拢一拢手头工作,重点想想如何介入假药调查的事。

  在这四天暗访中,他没有见到要找的人,但也有一些其它收获,包括听到那个刀疤要出狱的消息,也包括听到了一些民声。
  现在是下午,楚天齐正坐在返程的班车上,由定野市发往许源县的班车。当然,他来时并没有坐到定野市,而是在出县界不久就下了车,接着就等到了这辆发往许源县的班车。
  楚天齐已经在班车上坐了一会,班车也已进入许源县界。连着几天坐车,楚天齐也多少有些乏累,自上车后,就一直闭目养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